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喬望尼》,煉獄之火的警世之作。

私の部屋,世界、歷史、人的万華鏡。
·
·
IPFS
·
明明手上的劇本是喜(歌)劇(Opera buffa)形式,但跟著樂曲的旋律前進,不知不覺間,竟感受到一股不寒而慄、暗淡至極的末世色彩!死亡的味道、審判的氣息,慢慢浮現於音符之間的留白處!
「Ingemisco tamquam reus.」(我呻吟著,因為我是罪人。)
,用音符打造出天堂與地獄的彌賽亞,世間不出莫札特第二。

「Don Giovanni, a cenar teco…」

擁有「音樂神童」雅號的莫札特(Wolfgang Amadeus Mozart,1756-1791),其經典三大名歌劇之一的《唐‧喬望尼》(Don Giovanni,也就是大家熟知的情聖「唐璜」,作曲編號K.527),在距今234年前,西元1787年的10月29日,於捷克布拉格的「城邦戲院」(Stavovské divadlo)舉行了世界首次的正式公開演出,而莫札特本人更親自擔綱首演指揮的重責大任。

原本在家鄉奧地利享有盛名,可說是人見人愛,奉為上賓的他,由於早些時日和神聖羅馬帝國皇帝約瑟夫二世(Josef II,1741-1790)產生了相當程度的誤會,摩擦後的火光,讓他失去了皇室的賞識跟青睞,也沒有辦法繼續獲得朝廷重用,所以暫時離開了維也納;生性樂觀、開朗的莫札特,沒有氣餒的時間,很快地就恢復活力,將先前所完成的幾部管弦樂或聲樂作品帶往布拉格,期盼能獲得東歐藝文愛好者們的支持…

果不其然,莫氏傑出的音樂魔力,讓其光芒毫無褪色之處,如願地贏得當地民眾跟貴族們的熱烈歡迎,個人售票音樂會場場爆滿,莫札特感動莫名下,亦在西元1786年年底時,提筆完成了《第38號交響曲》(Symphony No. 38 in D major, K. 504),也就是俗稱的《布拉格交響曲》(Prague Symphony),用以表達自身對當地粉絲們熱情支持的滿滿感激之意;到了西元1787年年初,當布拉格劇院的經理向他邀約創作新歌劇的請求時,莫札特也就不加思索地點頭允諾,並再次請出老搭擋達.彭特(Lorenzo Da Ponte,1749-1838),請他收集各方素材,整理並潤飾新作品的劇本填詞工作。

達.彭特巧妙地以歐陸民間傳說中,庶民們所熟知的「花花公子」唐璜來加以改編和重新演繹,同時選擇以詼諧(dramma giocoso)、風趣但帶有一絲警世的戲劇風格出發,劇本也大約在西元1787年的5、6月間定稿。

正當一切看似風平浪靜,莫札特著手進行總譜中有關管弦樂和詠嘆調作曲的既定流程時,奧地利卻傳來了晴天霹靂般的惡耗…

一生最敬愛的父親,也是深刻影響莫札特走上作曲家道路最大助力的雷奧波德(Leopold Mozart,1719-1787),卻不幸在5月底的時候已經於薩爾斯堡別世!

爸爸的辭世,猶如失去大樹倚靠的痛楚,無法追憶的親情點滴,此刻像重拳般重創了莫札特的作曲心情,也讓他的音樂風格悄悄,甚至出現了極為複雜、難以言喻的化學變化…該怎麼說呢?明明手上的劇本是喜(歌)劇(Opera buffa)形式,但跟著樂曲的旋律前進,不知不覺間,竟感受到一股不寒而慄、暗淡至極的末世色彩!死亡的味道、審判的氣息,慢慢浮現於音符之間的留白處!

