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言、預言、時間、歷史,1984(下)

私の部屋,世界、歷史、人的万華鏡。
·
·
IPFS
·
從:「這幾年生活變得更好了,同志們,日子變得更愉快。」到:「我們的幸福新生活!」最終:「誰控制過去,就控制了未來;誰控制現在,就控制了過去!」

會議室的門,無聲無息地往兩側自動滑開,只見披上黑綠色袍子,頭上同樣戴著汎金屬面具的「仿人生物」,以一種可能是獨特且詭異的行禮(?)方式打完招呼後,來到了金絲白袍……我們姑且這樣稱呼……的身旁。

望著手上剩下一半未讀完的簡報,金絲白袍轉頭過去,示意黑綠色袍子可以點開一張新的導覽圖。只見左手對著空中輕輕一劃,不消毫秒,黑綠色袍子的眼前居然就出現了另一份《1984》(Nineteen Eighty-Four)的簡報,而且是與金絲白袍同步的頁面。即使無法穿透分不清喜怒哀樂的面具,但「兩人」嘴角似乎微微上揚,彼此也對眼笑了一笑。

「按照現在的傳輸技術,可以同步在十一個不同時空裡閱讀與進行修改。」
「是,但人類的思想……「一重」宇宙尚可,到了「雙重」時,儼然已是災難。」

《1984》(Nineteen Eighty-Four)II:「雙重思想」(Doublethink)
報告者:布萊爾(E.A. Blair)

根據《1984》小說裡所出現的字彙,歐威爾精心獨創了許多專有的政治或是學術名詞,尤其是溫斯頓所處的大洋國,境內也採行了一套採全新後現代主義觀點的英語系官方語言…「新話」(Newspeak),更是「世界唯一會逐年減少詞彙的語言」

「新話」建構於英語基礎之上,但大量詞彙及文法運用被黨所簡化、取代或取消,如「好」(good)是指「喜歡老大哥」(to love 「Big Brother」),而「壞」(bad)則被「不好」(ungood)取代;同時,所有能夠表達自由、革命等概念的詞語,都已遭到刪除的命運,雖然當下的世代,老人或青壯者依稀記得「自由、革命」的涵義,但經過了一、兩個世代後,由於年輕人或學生在「新話」環境中被教育成長,不會,也不可能知道「自由」曾經有著「思想自由」的意義,所以思想自由的疑慮也就跟著消失,正如不懂東方(中國)象棋的人,全然不會理解或辨別「士」、「將」與「車」在棋盤上的意義。

換句話說,「新話」存在的目的與意義,就是要縮小人們思想的範圍,有朝一日,當人們沒有詞彙可以表達或予以形容眼目所見、內心所思。詞彙又簡化並嚴格控制其含義,刪除一切附帶的意象時,就沒有人可以有理由或藉口進行思想犯罪!因為詞彙越少,思想的範圍就越小,更驗證了「語言的限制就是世界的限制。」

而「新話」中的弔詭之最,溫斯頓宇宙裡的「doubleplusgood」(雙倍加好!),莫過於是「雙重思想」(doublethink)一詞!

誠如歐威爾在「書中書」中,引述著戈斯坦(Emmanuel Goldstein)的論點:

「雙重思想」,是指一個人有辦法在思想中同時保有和接受兩種彼此互相矛盾的想法,也就是一種「既要自覺的欺騙,又要保有完全誠實才會具備的堅定意志!

在「雙重思想」的實踐上,有一個關鍵字,我們稱之「黑白」。就如同「新話」中的許多詞彙一樣,這個詞帶有兩個互相矛盾的含義:

用在敵人、對手身上,是指罔顧明顯事實,硬把黑說成白,顛倒是非的無恥習慣;

用在自家黨員身上,則是指在黨紀要求下,黨員要把黑說成白時,黨員必須完全願意這樣做的效忠態度!但同時也意味著黨員有「相信、理解」黑就是白的能力,甚至「曉得」黑就是白,並要刻意忘掉自己曾不作此想。

為了實踐「黑就是白」,黨就需要不斷地竄改過去,要做到這點,只有通過一種思想方式,而這種思想方式實際上也包含了所有其他方式,那就是「新話」中不斷強調的「雙重思想」。簡而言之,「doublethink」,也就是要有意地說謊,又要真心刻意地信以為真!此舉表達了適切的世界觀和思維的慣用手段,更要讓其他可預見的思維模式都不復存在。

故「新話」裡的「享樂營」(joycamp),其實是強制勞動與思想改造的集中營;「錯版」(misprints),則是需要立即改正的文宣,泛指不符合黨的思想或精神之語言。

從:「這幾年生活變得更好了,同志們,日子變得更愉快。」

到:「我們的幸福新生活!」

最終:

「誰控制過去,就控制了未來;誰控制現在,就控制了過去!」

(Who controls the past controls the future. Who controls the present controls the past.)

取代黨國負面名詞的當權者,若能真正奉行「謊言永遠搶先真相一步」的思維,靠著「雙重思想」的論述與加以落實,最後必能夠左右歷史發展的道路,更得以扭轉過去,進而延續政權千萬年不敗(衰)!

因此,溫斯頓(也就是歐威爾)得出了一個驚人且駭人的結論,那就是世上最懂得巧妙運用此種雙重思想高明騙術的人,正是發明雙重思想的人!

