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說《重臨》

淡淡晴空
·
·
IPFS
·
「嗯?不認得我了?」他冷哼。我卻什麼也說不出來。「在我落泊那時,妳就已經把我忘掉了吧。沒想到今天我會出現在這裡?」「燕飛⋯⋯」「別叫我!妳的燕飛早在十年前已經死了。」他發出低沈的怒吼。我背貼著牆,四肢冰冷無力。

1

「小姐,世子來了。」丫鬟樸翠來傳話給我。

「好的,我現在就去。」我朝銅鏡照了照,在妝奩中隨意拿了一支牡丹金簪戴上,這是燕飛兩天前送給我的。

他從小送我的小玩意首飾寶石多不勝數,放起來有十多個箱籠。

「好看嗎?」我問樸翠。

「在世子眼中,小姐就算是剛睡醒的模樣,也是最美的。」

我轉過臉忍不住嘴角上揚。

在偏廳,燕飛正在喝茶,見我到來,便放下茶杯走過來。

燕飛身材修長挺拔,眉間洋溢著自信,周身散髮著年少氣盛的光芒。

他是侯府世子,從小受盡寵愛又聰穎早慧,文轁武略樣樣皆精。

若不是早與我指腹為婚,來說媒的媒婆一定會踏破燕府的門檻。

「薇薇,這個給妳。」他從身後拿出的玉兔小燈籠。

「哇,好可愛。」我接過燈籠雀躍地叫著。

「這是張大師的親手制的燈籠,要提早半年預訂才有啊!」樸翠也跟著興奮大叫。

燕飛只在一旁望著我微笑。

「走吧。」他習慣地牽起我的手。

門前傳來一聲咳嗽聲,父親走了過來。

他慢慢地放開我的手,向父親行禮,完全沒有一點心虛。

「阮伯父,我帶薇薇出去玩了。」

父親點點頭道:「小心照顧雪薇。」

「當然了。」接著又旁若無人的牽起我的手。

父親別過頭,佯裝沒看見。

燕飛從小習武,手掌粗厚長繭,他溫熱的手掌,總帶給我滿滿的安全感。

我望著他堅挺的背影,每每想到他是我將來要相伴一生的人,總是忍不住揚起嘴角。

我們會相愛一生一世。

這並不是一廂情願,我確知燕飛也是作如是想。

今夜是元宵花燈會,上年這個時節,我感染風寒,未能賞燈,非常難過。

那晚,他將我的庭園掛滿了燈籠,還買了好多燈會的小吃給我。

他牽著我的手,一個又一個小攤的慢慢逛,看到我拿起小玩意多看兩眼,就馬上買下。

這一路上就買了七、八款小玩意。

「薇薇,開心嗎?」燈影之下他的俊目閃閃發亮,眼角彎彎的望著我。

我舔了一下小兔狀的拉糖,揚起滿足的笑容:「好開心。」

走得累了,我們坐在河傍的楷梯上,許願水燈在河道上閃爍著希望的燭光。

「妳要不要也許一個願?」

「不用了,我的願望早就實現了。」我笑望著他,只要和他在一起一生一世,別無所求。

「我也是。」他眼角含笑的注視著我。

自我記事以來,燕飛就常常陪伴著我。

我學走路時,常常絆倒,總是他及時拉著我。

我生病時吃藥苦澀,他會帶果甫給我。

我喜愛吃炒粟子。

每逢秋冬,他會帶上熱辣辣的炒粟子給我,坐在桌邊一顆一顆的給我剝好。

我和他根本不用言語,有時只消一個眼神,就知道大家在想什麼。

他抬手輕撫我的臉,我抬頭仰望著他。

他眼神迷濛,臉龐慢慢的湊到我的嘴唇。

我心跳如雷,明暸他想做何事,緊張地閉上眼。

最後,卻只感到額角被輕輕觸碰。

我不解的抬頭看他。

他以帶繭的指腹輕掃我的臉,認真而溫柔的道:「薇薇是我要珍藏一輩子的珍珠,不該被隨意對待。」

我輕咬下唇,心裡動容。

「等我徵戰回來,妳也及笄了,到時我就來娶妳。」

「好。」我用力的點頭。

那時,我以為世間的事就是如此簡單完美。

三天後,我在城門送行大軍,他與承平侯並騎前方,突然拉繮調轉馬頭,相隔著幾千名士兵朝我大喊:「薇薇,等我戰勝回來娶妳!」

少年的笑容張揚跋扈,這舉動無疑是在向全京城宣示主權。

身旁的姑娘皆朝我投來既羨慕又忌妒的眼神。

年長的婦女則是一臉不以為然。

但這些我全不在意,我滿心滿眼也只有那個挺拔自信的少年。

我嘴角含笑,跑前兩步,大喊道:「燕飛,我、等、你!」

他笑容更盛,接著毅然拉繮轉身回到隊列之中。

少年的身影與晨光融為一體。

2

一百年前,李朝覆滅,諸王爭鬥,最後分裂為五國。

剛建國時,我國晉國疆土最大,兵力最強。

但近三年,鄰近的陳國有堀起之勢,常常侵擾邊關,侵佔了晉國不少城池。

一個月前,邊關又再戰敗,十座城池被佔領。

皇上震怒,要派重兵出征,奪回城池。

當年燕飛的祖父便是扶助晉王建國,手握重兵,承平侯自薦去邊關收復失地。

作為世子的燕飛當然也要跟隨父親上戰場。

雖然邊關戰亂,但遠在京城的人,在目送軍隊離開後,雖有一陣的戰爭陰霾籠罩,但很快被京城奢靡軟爛的風吹走了,大家繼續過著尋常日子。

我每個月都會收到燕飛的信,他會在詳細的告訴我在邊關發生的事。

承平侯親自訓練的軍隊非常強旱,三個月內就接連奪回了十五座城池,將陳國的軍隊打得落花流水。

聽說皇上收到軍訊也是喜上眉梢。

我也甜滋滋的想著他凱旋歸來後,就可以成親。

我的及笄典禮也將近,今天特意去繡坊量定新衣。

繡坊門前有一輛馬車停著,我只好在繡坊旁的酒館門前下車。

甫下馬車走了幾步,酒館突然有一陣騷動,桌椅翻倒,我與樸翠剛好走到正門。

我正猶豫應是走去繡坊還是回馬車避開,還來不及抬腳,一道黑影衝向我,將我脅持住。

森寒的劍刃抵著我的頸項。

「再踏前一步,我就殺了她。」

「小姐!」樸翠剛才被刺客推倒在地。

就見四名身穿平民衣飾的男子手持長劍,站在酒館門前,不敢前進。

「我家小姐是戶部侍郎的嫡長女,更是承平侯的世子的未婚妻子,你不要傷到她。」樸翠站起來大聲道。

我在心裡嘆息一聲,也不知樸翠是在幫我還是在害我。

把我的身份亮了出來,刺客知道我身份後,可能就會索求更多。

「我現在要出城,只要我平安出城,便在城外三里放了她。」

我被刺客拽著胳膀一步一步退後的往馬車走去。

他準備乘馬車出城,可是到城外三里就真的會把我放了嗎?

