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日书#3:我好奇的东西是好奇本身

枯北
·
·
IPFS
·
2023年的年初,我忙完了手头的一个项目,感情上分了个手。世界也逐渐走出疫情,我至今没有阳过,肺部健康,不过心里多了个伤。在春天,我想起来也许应该回去看一看从前的老师。

第五天(7月5日)
記一個在親密關係中感受到「被看見」的時刻。

开始写作时间:2024年7月5日21时15分。


我想我曾经是非常渴望“被看见”的。有次在地铁上,看到一个小孩在不停地喊“妈妈,妈妈”,抱着他妈妈的腿,希望得到一个回应,然而他妈妈一直在和另一个大人聊天,头一点都没有低下。看到这个画面,我无比共情这个小孩子。我十分渴望得到别人的关注,我希望有人能够在我想要得到一些反馈的时候,耐心地俯下身子听一下我的声音。尽管我通常是一声不吭,但我遇不到关注我的人时,内心会觉得自己可怜,然后更加封闭自己。

铺垫了这么久,我似乎还是没有在亲密关系里想到我有感受到自己“被看见”的时刻,虽然也并不会感受到被忽视。但是我需要真诚地描述一下我自己,那就是我收获的关注并不多,我不是个能吸引到别人注意的人,无论从外貌还是性格来说,我不是讨人喜欢的类型。我需要拓宽一下亲密关系的边界,讲一讲我现在脑海里出现的一位我的老师。

我在H城曾经有一位导师,在我眼中是一位性格温柔,工作能力强大,又时而非常可爱的女性学者。她的衣着永远是白色上衣、黑色裤装、运动鞋,同平缓温和的说话语气一样,这些年来从没有变过。

2019年的时候我离开了那所学校,她为我写了推荐信,有次她说为我写了两页纸,“长度应该足够了吧”。我一直好奇在信里是怎么描述我的,但出于职业规范与惯例,我从来没有问过,她也从没和我讲过。

我们分别之后,疫情来了。人们在恐慌与不确定性中度过一天、一个月、一年。那时候一年接着一年,有种永远没有尽头的感觉。我虽然仍然留在H城,但从没有回到以前的学校去见一下我的老师。因为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自己的状态并不好,和这个病了的世界一样不好。所以没有什么心情去再见故人。

2023年的年初,我忙完了手头的一个项目,感情上分了个手。世界也逐渐走出疫情,我至今没有阳过,肺部健康,不过心里多了个伤。在春天,我想起来也许应该回去看一看从前的老师。

将近四年没有见面,直到那次我们才有机会聊起来推荐信的一些内容,起因是我提出来的一个困惑:

“为什么这些年,我从来没有再遇到和我相似的人?”

我直到现在都一直想遇到一些年轻人,能够像从前的我一样,主动联系跟我聊一些好玩的数据,可以探索一些研究题目。可惜这样的人,我再也没遇到过,新环境里遇到的新人,我感觉大多无趣,资质也不够好,聊天索然无味,就像无线电的频道不对。

为了解释我心中的疑惑,她对我披露了为我写的推荐信里最重要的一点:curiosity。

“很少有人拥有这样的curiosity。”

这就是我“被看见”的时刻。在并不长的相处时间里,我很感谢她能发现我的某些特质,这个温暖的评价让我有勇气继续在这条路上前行。


开始写作时间:2024年7月5日21时50分。用时35分钟。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

枯北不合格的造论文手艺人。 跑步爱好者。 涉猎人文与社会科学各种文字的翻书匠,也算是研究者。 写作计划:生活杂感,读书笔记,影评
  • Author
  • More

七日书杂想

七日书
14 articles

七日书#3:我与奶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