「左右言她」第一期|訪談目前成員對女性社群的想像(下篇)

左右言她
·
·
IPFS
·
「左右言她」是個希望能保持開放心態、盡可能拓展光譜的女性欄目。在這八個提問中,我們能很清楚見到同樣的提問背後,每個人想像都有所不同。而這也是「左右言她」最希望見到的開端:透過這個欄目的徵集、曝光、活動與策劃等,邀請所有不同光譜的女性彼此對談,並從中理解彼此的不同與相同。

問卷下半部:

Q5:女性議題中有什麼是特別想聊,但又找不到空間的?

Juan:
我近期很感興趣的是香港和台灣現在女性主義的脈絡是什麼。因為近些年中國米兔運動帶來大規模女性意識的覺醒,這些變化在公共生活與公眾討論中很直觀的被呈現,那麼曾經被視作在性別研究與女性主義上走得更前且更先鋒的台灣和香港,女性在社會變遷中普遍覺得自己擁有了更多生命的主導權與生活的決策權,除此之外現今的脈絡是什麼,是否在這種「自我決策」之下掩蓋了更深層的女性困境。

另一個感興趣的議題是「如何在生活中實踐女性主義」,學習女性主義的道路一定是導向更自由的人生,但女性主義作為一種理論在進入實踐的場域一定會面臨著不同的挑戰,同時現實生活也有更複雜的情境,那麼女性主義加諸於每個人的現實境遇時如何實踐呢,作為個體又如何關懷不同處境的女性呢,其他人有怎樣的經驗。


Mary:
我特別想探討「母職」如何在女性主義大概念下被討論的,但是這個話題很難找到空間,尤其是在探討母職時會觸及一些「不稱職的母親」的話題,或者說來自母親的家暴及母親在家暴中的不作為等,但由於女性主義話題有時傾向控訴男權在壓迫性家庭結構中的破壞性而忽視母親扮演的角色,甚至讓加害的母親角色在女性主義的掩護下無傷大雅地離開,因此母親的失職並沒有多觸及。且這在很多文化中都還是禁忌,即便談論也是點到為止,因為母職和母親無論如何依舊大都被看成是神聖的、奉獻的。我想逐漸深入這個領域,打破這種禁忌,呈現各種母親的形象,不一定是男權規訓下的母親或女權掩護下的母親形象。另外,特別想聊的是流產、墮胎等對女性身心傷害都很大且女性都承受很多來自各方甚至自身責備的創傷性事件,我也發現這類話題幾乎很難找到空間去談。目前,有不少女性開始主張分享流產經歷,但依舊很難,有些經歷這些的女性也不想再去探究這些傷痛。


Rou:
想透過對話和經驗共享來與自己的整套女性生殖系統和解。我討厭我的子宮,討厭她經痛,討厭別人要求我行使子宮的能力;我不理解我的陰道,不懂她的歡愉和喜好,一直不能接受「將東西放進陰道」這件事竟然是男人比我加了解。我憤怒但不知道對誰發怒、我疑惑但不知道向誰詢問,所以我想討論她,好好的了解她。


二月:
性慾跟月經吧,這確實是公眾領域中比較少見,且容易遭受騷擾的內容。好像女性談論任何事情都只能為男性服務,不為男性服務就沒有存在價值一樣。另外關於女性做不好的部份雖然也很想聊,但在一個仍然對女性有敵意的環境下,稍微談論一些「應該如何做」都很容易變成非議女性「不夠格」的事實證據,有時檢討的過程中也會無意識落入厭女框架,所以滿希望有個機會能好好討論如何友善且支持性的讓女性彼此更緊密、對自己更好的同時,卻不要彼此撕裂,順了父權的意。


Q6:目前如何實踐對女性議題的關注與行動?