而且和刺客同乘一車,我的名聲也被污蔑了。

我又驚又懼,淚水漱漱滾下,卻不敢發出半點聲音,只能跟著刺客移步。

退到馬車旁,刺客粗魯地推了我一下,吆喝我上馬車,我的腳還在顫抖不已,根本無法邁開腳步。

「走啊!」

他又大力一推,我額頭撞到馬車,驚叫了一聲,霎時頭暈眼花。

突地,身後傳來「噗通」一聲,隨後一物倒地聲。

我扶著額轉過身就見刺客倒在地上,胸口中箭,血已流滿一地。

我嚇得雙手掩嘴蹌踉後退,樸翠也雙腳發軟跪在地上。

幾名持劍的男子將刺客拖走,樸翠勉強的爬起來,走過來扶著我。

我腦海一片空白,一切都來得太快太突然。

「姑娘,妳還好吧?」

一道陰影驟然降下,我捂著額抬眼望著眼前的男子。

男子身穿的狩獵服顏色深沈而富有光澤,是上乘的綢緞所制,一對棕色鹿皮長靴更是罕見。

他看起來年約二十五、六歲,濃眉大眼,樣貌俊朗,神態有點輕浮,明明一幅要笑不笑的樣子,卻故作擔憂的望著我。

這男子有事嗎?

這種時候還可以笑得出?

「沒事。」我低頭回答,也順便遮掩我不滿的神色。

「怎會沒事?額頭都長了個膿包。」樸翠在低聲咕噥。

「我的府邸就在附近,姑娘先去治療一下。」

「不⋯⋯」

我還沒有說完,就見他轉身向幾名平民衣飾的男子交待,那幾名男子對他非常恭敬,接著轉身向我作了一個請的手勢道:「姑娘請上馬車。」

他也騎上由下人牽來駿馬。

不一會,馬車就停下,我由樸翠扶著下馬車。

這府邸氣派恢宏,門庭華麗,我抬眼望向大門上的牌匾,黑底金漆以楷書寫著「齊王府」。

不禁眉頭一皺。

原來他就是齊王。

 

3

齊王是當今皇帝的長兄,由方貴妃所生。

皇上三年前登基,他被賜封為齊王后,自請回去封地去,在關州封地當起逍遙王爺。

三個月前,皇上召他回京協助國事,他才又回到京城。

只是聽聞他為人風流,在關州府邸妾室成群,但正妃位置卻一直懸空。

我們到府時,太醫已經候著,看到我額上腫起一團,也是一呆。

在客房,我拿起銅鏡一照,著實嚇了一跳。

左額腫起一大塊,紅通通的,看上去甚是滑稽。

但是,即便如此,齊王也不應該在那個時候笑吧。

「楊太醫,這傷下個月能好嗎?」

楊太醫一笑:「阮大姑娘這傷看著嚴重,幸好只是外傷,只要定時敷藥,過兩天就能消腫,約莫十天就能好。」

「那就好。」我頓時放下心來,一個月後可是我的及笄禮,怎能頂著一個大膿包上簪禮。

齊王再來客房時,已換上一身華服,皇家的氣派頓時表露無遺。

我正想起身行禮。

「阮大姑娘有傷在身,不必多禮。」

他眼神滿是笑意,想是看到我的樣子又忍俊不住。

他是皇爺,又救了我,我又怎能再無禮呢?

但我還是沒忍住,抿著嘴別過臉不再理他。

楊太醫向他告辭,我也正想告辭。

「阮姑娘不如先換過衣服才離開吧。」他毫不避諱的盯著我的胸前看。

我馬上雙手護胸,又沒忍住瞪了他一眼,背過身低頭檢查自己的衣裙,胸前有幾點血跡,而裙擺更有一大片染了血的。

「我命人到繡坊買了一套衣裙,阮大姑娘就將就先穿著回府吧。」

雖然他說話很有禮,但怎麼就覺得有點輕浮。

我沒有回頭。「謝過皇爺。」

齊王送來的衣服,是繡坊最貴的雲緞,比我本來的穿的料子還好。

換過衣服後,我便坐馬車回府。

想著這件事揭過後,就和齊王再無交集。

回到家中,被父親和繼母相繼慰問了一番,我只說頭還很痛,虛應了幾句便回房去。

我也確實受到驚嚇,那天晚上惡夢連連。

第二天早上,下人捧著幾個箱子進來,有天山人蔘、燕窩等珍貴的藥材,下人回報是齊王送給我壓驚的。

我皺起眉頭,只是一點小傷,根本用不著這些珍貴的藥材。

想著過幾天待傷好一點,再親自登門將衣服和藥材一一歸還。

五天後,額頭是消腫了,但是還有點青瘀,我便繼續在家養傷。

樸翠打聽到,那天官兵追捕的一名通輯犯來了酒館,官兵為免打草驚蛇,便穿著便衣準備圍捕他,卻不料被他突圍而出,還抓了我做人質。

當時齊王剛從城外狩獵回來,看到此番景象,便拉弓搭箭,救了我一命。

午飯過後,下人急急跑來傳話,說齊王登門拜訪,父親請我出去。

我頓時皺起眉頭,這齊王是不是太閒了?

 

4

來到正廳門外,聽到齊王與父親的對話,我停在門後。

「小女和燕世子是指腹為婚,待阮娘及笄後,就準備完婚。」父親道。

「阮大姑娘和燕世子還真是郎才女貌,天作之合。」齊王幽幽的道。

他語氣怎樣這麼言不由衷?

「他們是青梅竹馬,感情要好。」父親應和。

我走到正廳,拜見齊王。

齊王坐在首席,父親坐在左下席。

他手托著腮,另一隻手慵懶地摸著茶杯低,見我到來嘴角輕揚,原本懶洋洋的目光變得灼熱起來。

「看來阮姑娘的傷康復得不錯。」

「阮娘還不快拜謝皇爺的救命之恩。」

「小女子多謝齊王救命之恩,請受小女一拜。」說著我便準備行跪拜大禮。

「慢著。」齊王詭異地笑了笑:「既是救命大恩,豈能就這麼一拜了事?」

我本已撩起裙擺,準備下跪。

他這麼一說,我頓時呆立原地,不知如何回應。

「不過,我暫時還沒有想到,妳該怎麼報恩,這事⋯⋯」他似是認真的想了一想,繼而戲謔的笑道:「就先擱著吧。」

一時之間,我也不知如何回應,轉過頭向父親求救,就見他與我一樣,一臉詫異。

「我還要進宮,先告辭了。」他負手大步離開,完全無視我倆的模樣。

我與父親面面相覷,猜不透這風流皇爺葫蘆里賣什麼藥。

父親沈默了一會,神色凝重的望著我道:「現在只望世子快點回京,你們早日完婚。」

這風流皇爺莫不是相中了我?

