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我說|越南的女兒 台灣的孩子

聽你說
·
·
IPFS
·
「沒有認同感一路走來會很辛苦,影響教學、生活、處事,然後憂鬱。」

受訪者:Yky;撰稿者:鄧麗芳

「我是Yky,我來自越南。」

就讀長榮大學的Yky(化名)是位外表甜美的女孩子,母親來自越南,父親則是台灣人。越南長大的她由阿姨扶養長大,為了讓Yky受更好的教育,Yky來到了台灣。面對不熟悉的土地與家人,她曾迷惘過「為什麼我要來,我也不知道什麼是台灣......這個地方不是我生長,自己到底是哪裡人?」,漂流的異鄉記憶經常讓嬌小的她,獨自一人躺在床上無法入睡。

|被迫提早長大的新二代

「小時候我就是覺得自己是越南人,但現在傾向混種啦!」勇敢的Yky爽朗地告訴我們。

長大是需要一人獨自面對黑暗的勇氣,國中爸爸發生車禍,家庭失去可靠的肩膀後,Yky不僅需時常教不識字的媽媽看文件,在颱風天甚至得請假照顧爸爸。高中時期在校園中,同學看到她會直接稱呼「欸,越南人!」

Yky直呼「不會覺得越南人怎樣,越南人惹到你了嗎?」

更令Yky傷心的是,在她的人生低潮期,意外得知爸爸的陋習「我媽還跟我說『不要跟別人說你爸坐牢』知道我爸這樣子(吸毒)有點憂鬱。」她只能選擇將青春期的憂傷發洩在念書上,也將一些觀察告訴我們「我發現很多父母都會期許孩子(新二代)努力念書、比別人更優秀。我也想表現得更好給親戚看,讓親戚覺得媽媽生出個好女兒!」

|新二代是競爭優勢還是劣勢

說到新二代與台灣孩子最大的不同時,Yky難掩驕傲之情「阿姨會覺得,哦!我好厲害!說越南話這麼流利。」越語也是母女兩人的祕密溝通小管道,她調皮地說「有時候不想讓別人知道,比如說東西不好吃就會用越南文說,他們就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學習第二語言看似種競爭優勢,卻伴隨歧視的眼光,Yky發現不少新二代排斥學習越語「我也是到大學的時候才意識到,很多新二代孩子不認同母國。」她指出,部分的新二代不敢說越南話出於環境不尊重

「我覺得環境造就」Yky接著說「沒有認同感一路走來會很辛苦,影響教學、生活、處事,然後憂鬱。」

異國文化的交融下,每位新二代都是獨特的。倘若環境不給予孩童友善的空間,這份獨特恐將成為他們的致命傷。因身份而受到差別對待的新二代,多患有憂鬱與攻擊等負面傾向,進而拒絕學習母語。而今生在富有多元文化特色的台灣,如包容、理解的觀念能落實在不同年齡層,新二代們的童年將會活出不一樣的色彩。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

聽你說Listener 移民工法律暨公共衛生諮詢平台 ➤ https://listener-together.org/ ➤ https://www.facebook.com/listener.together
  • Author
  • More

實習日誌|黃珮茹 中正大學社會福利學系

聽你說專欄|從排斥到接受自己身分的轉折過程

實習日誌|李依靜 中正大學政治學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