語言宮殿

silm
·
·
IPFS
·

終于,我還是忘掉了自己的所有語言。

不知道什么時候,我已站在了這座宮殿前,又憶起那出發的一夜。但墻壁早已坍塌,屋梁不見蹤跡,到處荒草叢生,唯有一輪明月依然照在這熟悉又陌生的土地。我有多長時間不曾見過這一處過去了,還是說,當我離開時,一切就已經被緊緊壓在心底。當年接受的命令,是走到大地盡頭,去看看那海是不是會墜入黑暗,星辰到底在不在樹上停留,一切的夢,是真是假。如今,我終于回來,卻不知從何來說,因為那曾經生我養我的語言,卻已變成了一個陌生人。雖然還能記起一些模糊的面孔輪廓,可嘴唇開合,最終說出的話,卻連自己都不懂。

我曾以為,自己永遠學不會異邦的語言,可當那十個翻譯,都沉入大海,我知道這人和人之間的聯系,只剩下自己。

在每一處異鄉,我都是過客,而我曾經熟悉掌握的每一種語言,只是讓我在另一處地方,更加像一個異鄉人。

有一位少女這樣挽留我:為何還要去做一個異鄉人,難道那隔著千山萬水的過去,就是你所追尋的某種幸福?

我說,我只是接受了一種命令,沒有人曾經下令終止。

她是如此的生氣,在那個年紀,沒有人能不寬容這樣的脾氣。但離別依然再次發生,就像每一年都在旅途中刮起的風,而我則唱著每一地的歌謠,用著它們的語言。每個在路上的人,都以為我來自附近的國度,但他們不知道,只要我離開這里,就有將忘卻這一切字母音節,因為我也不知道,我自己會不會再回來。

我在自己的過去,能夠不忘下的,大概只有一種很古老的語言。現在已經沒有人說了,只有一些上了年紀的專家還能辨認用這些文字記錄的古書。我學習它們是為了看一種古老的地圖,那上面沒有線條,只有一個個文字構成的圖畫。我還記得那個白胡子的老人,一個個念出它們的名字,就像是一個孩子,在模仿每一種動物的聲音。

「聲音就是它們的名字。」

我很喜歡這樣的語言。

就好像我不斷拋棄每一種語言,就像一次次拍打世界的灰塵。

學習的時候像個瘋子,而離開的時候,則又像一個回歸理智世界的紳士。但身份不過是一種模糊的印跡,語言也改變不了我的過去,在這整個追尋的世界,我終究只是一只射出太久的箭頭。

我因為要填飽肚子,學習了一種語言;我因為曾經接受的命令,又舍棄了一種語言;我不曾覺得有任何語言會讓我高貴,但也不認為學習什么語言,就會讓自己感到卑微。生命里曾經遇到的聽懂或是沒有聽懂,只是一個個熟悉的陌生人。

我曾經以為所有的聲音,都可以變成感情。但最終卻明白了,聲音就是它們的名字,而若是沒有我,則也沒有眼中的他們。道理并不會只作用自己之外,語言無法只在一個人的頭中成立。

今天,我終于又回到回復命令的地點。

但一切都已變換了,我沒有找到熟悉的人,也不曾聽到熟悉的語言。

就像是時間凍結了我,卻讓其他人還在飛速度過日子。

「生活遠比理論更無可比擬的頑強,它獨立于理論,并且往往會默默地戰勝理論。」

我決定忘掉所有語言,當我站在這座宮殿之前,我卻發現,在我決定之前,就已經沒有了任何語言。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

silm喜愛讀書,喜愛詩,更喜歡哪個? [大家不用困惑,我關注和拍手都是很隨性的,不用一定回拍,也不用一定回關。因為我是把追蹤作為一個個人閲讀器,不定期梳理,隨着自己的關注變化,關注再取關,取關又關注。所以不要困擾,都好,都好,大家一切都好。^_^]
  • Author
  • More

Catcher

小雜感五則

嘴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