等等,我可是正經人家的姑娘,才不是他隨意玩弄的煙花女子。

而且我有婚約在身,即使是皇上也不能搶人妻子,想到這裡心也安定了不少。

回到房間看到那堆禮盒,更覺厭惡。

第二天早上,我就遣人把禮合連衣裙一並送回齊王府。

過了幾天也不見齊王有回應,想著他應該只是想在語言上戲弄我一番,也不會真的做什麼出格的事。

一個月後,我的及笄禮到了。

清晨時分,我便起床梳妝打扮。

女娘的及笄禮不宜鋪張,我只是邀請了幾位平時有來往的閨閣小姐來到。

然而有點遺憾的就是燕飛未能在場。

還有,他本來每月都會寄信給我,現在已經有兩個月沒有收到他的信了。

「小姐!」樸翠氣吁吁的跑過來道:「齊王又來了。」

原本在銅鏡前梳妝的我,一個激靈,轉身掃跌了妝奩,首飾散落一地。

「他怎麼來了?我沒有請他。」

「老爺正在正廳招呼著他。」

「我是有婚約的人,他不能對我怎樣。」我再坐回鏡前,對自己說,但我看到鏡中的自己,雙目閃爍著不安。

「呀⋯⋯小姐,斷了。」樸翠正在執拾地上妝奩,雙手捧著一根燕飛送給我凝脂白玉簪,斷開了兩截。

我掂起玉簪,不安感像藤蔓爬滿了全身。

來到正廳,承平侯夫人慈愛的望著我,今天是她為我上簪禮。

齊王坐在首席,父親與繼母,還有承平侯夫人坐在次座。

我先拜見了齊王,他慵懶地地望著我微笑。

拜見父親和繼母時,就見父親神色凝重,而繼母若有所思的望著我。

再拜見承平候夫人後,她對我溫柔地微笑。

我母親李氏與承平侯夫人是手帕之交,兩人感情要好。

母親懷著我時,承平侯夫人便道,要是生女兒,一定要嫁給他們家飛兒。

那時燕飛五歲。

承平侯夫的婢女遞給了我一個方形的小錦盒。

「這是飛兒千叮萬囑,要我親自帶來給妳的。」

「多謝承平侯夫人。」

「打開看看。」

錦盒內是一對罕有的上等凝脂白玉雕成的小兔,小兔互相依偎,狀甚美滿。

我會心一笑,從小我就愛小白兔,可是一抱兔子就不停打噴嚏。

一直以來只能遠觀不能近摸。

我甜蜜地笑了,心裡瘋狂的想念燕飛,很想很想他快點回來。

「𠱓,阮大姑娘,本王也預備了賀禮送給妳。」

說著朝身邊的近身侍衛揚了揚手。

不一會,隨他來的下人搬了一道屏風過來,上面繡著鴛鴦戲水的刺繡。

我神色一黯,但還是忍下來,恭敬地道:「謝過皇爺。」

這種閨房之物,還有那圖畫,實在不合送給姑娘作及笄賀禮。

他是有意為之,想我難堪?

在場人士皆沒有什麼好面色。

接著及笄禮開始,承平侯夫人說了一些為女子該有的禮儀,訓示了我幾句,便微笑地替我簪上發簪。

我摸了下髻上的玉簪,想著自己不久後就可以嫁給燕飛,滿心雀躍。

承平侯夫人會意的朝我一笑,她也是看著我長大,算是我半個娘親。

母親在我六歲時病逝,她常常接我過府與燕飛一起玩,才慢慢沖淡了我的亡母之痛。

「很快我們就是一家人了。」她在我耳邊說起悄悄話,輕輕撫了下我的頭。

「恭喜阮大姑娘完成了及笄禮,那就代表可以隨時嫁人了。」齊王走過來恭喜我。

「謝過皇爺。」

「那本王今天便向阮大姑娘提親。」齊王笑望著我說道。

「皇爺⋯⋯你真會說笑,阮娘已經有婚約在身了。」父親走到我身旁道。

「那便退婚吧。」齊王道。

「皇爺,你這不是在公然搶人妻子嗎?」承平侯夫人擋在我面前。

「既然未嫁,哪算人妻?婚約自是可以退的。」齊王笑意盈盈,對承平侯夫的指摘一點也不覺理虧。

「皇爺,雪薇是非燕飛不嫁,還請你別戲弄妾身了。」我以堅定的目光注視著他。

齊王望著我,收斂了輕浮的笑容,難得露出了嚴肅的模樣:「婚嫁乃是人生大事,本王絕不會拿這種事說笑。本王正式向阮大姑娘提親,準備迎娶她做我的正妃,望阮侍郎認真考慮。」

「皇爺⋯⋯這⋯⋯」父親一時之間不知如何是好。

說完,他又回復輕浮的笑容,走過我身邊時道:「妳會嫁給我的。」

齊王走後,承平侯夫人緊握著我的手:「別怕,妳是承平侯府的未過門的媳婦,誰也動不得。」

雖然侯夫人的手溫暖而有力,但我還是心底發寒。

 

5

我攬鏡自照,在京城裡,我確實是出了名的美女,但因為自少與燕飛有婚約在身,也沒有引出什麼狂蜂浪蝶。

自問規行矩步,衣著打扮清雅素淡,行為舉止符合大家閨秀的規範,從沒有做什麼出格或招引人的事。

怎麼這種事就發生在我身上?

及笄禮當晚,父親與我在書房詳談,責怪我招惹皇爺。

我含淚反駁,這根本不是我的錯,只怪這皇爺行事怪張。

父親嘆了一口氣,說怎樣也不會退婚,也叫我最近不要出門,以避閒言閒語。

及笄禮已經過了一個月,我已經連續三個月沒收到燕飛的書信。

不安的種子已萌芽長葉,快要侵佔我內腑每一個角落。

「小姐,喝茶。」樸翠遞了茶杯給我,我沒有接穩,茶杯著地,水花四濺,瓷片碎散。

樸翠出去找婢女清理,我便到庭院散步,這時下人氣喘吁吁的跑過來道:「小姐,不好了,老爺被刑部關到牢里。」

「什麼?」我瞪著那傳話的下人,整個人如墮冰窖。

經過幾天的打聽才知道,父親被舉報造假帳目,私吞稅收,被收監調查。

我和繼母幾番疏通總算進到牢里探望父親。

父親消瘦了不少,繼母看到他後就哭哭啼啼,父親安慰了幾句,便與我們說:「我是被陷害的。」

「我當然知道,我才不相信父親會做這種事。」我揩了眼角的淚。

「是誰陷害老爺?」繼母邊哭邊問。

父親沒有理會繼母,只望著我道:「昨天,齊王來了。」

我皺起眉頭,繼母也停止哭泣。

「他說只要妳肯退婚,再答應他的提親,我就會沒事。」

「是他!」我攥起放桌上的手。

「那便退婚吧!嫁給皇爺不是更好嗎?」繼母道。

「妳閉嘴!」

我還沒來得及反應,父親就狠狠的瞪了繼母一眼。

「君子一諾千金,我寧願死也不會讓阮娘退婚,而且我根本沒做,清者自清,這件事遲早會查個水落石出。」

離開刑部後繼母被父親噎得說不出話來,只能讓淚水在眼眶打轉。

我被父親感動,卻又為他擔心。

若然齊王要陷害他,會這麼容易讓他脫身嗎?

