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還在呼吸,此刻,我們都是安全的。

芳療練習生
·
·
IPFS
·
有許多時候我們內在的負面情緒,累積自腦袋對過去失敗經驗的恐懼、對明日未知的恐慌,我們時常忘記我們的身體只存在於「當下,此刻」,無論多焦慮、腦袋運轉有多耗能,活在物質肉體中的我們也只管得了現在這一秒的自己。
希望這組噴霧,能協助過度焦慮的腦袋從過去或未來拉回此刻。

═════════════════════

「覺得自己應該有用」的執著,

擋住了本應傾聽與接收的姿態。

═════════════════════

個案是前兩年開始和我通信的。

當時我原本計畫要完成UshaVeda二階的個案報告,陸續進行了十多位個案諮商,雖然也有完整諮商的個案,但我自己心裡總覺得,我好像是完成了一些「形式」,內裡卻是虛的。所以我沒打算繼續進行下去,覺得應該要進修點什麼再回來看個案。(當然我現在回頭看,覺得起初的自己也太妄自尊大,一個剛剛修習課程回來的芳療練習生,自然就是照著形式做個案,難道還以為自己能多療癒嗎?)

就在這種青黃不接的心境下,她填寫了我的個案表單。我還由於太久沒看表單,也沒留意有人填單,隔了好久才回覆她。一開始她為了時常喉嚨不適與容易落枕而來,我除了為她規畫配方,也規畫一兩個簡單的修復瑜伽體位法、熱敷等理療建議。然後她就開始斷斷續續的因為某些小小不適、或者只是單純的情緒低落,偶爾會寫信問我要一些配方。

這兩年下來,我漸漸發覺,個案與我的關係並非什麼診療關係,而是相互學習的夥伴。透過與個案交流,我察覺自己配方的迷思,甚至是有一份「覺得自己應該有用」的執著,這份執著擋住本應傾聽與接收的姿態。

因此我最近特別喜歡使用空間噴霧。

精油配方的空間噴霧是目前為止,在我的個案練習中最容易入手的芳療工具,只是剛剛上完課的我總愛忽略,覺得一定要用油才是王道,再不濟也該先來個純露什麼的。(這個點過去彷彿也跟芳療同學討論過)

一方面也是由於這兩年疫情影響,無論出入什麼場所都有酒精噴霧可用,大家也有隨身攜帶乾洗手等酒精的習慣,這種時候以精油配方製作的噴霧完全可以融入每個人的日常生活中。因此最近一次個案來信,我捨去了之前各種按摩油或擴香精油,直接規畫噴霧的配方(當然也是由於這次的問題偏心理層面)。

配方命名為〚此刻〛馴化內在負面情緒,源自《神之手》對大阿爾卡那牌「力量」的含意,用以「調和原始兇暴的力量與外在環境險惡的二元投射關係」。

有許多時候我們內在的負面情緒,累積自腦袋對過去失敗經驗的恐懼、對明日未知的恐慌,我們時常忘記我們的身體只存在於「當下,此刻」,無論多焦慮、腦袋運轉有多耗能,活在物質肉體中的我們也只管得了現在這一秒的自己。因此希望這組噴霧,能協助過度焦慮的腦袋從過去或未來拉回此刻。

只要還在呼吸,此刻,我們都是安全的。


#aromatherapy #loveyoyrself #thelove_of_thebody #芳療練習生的練習室 #精油籤書 #個案給我的領悟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

芳療練習生我是芳療練習生阿倪(倪玼瑜),人類圖1/3人、無內在權威投射者。前書店工作者,曾任誠品書店刊物《提案on the desk》主編;現為自由編輯。亞洲人類圖學院三階結業生,瑞士Usha Veda芳療認證二階結業。 https://aneditorwork.wordpress.com/
  • Author
  • More

◖ 劉備沒來以前,諸葛亮在幹嘛呢?◗ 拿諸葛孔明看投射者(下)

◖ 為什麼得讓劉備三顧茅蘆呢?◗ 拿諸葛孔明看投射者(上)

如果遇到 ▢ 型的主管,可能會是… ✰五星類型狂想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