Juan:
我自身有非常多女性好友,背後有女性社群支撐,我們的討論從女性議題到公共事務,大家共同陪伴成長,給予對方力量的同時也有很多關於未來共同創作的設想。日常我也會聽很多podcast、是上野千鶴子的忠實讀者。

我覺得實踐就是從點滴做起,自從女性意識覺醒後,就會在各方面有嘗試與實踐,會給予身邊的女性朋友更多支撐,也會幫媽媽分擔家務勞動、花更多時間傾聽她的想法、與她討論她的喜怒哀樂,日常會更關注女性創作者,如果有機會面對她們時,也會積極互動給予讚美。這些日常的事務看起來很細小,但是真正實踐後會有很大的轉變,因為你如此對待別人的同時也會接收到更多的回應,女性大多時候更少被誇獎也更少接受這種反饋,常常我的這種表露也會接受到很多對方的回應,這些良好的互動也成為我的根,我紮根於女性之中。女性沒有國家,但我想,女性是可以有自己的根。


Mary:
1、在《字縛》雜誌第二期中徵稿女性相關的詩歌,但全詩中不能出現「女」字或部首,是在去年三月做的。同樣的限制性條件下還想做一期徵文的,虛構非虛構都可以。

2、書評·評書🏷️下在三月持續書寫女性作家作品的書評,以後會寫更多,不僅限三月。

3、我有一個標籤欄目是「虎讀不食子」,一直在經營,關注母親和親子關係,也是之前提到的motherhood,虎年開始做的,準備一直做下去。


Rou:
我覺得在任何議題中社群支持都是很重要的。所以我總是在社群媒體大聲嚷嚷,參與異溫層對話,給與同溫層支持。也參加相關社團,帶讀書會,帶營隊。希望左右言她能成為我更進一步的實踐。


二月:
自從開了性別之眼之後經常很想吐槽一些主流作品中的男性凝視與男性詮釋,但心得很少看到這些以性別做為主要切點的內容,所以之前在方格子有給自己開寫作計畫是「那些作品中的性別」。

另外也!非常!想要建立一套在網路上能系統學習女性主義的框架,但就是還在籌備階段XDDD我自己非常喜歡「V太的性別筆記本」這個系列,希望自己有朝一日也能夠寫一些輕鬆簡單、又能讓人系統性瞭解,不至於暈頭轉向的簡易地圖,給跟我一樣更偏好閱讀文字的讀者。


Q7:有沒有想跟其他成員說的話、起共鳴的部份?

Juan:
我非常喜歡合作時大家的良性溝通,要從零開始做一個女性社群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每一個細枝末節都需要我們去確認,我們個性不同、做事風格不同,但是我們都希望把「左右言她」做好,讓她有我們理想中女性社群的樣子,大家為了這一個共同的目標一起努力的樣子真的很迷人。

Mary在Matters上寫的書評都很好看,並且長期堅持這件事,還開設了許多板塊,也看到她在問題中一直在思考母職這件事,我們四位中只有她每天切實的與母親妻子這個身分相處,所以她一定能給我們帶來很多不被呈現的現實,這也是打破「看不見的女性」的一部分。二月在討論時有非常多很好的想法、同時有極強的主導意識,讓我深深地感受到就算是「左右言她」還在初期,但是她有很多後續規劃的想法,她在擁抱「左右言她」時,「左右言她」也擁抱了她,社群也許是我們各自生命經驗延展融合的成果,但她也會有自己的生命。Rou最初加入時提及自己社會學的背景也許可以給女性議題提供一些理論的背景板,討論時談到自己做讀書會的經驗,也很期待「左右言她」之後有類似的嘗試,同時也很期待她的「台版道德浪女」的自我解構XD。


Mary:
首先想到的就是稱讚阿捲、Rou、二月的執行力,讓我覺得年輕的女孩兒們雷厲風行的辦事態度,在很短的時間內不但進行頭腦風暴,還很快確定基調與projects,很是佩服。我很想繼續傾聽,比如阿捲在何時意識到女性議題時提到母親的積極影響;Rou在對女性議題和社群話題討論時運用社會學的框架來分析;以及二月提到的霸凌、邊緣感與宅宅的感觸,其實讓我感受到了共鳴,並希望通過傾聽來瞭解更多,從而進一步交流、分享。而且我也覺得從願景中看到成員們彼此對「左右言她」的展望都有相通相吸之處,能在這樣的起始點共同開拓,是蠻興奮的😊


Rou:
喜歡大家的執行力,我常常愁於自己一肚子幻想但沒有去執行,但在這裡各位很有效率也很有能力的討論跟組織,希望我也能慢慢變成這樣思路清晰的效率人><
總是能感覺的到阿捲建立親密社群支持的熱情和溫暖!喜歡阿捲關注的地域性女性主義脈絡!也是我會好奇、不太了解的領域~
Mary的豐富的閱讀和寫作經驗,期待慢慢與mary心中的文學對話!喜歡Mary提到母職的概念,我也一直很想討論這部分!!!
二月是無浪漫無性戀!太令我驚喜了~我好少能夠遇到性向和我類似的人……!二月關注的性欲議題也是與我有重疊的!很期待之後的討論!