在馬車上,繼母突然抓著我的雙臂道:「薇兒,求求妳退婚吧!只要妳嫁給皇爺,老爺就會沒事。嫁皇爺有什麼不好,他比燕世子還尊貴呢!」

我慢慢的掙脫她的手道:「母親,妳放心,只要燕侯爺回來,以他在朝庭的地位,定能保父親平安。」

「真的嗎?」繼母似在慌亂中抓到一條救命索,雙目充滿期望。

「到時燕侯爺凱旋回歸,聲勢更大,一定可以替父親平反的。」

「沒錯,沒錯。希望燕侯爺快點回來。」

回到家中,下人遞給我齊王府的請帖,齊王邀我過府一聚。

我接過請帖,用力將其撕個稀巴爛,再掉到地上用力的蹂躪,直到自己渾身泛力,跌坐在地。

他,為什麼非要糾纏著我不放?

 

6

戰報又再送達京城,皇上大發雷霆。

邊關戰事連連失利,承平侯之前奪回來的十五座城池,又被搶走,還又輸了八座城池。

在戰事僵持了一個多月,皇上與陳國使節簽了議和書,雙方協議停戰十年,附帶又割讓了十座城池給陳國。

我聽到這消息後,腦海一片空白。

既擔心燕飛,又擔心父親。

繼母衝到我的房間,用力的搖著我的肩膀,六神無主的大喊:「怎麼辦?老爺怎麼辦?」

我讓樸翠趕她出去。

因為,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辦。

齊王又送來請帖,這次繼母哀求我去見齊王,並讓我求他放過老爺。

我心亂如麻,一時間也不知道該怎麼做,便獨自去了牢里見父親。

父親只道:「當年訂親時,人們只謂我高攀了侯府。現在侯府遇難,我們更不能退親。妳不用擔心父親,大不了就是一死。」

我想著父親的話,又想到燕飛的安危,渾渾噩噩的坐馬車回府。

「樸翠,打水給我洗面。」推開房門後我道。

但遲遲樸翠遲遲沒有回應。

「樸翠?」我再走出門口,站在廊道,卻發現庭院空無一人,連平日在院中的灑掃粗婢也不見了。

在柳樹後,露出一袂衣角,我突地打了一個寒顫,連忙退回房中,正要關上房門。

一隻骨節分明,青筋突現的手抓住了門框。

「這就是阮府的待客之道嗎?」從門縫間,齊王露出了一個沒有笑意的微笑。

我咬牙再用力推門,齊王撐著門紋絲不動,輕挑眼眉地笑看著我做著徒勞無功的事。

「你到底想怎樣?」我放棄與他鬥力,站門口不讓他進我的閨房,這裡只有燕飛可以進來。

「本王送了十多個請帖邀妳到府,妳卻不來,我只好冒眜前來。」他雙手負後,堂而皇之的繞過我,走進我的臥室,坐在桌上,自顧自的倒了一杯茶,呷了一口。

「茶涼了。」他搖搖頭的放下茶杯。

「你想說什麼?」

「承平侯現在自身難保,妳覺得他還救得了阮侍郎嗎?」他含笑的望著我,像在看一場鬧劇。

「你⋯⋯」原來他什麼都知道。

「嫁給我有什麼不好?只要妳嫁給我,我會將府里所有的姬妾遣散,以後就專寵妳一人。」

「多謝齊王的厚愛,妾身實在是無福消受,請你另覓佳人。」我低首咬牙切齒的道。

他走過來,食指輕抬我的下頷,注視了我一會道:「就是這種眼神,不服輸,倔強。」

他突然抓緊我的後腦勺,低頭強吻我。

我大吃一驚,用手捶他的胸口,卻像捶在牆壁似的。

我氣惱的咬他的唇,一陣血腥味湧入嘴裡。

他終於放開了我,以手背抹去唇上的血,眼裡閃爍著狂熱的光芒。

「要妳嫁給我,本王還有很多的方法,只是⋯⋯看到妳這張臉,本王實在不捨得用在妳身上。但妳別忘記,我救過妳一命,現在我要妳以身相許。」

我用手䄂大力的擦了幾下嘴唇:「你滾,我就算死也不會嫁給你的。」

「很快,妳就會改變主意了。」他負手跨過門檻,慢慢的離開了。

 

7

繼母事後來找我,知道我還是不願意改變主意,又哭又鬧。

「是妳讓齊王進來的吧?」我狠狠的盯著繼母。

「是又如何?我只是為了這個家,為了老爺。他也是妳父親,難道妳就為了自己,見死不救嗎?」她馬上止住了哭意,還開始責備我。

「若然我改變了主意,父親才真的生不如死!」我拍案怒道。

「妳⋯⋯妳就只顧著自己,完全不想想,妳的弟妹怎樣了嗎?我平時也待妳不薄,妳就這樣忘恩負義嗎?」繼母抖著手指著我道。

「總之,我只會嫁燕飛,我困了,樸翠送李娘離開。」

繼母用怨恨的眼神瞪著我,不甘不願的走了。

承平侯所率領的軍隊終於回京,卻個個垂頭喪氣,傷兵不少。

皇上在朝堂上,收回了承平侯的兵權和封號。

承平侯回到家中後,關在書房中閉門不出,後來夫人發現他用長劍自刎,伏在書桌上。

那時,燕飛正在我的庭院。

只是一年末見,卻彷如隔了個前世今生。

曾經意氣風發的少年,眼裡再沒有光彩,只有戾氣與仇恨,和更多的失意。

「我現在不是燕世子了,妳還會嫁給我嗎?」他自嘲地道,眼裡閃爍著不安。

「我喜歡的是你,不是你的身份。無論你變成怎樣,你都是我的燕郎。」

燕飛動容的擁緊我。

「我一定不會讓妳受苦的,這失去的一切,我一定會再十倍的拿回來。」

我依偎在他的胸膛,心想著就算以後吃粗茶淡飯,只要和他在一起,我就滿足了。

不久,有下人過來告訴我們侯爺自盡的事。

燕飛愣住了,還是我提醒他趕快回府。

我與他一道回府,看到燕夫人哭得撕天搶地,燕飛過去摟著她。

我站在一旁默默流淚。

世態炎涼,燕伯父的喪禮,只有我一個人來,燕夫人心力交瘁,臥病在床。

一下子遭受這麼多打擊,燕飛守在靈堂前,沈默不語,目光空洞。

我過去擁著他,他頭埋在我肩膀之上,低聲痛哭。

後來輕輕的感嘆一句:「幸好還有妳。」

傍晚,我離開燕府,坐馬車回家時被攔截。

只聽到馬車外有人道:「齊王請阮大姑娘到馬車上一會。」

我掀開布簾一角,前方有一輛華麗的馬車。

「請回皇爺,這樣見面,不合禮儀。」

「皇爺說,這是有關燕飛將軍的事。」

我皺起眉頭,心裡再次湧現不安,只好答應去對面的馬車。

齊王的馬車比我的大上一倍,裝潢華麗,我坐在離他最遠的位置道:「皇爺召見妾身,不知有何急事?」

「不急,本王先帶妳去一個地方。」

接著馬車動了起來。

「你這是要帶我到何處?」我堅靠車門,準備隨時跳車。

「阮娘稍安無躁,不遠,馬上就到。」齊王似笑非笑的望著我。

我還是按奈不住揭開窗簾的一角,馬車走過我剛才過來的路,這是⋯⋯

 

8

馬車停在燕府附近。

燕飛的宅外圍滿了官兵,還有⋯⋯囚車?