《1984》的結論,正是普世所有統治者必信仰的圭臬:

「戰爭即是和平」

WAR IS PEACE

「自由即是奴役」

FREEDOM IS SLAVERY

「無知即是力量」

IGNORANCE IS STRENGTH


阻隔宇宙射線的會議室,淡藍色的窗外,有顆廢棄的衛星飛過,上頭有面早已破爛不堪的紅星旗,孤零零地消失在飛船的尾端。不知道是誰,此刻長嘆了一口氣,金絲白袍將簡報擱在一旁,黑綠色袍子倒是津津有味的繼續看著最後一頁,布萊爾(E.A. Blair)的手寫稿,作為補遺的部分。


肉身離開塵世之後,我的靈體(記憶元件)受邀前往「米勒星」(Miller)探訪,又當我再度回到「他們」(人類)的世界時,剛好是人類紀元2184年;伴隨跨過命題發生西元1984年的百年門檻之際,在「他們」自比資訊傳遞無遠弗屆的高科技化社會裡,我卻依然殘酷地發現,有許多的國家,嗯,大多數的國家,並未落實真正的民主、法治制度外,更加可悲、或讓人不寒而慄的是,宛如昔日《1984》的預言翻版,有更多的國家領導人或統治階級,竟是行現代民主之名,走封建獨裁之實!換言之,民「主」少一點,成了民「王」也!

從摩斯電報機變成iPhone LXXXIV,過往駭人聽聞,如原子彈、洲際飛彈之流的大規模毀滅性武器,現在已不再是政客點燃戰火的第一選擇,反倒憑藉著「思想控制」一途,躍居為獨夫影響民眾思維與判斷時,最方便也最有效的「武器」。以前「他們」所常用的LINE群組、Dcard、FB、IG、PTT,所謂的基本生活元素,今日已整合為「元宇宙」的通訊細胞,直接……植入每一個新生兒的腦部。

半世紀前,有人大膽推論世道已經崩壞,也有人說假新聞勢必推升假民粹主義的崛起!但隨著通訊細胞的植入,黨說的話、黨的正確歷史、黨的標準詞彙,將其轉化、統合成強大的力量,「IGNORANCE IS STRENGTH」,「無知即是力量」,街角、巷弄裡各個熟悉的臉孔,一個個被改造(洗腦)之後的黑化力量,一切都來自於無知,但人們卻始終自認無所不知,正應驗著今日「元宇宙」加上「雙重思想」施行下的完美果效。

《1984》,喬治.歐威爾(George Orwell)不朽的寓言,但那是筆名,真正的作者,正是E.A.布萊爾(Eric Arthur Blair),也就是我的作品。


黑綠色袍子欠欠身,緩緩地將金屬面具摘了下來。

「布萊爾老弟,我欠你一杯「莫西多」(Mojito),改天到哈瓦那(La Habana)的時候,別忘了報上我的名字……就算這裡已經變成「大洋國」的一部份。」

看著對方額頭上的疤痕與灰色的落腮鬍,金絲白袍似乎遮掩不住內心的喜悅,很快脫下了面具,但不待他開口。

「哈哈!老大哥萬歲!」

會議室的門,再一次無聲無息地往兩側自動滑開,一位臉上滿是笑容、西裝筆挺的長者大步走了進來,睿智的眼神與非凡的氣質,呼應著胸前長袍掛著的名牌,J.R.R……


尾聲:

讀來極盡矛盾、諷刺,但隱約間帶有一窺末日降臨的悔改或呼召,這本個人相當愛不釋手的「反烏托邦」寓言小說,在出版了73年之後,其文壇影響力與指標性地位絲毫不減,尤其面對海量資訊的真真假假、瘟疫散布全球各個角落的類生化戰,輔以身旁諸多電子產品,讓商人或政客藉以完美的「大數據」操控世界之際,悄悄望向街道上隨時可見的防範犯罪監視系統……

我無奈地說,「天國近了。」

「神志清醒不是統計數字所能表達的。」,歐威爾的聲音卻彷彿迴盪在耳邊。

求主憐憫?我獨自呢喃又抗拒著,不!不!不是這樣,

老大哥萬歲?

老大哥萬歲。

老大哥萬歲!

每分每秒,老大哥,他,正在看著你...


寫在第300篇與五十萬字之後:

那是一個早晨天氣晴朗又可能夾帶午後暴雨的六月天,時鐘也或許敲了幾下,我闔上了電腦,關機前映入眼簾的一幕,是某個性感模特兒在Instagram上大力抨擊台灣快篩試劑取得不力,已讓多位家人封城時等不到小區發給的藥而在家裡不治身亡。但帳號裡唯一存在的一張,那慵懶又誘人的半裸照片,上方定位處,有意思地,恰巧落在北緯30度,東經114度左右。

「和平部負責戰爭,真理部負責造謠,友愛部負責拷打,富裕部負責挨餓。」

毫無疑問。


圖文來源、一併致謝:

https://en.wikipedia.org/wiki/Nineteen_Eighty-Four

https://www.businessinsider.com/hubble-number-galaxies-space-universe-2016-10

https://buchtelite.com/39903/showcase/1984-by-george-orwell-a-book-fitting-for-modern-times/

https://inews.co.uk/news/world/belarus-bans-george-orwells-dystopian-novel-1984-1638510

https://news.cgtn.com/news/2019-12-06/Is-1984-looming-as-surveillance-cameras-flood-in--McVtwt2quk/index.html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

私の部屋,世界、歷史、人的万華鏡。有歷史的世界是幸福的,否則風花雪月僅是虛無飄渺。流逝的時光,點滴拾遺,於悄然偶遇的空間現場,是悲歡離合,也是千古風流。在社畜禁錮裡掙扎如我,寫作是窗口也是救贖,手中的經緯,指引我向烏托邦邁進。
  • Collection
  • Author
  •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