二月:
我很喜歡Juan說的「女性大多時候更少被誇獎也更少接受這種反饋,常常我的這種表露也會接受到很多對方的回應」,確實女性要被肯定真的非常的難,感覺更多的過程是「我這樣算是夠好的(女人)嗎?」的自我質疑,所以很想學習Juan多多稱讚與鼓勵其他人的習慣;

Mary說的「不會去judge,任何光譜上的人群都有一席之地,而聽故事的人能夠給予的是共情和同理心」也是我覺得非常重要的特質,Mary私下也很重視安全空間的建立,我覺得和Mary一起可以放心的參與這個社群;

很喜歡Rou臺北亮粉的部份XD。社會上很多突破輿論的衝勁幾乎都是由學生而來,所以很期待Rou帶來的活力與不受成規束縛的視角。也希望透過Rou拉大「左右言她」的年齡層,有時候倡議久了會有些喪失信心,不確定社會是否有所轉變,因此希望未來也能有更多在學生加入「左右言她」。


Q8:對「左右言她」未來的想像

Juan:
女性社群真的有很多可能性!想要像「巴黎評論」一樣對Matters上的女性作者進行專題策展,問她們女性與寫作的一系列問題,同時對她們的書寫進行專題式陳列;也想要定期辦語音AMA,大家可以討論任何議題、生活感受等等;Matters站上有不同身分背景的華人群體,也想要促成不同地區的女性對談,梳理當下女性主義在不同地區的發展路徑;會希望「左右言她」作為一個獨立的女性社群也可以去和其他的女性社群連結、對話,更長遠的是如果「左右言她」發展成獨立的品牌,我也很開心!總之希望「左右言她」是彩色的,自由且浪漫。


Mary:
雖然在matters的時間很長了,但主動地進入社區交流於我而言是今年才邁出的很大一步,是鳳凰涅槃。我願景中的左右言她是一個安全的地方,她容納得下所有人的故事,但不會去judge,任何光譜上的人群都有一席之地,而聽故事的人能夠給予的是共情和同理心,如討論性侵或者會trigger到的話題時能夠給予理解和支持。左右言她可以有更多支話題,比如「母女關係」、「異鄉的妳」等。我喜歡讀書會和播客的想法,也覺得如果左右言她以後能夠有自己的網站,女性coin或者線下活動都超級讚!


Rou:
出圈!!!期待有一天成為女性議題的象徵性品牌
想入門接觸女性議題的人能夠來這邊吸取知識;
已正在關注女性議題的人可以在這邊齊聚交流;
遇到困境的女性可以來這邊尋求社群支持與發洩;
最重要的,
大眾透過我們,看到女性圖像的多樣性。


二月:
我自己是個比較慢熟的人,一直都比較習慣以作品會友,但之前的圈子大多與性別議題距離較遠,所以感覺自己一直沒有機會和人長聊對作品與性別議題的觀點,今天有了「左右言她」,最期望的也許是認識更多共同書寫、閱讀的女性朋友,並且和這些女性朋友互相切磋、鼓勵、支持彼此。因此我會特別期待主題徵文與文章策展相關的內容。

例如:翻轉針對女性的髒話與形容詞,期望可以透過這樣的徵文來翻轉這些看似僅有負面的詞彙,像是婊子、嫉妒、剩女、聖母、母老虎等。另外我也很在乎親密關係與友善表達,所以也會希望能見到「最好的朋友」、「吵過最好的一次架」等徵文主題。同時,我認為寫文章最重要的另一面是支持性的回覆,所以也很想嘗試邀請大家分享讓你感受到最被支持的留言內容與原因。


結語:

「左右言她」是個希望能保持開放心態、盡可能拓展光譜的女性欄目。在這八個提問中,我們能很清楚見到同樣的提問背後,每個人想像都有所不同。而這也是「左右言她」最希望見到的開端:透過這個欄目的徵集、曝光、活動與策劃等,邀請所有不同光譜的女性彼此對談,並從中理解彼此的不同與相同。

正因我們期望能建立一個凝聚女性共識的空間與社群,「左右言她」隨時都歡迎新成員加入!意者歡迎多多關連本作品,或寄信至: rightstoriessheleft@gmail.com

讓我們一起「左右言她」吧!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