「看到了嗎?」一道熱氣吹入我的耳朵。

我嚇了一跳,連忙站起,頭撞到馬車頂。

齊王馬上哈哈大笑。

我卻沒心情理會他,正想下馬車去找燕飛,卻被齊王拉住。

「今天有人上奏,燕家父子通敵賣國,現在要收監查辦。」

「不會的,燕家是最忠誠的於皇上的。」

「哪又如何?燕家大勢已去。皇上正好可以收回權力。」

「燕飛會怎樣?還有燕夫人⋯⋯」

我一時之間六神無主。

「現在朝堂上不會有人替他們說情,收監後只等秋後問斬。」

我的心徬佛被刺了一刀,痛得無法言語,只能呆望著齊王。

他揚起嘴角,「但如果妳想,我可保他不死。」

我沈默了,轉頭望向窗戶,燕飛雙手被烤上鐵鍊,上了囚車,燕夫人也隨後出來,送上囚車。

「你到底想怎樣?」我依舊望著窗戶,咬牙切齒的道。

「阮娘,」他輓起我一撮頭髮把玩,「妳是知道我心意的。」

「好,我答應你,只要你保住燕飛和燕夫人的命。」我最終還是轉過頭來,正視著他。

「很好,薇薇終於想通了。」齊王露出勝利者的笑容。

「別叫我薇薇!」我抽回自己的頭髮,只有燕飛可以這樣喊我。

想到燕飛每一次溫柔的叫喊,我忍不住眼眶酸澀。

齊王心情很好,沒有在意我明顯的抗拒:「那我以後叫妳小薇吧。」

第二天一大早,我親手寫了退婚信著人送到牢里。

五天之後,皇上下旨,指通敵賣國並無實證,但戰敗害晉國被逼割去大片土地卻是事實,燕飛兩母子被貶為庶民,逐出京城,永生不得進京。

第六天,父親從刑部放監出來,齊王派人上門提親。

他一回來就叫我到書房,一見面就重重地摑了我一巴掌。

罵我貪慕虛榮,竟然在燕家最不濟時退婚。

我什麼也沒有說,因為這是齊王開出的條件。

我知道齊王的目的,就是要燕飛恨我一輩子,要燕飛認為我是一個趨炎附勢的女子。

早上傳出我向燕家提出退親,中午又傳出我與齊王訂婚。

全京城的民眾都把我視為薄情寡義之人。

反倒是繼母,在我接受了齊王的提親後,對我巴結奉迎。

自從決定嫁給齊王那天,我就將自己的心封閉起來。

父親打我,我不傷感,也不委屈。

街上的人對我指指點點,我視若無睹。

只要想到燕飛還活在這天下的某一個角落,我就能接受這一切的磨難。

一個月後,我與齊王大婚。

樸翠說父親在席上完全沒有好臉色,整個宴席一直在喝酒,最後由四名下人抬上馬車。

齊王也喝了好多酒,酩汀大醉的撞入新房,粗暴的佔有了我。

那晚,他一直喊著一個名字,叫阿瑾。

 

8

成婚後第二天,父親請辭了戶部侍郎的職位,準備離開京城。

我多次求見,他卻不願見我。

父親離開後,我大病了一場,齊王多次來看我,難得露出擔憂的神色。

他也的確遵守承諾,譴散了關州的所有姬妾,整個齊王府就只有我一名正妃。

只要不想起他陷害父親入獄,只要不想起燕飛也可能是他加害,用來作為和我談判的條件,他確實是一個不錯的夫婿。

除了成婚那天,他待我粗暴不堪,婚後他都待我很溫柔。

京城最好的繡坊、珠寶閣及胭脂店的掌櫃,每月都會為我送來最好、最新的布緞、首飾和胭脂水粉。

只是,這一切都不是我想要的。

我一直摸不著頭腦,齊王為何對我如此執著?

直到我進宮拜見齊王的生母方貴妃,從她一閃而過的驚愕眼神中,看出了一點端倪。

後來,太后也召見了我,她看著我時也閃了神,然後用一種憐憫的目光望著我。

我隱隱覺得不對勁,卻無法知道是什麼原由。

兩年後,皇上突然得了一個怪病,群醫束手無策,十日後駕崩。

全國哀悼一個月,新皇由年僅十歲的太子登上。

而齊王成為了攝政王,所有的國事由他決策。

齊王府的人口簡單,只有我一名王妃,日子本應清閒易過。

但是相思的苦,像針一樣,日日夜夜,扎在我的心頭。

每逢元宵,我都會仰望天空,替燕飛許了一個願。

願他一生平安順遂,然後將寫好的願望的紙船收到錦盒中,期望有一天,可以到河邊放水燈。

又過了三年,齊王發動宮變,自立為皇。

然而,他沒有封我為皇后,只封我為貴妃。

他將前前皇上的一位妃子封為皇后,眾官嘩然。

有年老的忠直之士上諫,請他收回成命,卻被齊王命人拉出去打了五十大板,回家後傷重不治。

至此就再沒有人敢提及此事。

進宮後,我終於看到這位孫皇后,我倆同樣露出驚訝的表情。

隨後,孫皇后莞爾一笑,也用一種憐憫的目光望著我。

孫皇后的閨名是孫若謹。

也就是齊王在成婚當晚叫著的名字。

見過皇后之後,我去了找齊王的生母,現在的皇太后,詢問她有關孫皇后的事。

太后同情的望著我,將齊王和孫皇后的事告訴了我。

齊王與當時的太子同時喜歡上太傳之女孫若瑾。

後來皇上指婚,將孫若瑾指了給太子做側妃。

齊王從此就變得陰陽怪氣,後來在得了封地後,就直接留在封地,不再進京。要不是皇上下旨要他進京,他也不會來。

我與孫皇后有七成相似,原來我一直是她的替身,用以撫慰齊王的相思之苦。

我積壓在內心的種種痛苦與委屈終於爆發。

就因為這微不足道的理由,他毀了我的一生。

一晚,我裝病,他來了看我。

自從他立了皇后之後,鮮少再踏入我的宮中。

當他坐在床沿慰問我時,我將藏在被褥下的匕首往他身上刺去。

他敏捷的抓住了我的手腕,抽走了我的刀,用陰沈的目光注視著我:「妳知道妳在做麼嗎?妳在找死嗎?」

我揚起淒冷的微笑:「在嫁給你的那天,阮雪薇就已經死了。」

「小薇,雖然是我用計逼妳嫁我,但這些年來我都待妳不薄,為何妳仍不甘心?」

「由始至終,我只是一個替身。就因為我和皇后長得相似,你就強搶我?你怎麼可以這樣對我?」我大吼,將這些年的憤怒委屈一一的發洩出來。

「就算是替身又如何,妳還不是享盡了榮華富貴嗎?現在我是皇上,妳是貴妃,這是世間多少女人想要而不得的尊榮。」

「皇上的恩典,妾身實在是無福消受。既然皇上已得了真心所愛之人,請放我出宮吧。」

「就如妳所願。」他用力將刀擲在地上。

 