西元1787年的10月28日,表面上已經走出喪父之痛的莫札特,好不容易在距離劇院所指定的最後期限內,將全劇的譜曲工作告一段落。而他馬不停蹄地即刻展開了和交響樂團以及各聲部歌手間的綵排工作。值得讓人注意(或佩服!)的是,非常緊湊,幾無辦法延遲的時間底下,莫札特只能一邊排演,一邊進行樂曲細節的修改。

另一個更加誇張,今日也已被樂迷們「神格化」的莫氏傳說,是這樣描述著:

劇院經理體諒莫札特因父親辭世而陷入低潮,也願意負擔全額退票成本,所以決定延後一天才公開首演,好讓莫札特有更多時間或空間來調整自己,有了充足準備下才正式登台…但您知道嗎?

《唐‧喬望尼》開場的序曲,據說是在10月29日首演的前一刻,才由莫札特譜寫完成,並在專業傳抄人員一份份十萬火急的複寫(沒有複製、貼上)之下,於舞台拉開的那一幕才送到每一個團員的面前,樂手們更是以臨場視譜的方式來演奏呢!

首演當天,以《Il Dissoluto Punito ossia il Don Giovanni Dramma giocoso in due atti》全名演出的《唐‧喬望尼》,順利且成功席捲了在場所有觀眾的心,更是讓樂評與媒體給予相當高的評價:

權威的《布拉格郵報》,編輯欣賞之後不禁稱讚道:
『布拉格從來未曾出現如此的音樂!』

劇末所出現的墮落地獄場景,日後也成為許多文學家、音樂家,甚至是哲學家的討論主題,更有作曲家感嘆:

『真的是一部完全沒有瑕疵,堪稱完美的作品!』

莫氏的歌劇,故事情節向來簡單易懂,《唐‧喬望尼》也無例外,

生性好色的唐‧喬望尼,向來以花言巧語與權貴身分四處勾搭純潔的女性,結果不小心一個失手,錯殺了護女心切的老騎士長。然作惡多端的他,沒有任何悔恨之意,依舊自由自在、歌舞昇平的縱情享樂…

結果在一次偶然相遇中,唐‧喬望尼在墓地裡竟然遇到了會說話的老騎士長石像,生性鐵齒、根本不信邪的他,此時卻大膽(!?)邀請老騎士長到他家用餐。

約定的時刻終於到了,化為一尊石像的老騎士長,果真親臨唐氏豪邸,隻身前來赴宴,並嚴厲要求唐‧喬望尼應懺悔所有的罪過。但死性不改,認為這些充其量只是旁門左道、怪力亂神、屬於「從頭到腳業障重」的他,在老騎士長前一再辯駁!

最後,忍無可忍,在熊熊燃起的煉獄之火重重包圍中,唐‧喬望尼被憤怒的老騎士長一把拖入了永無翻身之時的無間地獄!

嗯,分析大綱或結構,這情節聽起來確實有點八點檔或鄉土劇的風格,但被莫札特自己分類為喜歌劇形式的《唐‧喬望尼》,音樂裡除一般的喜劇內容之外,也完美融合了悲劇元素,進而是超自然主義的題材!

若說是所有莫札特音樂作品中情感最豐富,也最複雜的一部作品,絕對不為過!

音樂響起!

圖片來源,一併致謝:

https://it.wikipedia.org/wiki/Don_Giovanni_(opera)

https://en.wikipedia.org/wiki/Don_Giovanni

https://www.medici.tv/en/operas/karajan-conducts-mozart-don-giovanni/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

私の部屋,世界、歷史、人的万華鏡。有歷史的世界是幸福的,否則風花雪月僅是虛無飄渺。流逝的時光,點滴拾遺,於悄然偶遇的空間現場,是悲歡離合,也是千古風流。在社畜禁錮裡掙扎如我,寫作是窗口也是救贖,手中的經緯,指引我向烏托邦邁進。
  • Author
  • More
歷史上的昨天、今天與明天
6 articles
有趣的歷史~
2 articles
365+1 的璀璨星河筆記本
14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