掠过身体的风

沉钟
·
·
IPFS
·

“你是不留痕迹的风,

你是静静掠过身体的风,

你是不露行踪的风,

你是无时不在无处不在的风……”

——《恋爱的犀牛》


“你知道我喜欢过你吗?”每每回想起这句话,操场高处的风声就会灌满我的耳畔。我总是会闭上眼睛回想那一天——那个我最勇敢最轻松的一天。

大学我去到了自己一直以来向往的城市,虽然专业不是喜欢的,我依然认为自己可以度过所谓美好的大学生活——直到有一天我发现自己喜欢上了K。

有了喜欢的人是件最正常不过的事,更何况是在开学典礼上校长就说“你们可以在这里体验爱情的美好”的大学。

可是K是我的舍友。

第一眼见到K时,她正好收拾完床铺来打招呼——小巧的个子,在阳光下白得近乎透明的圆脸,能讲一口流利的韩语。

可那时我并不喜欢她——我抗拒身体接触,本能的排斥表现得柔弱的人。然而军训时因为30个蹲起而身体不适的K一下子就靠在了我的肩上。

我万万想不到后来自己竟会因为她的这样接触而激动得如蒙圣恩。

究竟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K,我其实记不清了。或许是班歌大赛上她跳了一支帅气的街舞时,或许是她在迎新晚会上开幕独舞时。

但我一开始就知道K排斥同性恋。



人生三大错觉:手机振动、有人敲门、ta喜欢你

K问过我几次,为什么看她的眼神有些不一样。原来眼睛真的是没法保守秘密。

可是这个我怕她知道又怕她不知道的秘密,她不知道,或者她装作不知道。

我猜测她的心情、揣度她的每一条朋友圈状态,我会因为她说自己发现了其他学院好看的男生而情绪一落千丈……我甚至嫉妒那些在她身边的女孩。因为她们可以自然地做出亲密的举动,而我不能。

我害怕。

我像是身上被绑了铃铛的猫,一个轻微的举动都要担心警铃大作。秘密不说破,至少我可以做被她信任的朋友。即使那并非我意,即使这意味着我将从此提心吊胆、痛苦万分。可我不愿意失去她看向我时眼里的光,即使那光芒只是友情。

我固执地以为她会被我打动。

因为她会主动要求一个床睡、因为她会倚着我的肩膀一起看电影、因为她会问我:“Do you love me?”,甚至吻我的脸颊。

“Do you love me?”

“Yes.”

“Do you love me?”

“Yes.”

“你撒谎。”

“我没有。”我真的没有。即使你说如果我撒谎你就会喜欢我我也不要撒谎。

后来有一天我做了一个梦,梦里K结婚了。醒来后我告诉了K,她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

就在我做梦的那天晚上,她脱单了。


我向你献媚,我向你许诺,我海誓山盟,我能怎么办就怎么办。我怎样才能让你明白我是如何爱你?我默默忍受饮泣而眠?我高声喊叫声嘶力竭?我对着镜子痛骂自己?我冲进你的办公室把你推到在地?我上大学、我读博士,当一个作家?我为你自暴自弃从此被人怜悯?我走入精神病院,我爱你爱崩溃了,爱疯了,还是我在你窗下自杀?——《恋爱的犀牛》

你知道我每天有多盼望他们分手同时又多么的唾弃自己吗?

如果我真的喜欢K,为什么我竟然在期待她痛苦?

如果我真的喜欢K,她的快乐该是我最大的快乐。

直到有一天,K在与男友复合又分手后接受了一位苦追她很久的男生。那天我终于绷不住,在宿舍里拉上帘子哭了很久。

我无法接受:明明K之前那么讨厌那个男生,明明亲口对他说过自己的厌烦,明明删除拉黑过……最终却告诉我们说“因为他对我好,这就够了。”

因为我是女生。因为性别,所以都错。

我也自认为是个骄傲的人,直到遇见K。

我会因为她没来由的起床气而反思自己是否有什么地方做得不对,会因为一同出去旅游时的一句催促被她冷语相向而自责不已,会因为自己一句“低估了她的心理承受力”的安慰而反过来道歉……当她不再生气而转过来握住我的手时,心房里仿佛有酸楚的液体流出来,逼仄着我的泪腺。


忍不住时我会打开淋浴喷头,在冲刷的水声中嚎啕大哭。

我不知道自己何时以什么样的方式才能解脱。

我近乎绝望地坚持着。

我甚至想过自杀。

我在日记里写:“我不后悔来到这里也不后悔遇见你,可是如果可以重新选择,我绝对不要遇见你。”