9

齊王將我安置在城外的一座皇家別苑,名為雲煙別苑。

他安排了守衛守著,我可以出入附近的小鎮,但不能離開別苑太遠。

遠離了皇宮,遠離了齊王。

我才真正覺得舒心。

但仍然不禁為自己感到倒楣,我現在一切的遭遇,竟然只是因為和一名女子長得相似。

每想到這裡,我更恨齊王,這無法渲洩的痛,暏得我心胸悶痛。

結果,我又大病了一場。

小鎮的醫師無法醫治,樸翠著急,只能求駐守這裡的侍衛長去請太醫。

侍衛長去了兩天才回來,帶了一名年輕的太醫來。

侍衛長說當時沒有太醫願意來別苑,他太醫殿磨了兩天,只有這位剛就任的年輕太醫,願意走這一趟。

雖然我在房間病得迷迷糊糊,卻還是清楚聽到侍衛長與樸翠的對話。

其實,我並不想召喚太醫。

我甚至在想,這樣病死了,也是一種解脫。

也不知燕飛現怎樣了,他過得好嗎?

經過多年,燕飛的模樣越來越模糊。

我只依稀記得,他開朗的笑容,充滿自信的神態,在我心目中永遠都是那個陽光般的少年。

這場大病,斷斷續續拖了一年多,也唯有萬太醫,願意每隔幾天長徒拔涉的來替我看病。

「娘娘,妳的病由憂思而起,只要保持心境愉快,少憂思,就會很快康復。」萬太醫替我把完脈後道。

我苦笑:「萬太醫,我現在這樣的境況,如何能開心起來呢?」

「人的煩惱都是自尋的,若要遠離痛苦,需先原諒別人,也是放過自己。」

「可是,我放不下,哪又怎樣辦呢?」

「放下與否,也只是一種執念,你以為的恨,是在折磨那個人,其實是在折磨自己。」

我凝視著萬太醫,他面容清秀,看起來才二十歲左右,與我年紀差不多,身上卻有一種淡然飄逸的氣質,與他聊天,我感到平靜。

萬太醫寫好了藥方,便向我告辭,他收拾藥箱準備離開

「萬太醫⋯⋯」我不自覺的叫住了他。

他正要跨過門檻,轉過頭來看我:「娘娘,還有什麼不舒服嗎?」

「要是我還是不舒服,你還會再來嗎?」

「只要娘娘需要在下,我便會來。」他笑得清風淡然。

 

10

萬太醫依舊每隔三天便會來找我,他出身自洛城的醫藥世家,母親篤信佛理,從小就耳濡目染,所以為人十分豁達淡然。

漸漸的,我也將自己的心中所想告知了他,畢竟這也不是什麼秘密。

當年我退婚又訂婚的事鬧得熱烘烘,只要稍為打聽也會知道。

萬太醫只叫我好好過現在的日子,不要再想從前,還送了幾本佛經給我。

我開始抄經學佛,確實獲得心靈上的平靜。

又過了五年,從侍衛口中得知,與陳國的和議已過,邊關戰事又起。

陳國這五年兼拼了吳國和楚國,成為了比晉國更為強大的大國。

聽說在五年前,陳國的大將軍蔣青雲收了一名義子,名叫蔣宴遠。

他是蔣青雲座下的猛將,精於計謀,驍勇善戰,在三年之內,滅吳攻楚。

近年蔣青雲因為年事已高,舊疾復發,已經無法再徵戰。

這次攻打晉國就是由蔣宴遠做大將軍,親自率軍攻來。

相比起陳國的猛將如雲,晉國的武將自燕府被滅後,就顯得凋零,而且大家也不願再去邊關徵戰。

一來蔣宴遠這幾年的戰功彪炳,聲勢浩大,早已震攝八方。

二來僥倖打勝仗還好,要是打敗仗,很可能成為下一個燕府。

朝堂上各人你推我避,就是沒有人願意出征。

齊王氣不過,決定御駕親征。

眾大臣上諌勸喻無果,只能順從。

我在別苑聽到這個消息後,心裡無不希望,他最好被那個蔣大將軍打敗。

半年後,晉國大敗。

聽說蔣宴遠在戰場上砍了齊王的人頭掛在邊關的城門上,讓他暴屍荒野七天七夜,不准別人來收屍。

消息傳到京城後,晉國大亂。

我和樸翠收拾細軟,準備逃走。

侍衛們也趁機作亂,將別苑值錢的東西都搜掠一空。

還有幾名侍衛想打我們的主意,幸而侍衛長為人正直,救了我和樸翠。

萬太醫這時駕著馬車來到了別苑,侍衛長送我和樸翠上了他的馬車。

「張侍衛長,你不走嗎?」我掀起布簾問道。

「不,我要保護這個城鎮的居民,還請娘娘快走吧。」說完他向我行禮道別,轉身帶領其餘的侍衛到城鎮去。

「陳國的軍隊到京城了嗎?」我到馬車外與萬太醫並肩而坐。

「嗯。」萬太醫凝重的點點頭:「京城的城門已經緊閉,我半個月前出了城辦事,途中就聽到戰敗的消息,擔心娘娘,便過來看看。」

「謝謝你。」

「不客氣。」

「我們現在去哪裡?」我問道。

「去洛城吧。那裡離京城很遠,到時娘娘就可以不用再做娘娘了。」

「你還記得我講過的說話。」

「娘娘講過的說話,我都記得。」

「可是,你知道的⋯⋯我心裡已經⋯⋯」

「娘娘,愛一個未必一定要擁有她。只要看著她過得好,看著她開心,看著她和所愛的人在一起,於願足矣。」

我望著萬太醫的側臉,久久無法言語,心中好像領會到什麼。

「待局勢穩定,妳就可以去找妳的心上人了。」

「他一定很恨我。」我苦笑。

「但總比忘記妳好吧。」

「為什麼你總能將壞事說成好事?」

「每件事的好與壞,本來就由人心決定,而不是事件的本身。」

我怔怔的望著前方,品味著萬太醫的說話。

 

11

出了雲煙別苑的叢林小道,馬車上了官道後,馬車、牛車、背著包袱的人群潮多,民眾都收到消息,不日陳軍便會來到京城,大家都往南方逃走。

晚上,我們與其他難民一起在破廟過夜。

第二天清晨,我們準備繼續南下,遠方卻傳來如雷的馬蹄聲,半空中一片沙塵滾滾。

有人大叫:「陳國打到來了!」

大家爭先恐後的逃跑。

我們也立即上馬車,快馬加鞭。

然而馬車始終不及駿馬快。

一隊百來人的騎兵很快追上我們,將我們與一些難民重重包圍。

「是陳國的騎兵。」萬太醫皺著眉低聲道。

為首的將士下馬,拿著一幅畫向在場女士逐一對比,然後捉了好幾名女子。

接著來到了我們的馬車,大喊道:「裡面的人出來。」

我掀開了布簾,緩緩的走出來。

將士比對了畫像,然後道:「其他人都放了,把她帶回去。」

「等等,你們要對她怎樣?」萬太醫走過來問道。

將士沒有理會,馬上有兩名士兵捉住了萬太醫。

樸翠被趕下車,一名士兵上來駕著我們的馬車朝回頭路走。

「小姐!」

樸翠的呼喊,越來越遙遠。

恐懼像網將我緊緊的包覆著。

我又被送回雲煙別苑,像以前一樣生活。

只是門外的侍衛換成了陳國的士兵,我不能自由出入別苑,也無法知道京城現在怎樣,更不知道是誰要禁錮我。

我只是一個失寵的妃子,父親早已經離京,無權無勢。

為什麼要勞師動眾的抓我回來?

我想不通,也就不再去想。

只是以前還有樸翠和萬太醫和我聊聊天,現在就只有我一個人,靜得跌針可聞。

回到別苑後,我總有一種被窺視的感覺。

特別是在晚上,迷迷糊糊之中,常常看到有一個人影站在窗邊,當我起來時,卻只見窗戶輕搖。

我知道那不是幻覺。

這晚,我決定裝睡。

將所有的衣服塞滿被褥,然後拿起一盞熄滅的燭台躲在衣櫃後。

也不知過了多久,我腳都站到麻了。

窗戶被無聲無息的拉開,月光輕瀉到屋內,一道人影扶著窗框敏捷地躍了進來。

他站在窗前一動不動。

月光灑在他的背上,我看到那熟悉的背影,不禁一呆,手一滑,燭台落地。

「誰?」他拔刀走向衣櫃。

那聲音也是如此熟悉。

我處在震驚之中,全身發抖,冰涼的刀刃,也在此時架在我的頸項。

月光被他擋著,黑沈沈一片,我看不到他的樣子。

「是⋯⋯我。」我不確定的地道。

他收回刀,就著月光撿起地上的燭台,從懷裡拿出火折點燃燭台。

燭台亮起的一剎,我不禁倒抽一口氣。

眼前的人,既陌生又悉熟。

他真的是燕飛,卻不是我熟悉的那個少年。

十年過去,他的青澀盡退,輪廓變得剛毅冷硬,眼神充滿戾氣,額間有一道疤痕划過右邊眉角。

「嗯?不認得我了?」他冷冷的道,把燭台放到圓桌上,再走過來。

我卻什麼也說不出來。

他冷哼:「在我落泊那時,妳就已經把我忘掉了吧。沒想到今天我會出現在這裡吧?」

「燕飛⋯⋯」

「別叫我!妳的燕飛已經在十年前死了。」他發出低沈的怒吼。

我背貼著牆,四肢冰冷無力。

 

12

我知道他會恨我。

可是,知道和親身經歷是兩回事。

他的眼神再無愛意,只有無盡的恨意。

那充滿恨的眼神如刀,一刀一刀的將我凌遲。

「別裝可憐了,我已經不是以前的我了,不會因為妳流兩滴眼淚,就什麼都依妳,連天上星星也願意為妳摘下。」

「我⋯⋯對不起。」

「現在才來求饒嗎?知道後悔了嗎?」

「燕飛,其實當時是齊王用計逼我與你退⋯⋯」

「逼妳?」他冷諷:「齊王都死了,妳現在把所有責任推到他身上,也無從對質。」

我深吸一口氣,別過臉,壓抑著哭意,就知道所有的解釋都是徒勞。

燕飛粗暴的捏著我的下頷,硬把我的臉轉向他。

「怎麼了,現在連看也不想看我了嗎?終於不裝了嗎?」

「你到底想怎樣?」我從沒有想過,我們的對話會變得如此劍拔弩張。

他凝視著我,視線移至的我的頸項,再往下移,呼吸聲變重,眼神變得深沈。

全部衣裙都塞進了棉被中,我只穿著一件單薄的里衣。

從他的眼神中,我知道他想做什麼。

「燕飛,不要⋯⋯」我惶恐的哀求。

不要這樣對我。

不要把我當成發洩恨意的工具。

「還裝什麼,妳不就是用身體來換取榮華富貴嗎?現在,我也能給妳。」

說著便將我橫抱起來,毫不憐惜的丟在床上。

他開始脫衣,我退到床角,全身發抖。

脫掉上衣的他,身上滿布大大小小的疤痕。

我一時看呆了,這些年他是怎樣過的?

他爬到床上,一手攫住我的臉頰,粗暴的吻著我。

一手用力的扯開我的衣襟,以最屈辱的方法佔有了我。

事後,再也不看我一眼,隨意的套上衣服就離開了。

我躺在床上,哭了,又笑了。

燕飛,回來了。

但他,很恨我。

之後的晚上,燕飛夜夜如此對待我。

我終是忍受不了,心感郁結,之前的舊疾又再復發,發熱了好幾天。

迷迷糊糊之間,只知道不停有太醫來為我把脈,有人餵我吃藥。

但是,高熱仍舊不退。

每次太醫診斷過後,都聽到他的怒吼。

「妳想就這樣死掉嗎?沒這麼便宜的事,沒有我的許可,妳不能死。」

萬太醫說過,愛的反面就是恨,他現在有多恨妳,就是曾經有多愛妳。

很好,我很高興,他曾經如此的愛著我⋯⋯

很好,我也能將壞事變成好事了。

13

十天之後,我總算退燒了。

迷濛的張開眼,看到樸翠含淚又蒼白的臉。

「水⋯⋯」我喉嚨乾澀,灼痛難當,聲音像被滾輪輾過的沙礫。

樸翠替我倒了杯暖水,扶我起身喝下。

「我去找萬太醫來。」說完飛也似的衝了出去。

「她怎麼了?」門外傳來燕飛暴躁的質問。

「娘⋯⋯小姐醒了,我去找萬太醫來。」

接著沈實幹煉的腳步聲急促的走近,他推開了房門,走到床頭,低頭凝視著我,神色複雜難辨。

萬太醫隨樸翠來了。

他替我把脈,眉頭一直深鎖。

「我⋯⋯怎麼了?」我艱難的張口。

「娘娘,妳要有心理準備,以妳現在的身體狀況,最多只能再活五年⋯⋯」

萬太醫還沒有說完,衣領已被燕飛抓住,整個人被提起,腳不沾地。

「庸醫,你在胡說八道什麼?我不是要你斷定她能活多久,而是要你把她治好!」

即使面對這種狀況,萬太醫還是不慌不懼。

「我倒想問問蔣將軍,你到底對她做了什麼?讓她如此氣郁?」

燕飛沈默了,慢慢的放下萬太醫。

「就算將軍之前對她做了什麼,請以後別這樣了。娘娘這一生都太不順遂,早年已經一直有所郁結,我好不容易醫治了她五年,才見好轉,你一來又將娘娘的病打回原形,不,甚至比之前更差。」萬太醫以極嚴肅的口吻,甚至是責備的語氣,完全不懼燕飛凶悍的氣勢。