我荒废着时间,憎恨身边的一切,我感到在学校里的每一分每一秒都令人恶心。

回想起来我会觉得我疯了。

甚至在家里我也一刻不停地抱着手机——因为K会找我聊天。有一次因为趴在床上聊了太久,起身太急,走了两步眼前一黑跪在地上。

我向来因为自己能够得到别人的信任、可以帮别人排忧解难而自豪。我自负地认为那是我的能力,我可以把他人的苦恼吞下,变出快乐。

可是在K向我诉苦时,我才发现自己大错特错。我就像个蹩脚的小丑,无论如何也没法让她开心起来。

可她只是在对我讲她不想离开家去学校。

没法让K开心起来又是我最痛苦的事。我因此开始怀疑自己。我甚至怀疑人与人之间是不是真的没有感同身受。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么以前我都做了些什么?我引以为傲的“安慰别人”的能力原来是个笑话。

就在我觉得自己将要崩溃时,运势中说:“一个长期困扰你的问题将会在4个月内解决。”

那句话几乎成了我最后的救命稻草。而且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就认为将要被解决的就是我喜欢K的这件事。

或许不是我认为,而是潜意识里我希望“必须是”。我需要这个信息来帮我撑下去。

好在,我并没有等那么久。

那天是K的生日,一起吃饭时因为没有夹到她想要吃的菜又被甩了脸色。我像是已经习惯了一样机械性地应付完,与舍友们一起回宿舍补觉。

醒来时宿舍里静悄悄的,没有灯光——她们还没有醒。

我坐起来,听到心底一个声音微弱却坚定地说:“我想要好起来。”



他本来浑身时光。有那么一瞬间,突然就黯淡了,成为宇宙里一颗尘埃。我努力回想起他全身是光的样子,却怎么也想不起来。后来发现,那是第一次见到他时,我眼里的光。

我不喜欢K了。

一瞬间,只是一瞬间。那个“我想要好起来”的想法在我脑子里一闪,我发现我解脱了。

你能想象吗?原本你深陷泥潭苦苦挣扎,就在它们要淹没你的头顶时,突然你有如神助一跃而起,逃出泥潭又变回了好好的一个你。

K在我眼中再也无任何吸引力可言——我不禁要感慨“喜爱”力量的可怕,如果我没有喜欢上她,我们甚至都不会成为朋友。

爱情真的像一场高烧,清醒过来后感觉自己的一举一动都像是高烧中的胡言乱语。

我再也没有顺应K任性的要求,我开始能够自然地与她开玩笑,我真诚地恭喜她再次脱单。我觉得一切都在好起来,像是突然升到水面上呼吸的人一样开怀。

可是K不知道。

她的要求和动作还是那个样子,要求我的关照、我的偏爱。

我感到厌烦。

终于察觉到了的K在与我“冷战”一天却没有等到一如既往的示好认错后,甩给我一张纸条,质问我为什么没有注意到她最近情绪很差,质问我她在我心中到底是什么位置,难道我一点都不在乎她吗?

看到纸上内容的我几乎要笑出声来。

我觉得她像个笑话。当然最像笑话的,还是曾经那个以为能够感动K的我。

我说,我们去操场上聊聊吧,我有话对你说。

我要把我的心意从头到尾告诉她,我不知道她会作何举动,我不在乎。

这是我离开泥潭的最后一步,我不仅要跳出来,还要把身上的泥点全都清洗干净。

关系就此断掉也无妨。



“你知道我喜欢过你吗?”早春的风很大,呼啸着卷过耳朵。即使如此,我还是可以听清楚自己说的每一个字。

“因为我喜欢你,所以才会在乎你的一举一动,照顾你的所有情绪。可是现在我不喜欢你了。突然的,一下子就不喜欢了。”我觉得有些抱歉,其实K没有错,是我从一开始一厢情愿对她好,却从来都不曾告诉她自己那“见不得光”的秘密。

可是我也没有错。

喜欢一个人怎么会是错误,为了自己而不再喜欢一个人更不是错误。

性别也不是错误。

我和K的关系从此掉入冰点,直到大四临近毕业才渐渐回温,但我们都知道:回不去了。

散伙饭的酒桌上,K举起啤酒对我说:“之前我们之间发生了一些事,让我们两个都有些吃不消。但是我想,说开了就好了。我会记得你对我的好,也祝你今后一切都好。这是我的真心话。”

“当然,也祝你一切都好。”我看了看K,又说:“我多嘴一句:以后你不开心的时候,把心事说出来吧,否则别人只能去猜你的心思。那样你也会不开心吧?”

这时K的男友走了过来,舍友们这时候也聚上来,我们一同对他说:“我们这就把K托付给你了,你可要对我们K好!满上满上!”

如果你要问我是否后悔当初来到这所大学,我的回答一定是“是的”。这样的经历我宁愿四年一直平淡也不愿体验。但万幸的是,我走出来了。只要我还没倒,就不算最糟。

风吹过去了。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