「你說什麼?什麼是早年就有郁結?」燕飛望了我一眼,又望向萬太醫。

萬太醫望了我一眼,我輕輕的搖頭,他無奈的嘆了口氣。

燕飛看到我倆眉來眼去,臉色又沈了下來。

「我和娘娘之間是清白的,才沒有你想的那麼齷齪。」萬太醫一語道破了燕飛的心思。

「我尊重娘娘意願,有什麼事,就由她自己來說吧。」

「樸翠,隨我來,我去開藥方,妳馬上去鎮裡買藥。」說著便拉著不情不願的樸翠出去。

燕飛疑惑的望著我。

我喉嚨疼痛,全身乏力,根本什麼也不想說,我轉身背對著他。

「薇薇⋯⋯」這麼多天以來,他第一次輕喚我的名。

「你⋯⋯出去⋯⋯吧,我⋯⋯很累。」

有些事做了就是做了。

被摔碎的花瓶,如何修補,也是裂痕處處。

「妳好好休息,我明天再來看妳。」

 

14

我被陳國士兵帶走那天,萬太醫和樸翠跟著地上的馬蹄印,一路回到了雲煙山莊。

萬太醫說,見當時的士兵對我還算禮遇,想必我不會遭受什麼危險。

他們觀察著雲煙山莊的人出入,好幾天都有不同的太醫出出入入。

萬太醫已經猜到我舊疾復發,但卻不知該如何自薦。

一天,樸翠看到燕飛來了,便衝上前相認,萬太醫也馬上自薦。

燕飛便讓他們來照顧我。

聽了樸翠的話,我心裡一陣感動。

「萬太醫,我拖累了你。」我喝了藥後,靠在床頭道。

「醫者父母心,難道看著妳病發,我也不理嗎?」

「他恨我。」

「妳病後,他動搖了。」

「但我們都回不到以前了,我想離開這裡。」

每晚閉上眼,我都想到他對我的種種羞辱。

「那我們便離開吧。」

我托異地望著萬太醫,以為他是隨口說說,但卻看到他眼裡篤定的光芒。

第二天早上,燕飛又來了。

他站在門外躊躇不前,還是萬太醫請他進來,說有要事商量。

他倆坐在圓桌前,而我半躺在美人榻上,喝著藥。

「娘娘的病情,需要靜心調養,京城的冬天嚴寒。以娘娘現在的身子,會受不了,我建議在入冬前,讓娘娘去南方避寒。」萬太醫道。

「她已經不是娘娘了,別再亂叫。」燕飛凝視著我道。

「那蔣將軍的意下如何?」

他沈思了一會:「如果去了南方養病,她能多活幾年嗎?」

「這個我也不敢保證,但南方氣侯宜人,山清水秀,對身體定然有好處的。」

「這件事,我再想想。」他站了起來,視線一直沒有離開過我,神色帶點無奈的離開了。

萬太醫追了出去大聲道:「將軍現在已經入秋了,去南方也要一個月,最好盡快起程,不然娘娘受不了。」

「別再叫她娘娘!」遠方傳來一聲暴喝。

萬太醫走回屋裡,一臉笑意。

「你覺得他會答應嗎?」我問。

「如果他還緊張妳,自然會答應。」

「你剛才怎麼叫他蔣將軍?」

第一次我還以為自己聽錯,今天又聽到萬太醫這樣稱呼。

「他就是陳國的蔣宴遠。」

「什麼?」我一直以為他只是投靠了陳國,卻沒有想到他就是那名橫掃各國的猛將。

「是啊,小姐,外面的士兵都叫他蔣將軍。」

 

15

五天後,燕飛派了一隊心腹的士兵,與我們一同南下,當天他沒有露面。

我既舒了一口氣,也禁不住失望。

一個月後,我們到了洛城,萬太醫早就飛鴿傳書回家,讓人安排好屋子。

隨行的士兵就住在驛館。

南方氣侯溫和,而且遠離了京城,我整個人心胸開闊了不少,身體也好多了。

萬太醫在洛城開了醫館,也不再回京城。

他有空閒時,就帶著我遊山玩水,到處觀光。

這是我在與齊王成婚之後,第一次感到真正的快樂。

燕飛的心腹,還是一直監視著我的一舉一動。

不久,從京城傳來一件轟動的事,蔣將軍想解甲歸田,被皇上力勸。

畢竟剛建國,局勢未定,叛軍潛伏在暗處,要不是怯於蔣宴遠的威名,早就作亂了。

最後,皇上下旨派了他鎮守南方,在洛城駐守。

在巿集看到皇榜後,我與樸翠面面相覷。

三個月後,他與軍隊來到了洛城外紮營。

當晚,他就出現在我家門前,一身盔甲,風塵僕僕。

在庭院,我望著他,他望著我,卻沒有再往前一步。

「薇薇,對不起,我錯了。」他抬腳想走向我,最終還是原地踏步。

我垂下眼簾,掩蓋複雜的心情。

「這些年支持我活下來的理由,就是復仇。我那時被仇恨衝昏了頭昏,對不起。」

我眨了眨眼,將淚意逼回去,轉身走入房間,在箱籠里找出裝著紙船的錦盒遞給了他。

他茫然的接過錦盒打開,然後神色複雜的望著我:「薇薇⋯⋯」他眼眶通紅,留下了眼淚。

我微笑說:「我們一起去放水燈吧。」

仇恨帶來痛苦,寛恕帶來釋懷。

雖然我們之間處處裂㾗,但都不是我們有意為之。

既然我們從未忘記對方,那便不要執著過去,好好的珍惜當下。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

logbook icon
淡淡晴空主要寫育兒、身心靈成長、有時寫小說。(其實最愛寫小說。) 閱讀時做一個純讀者,寫作時做一個純作者。不互拍,不互追。 可以追蹤我的臉書:https://www.facebook.com/skymingmingQ
  • Author
  • More

短篇小說:《邪神竟是我一手促成的》

短篇小說:《請你用盡全力的活下去》

《蓮花樓》|學會放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