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过攀树,重新连接12岁孩子的梦想

Sunshine Yang
·
·
IPFS
·
「尽情的享受路上的风景吧 对你而言最重要的事物 一定会比所追求的东西更早地出现」

我的初心起源于《HUNTER X HUNTER》的第1话第1页:12岁的小杰静静地坐在一棵巨树上,手里拿着钓鱼竿。身上落满的树叶和沉着的眼神,透露出了他静坐的时间之长——他在等待他的猎物。

《HUNTER X HUNTER》第1话

没有信息告诉读者,小杰是怎么上去的,但也没有人会怀疑这件事情:小杰肯定是自己攀上去的。

无对白的一页,作为一部连载25年并享誉无数的漫画的开场,烙印在了无数读者的心里——12岁的我也不例外。

虽然那个时候的我,并不知道这一幕哪里吸引了自己;但是它化作了一颗种子,埋在了心中。

转眼间,10年过去了,那颗种子从来没有机会被唤醒。

直到12月初我在云南大墨雨村遇到梅馨(公众号@蓁野),爱上了在绳索上荡着的感觉。知道她周末举办绳索系统攀树活动后,便3次跟着她来到了郊野公园——到真正攀树那一步之前,需要学好如何打绳结,把握站立平衡,下降,安全措施等。

在蓁野小院第一次吊到绳上

攀的大树是一颗树龄40-50岁的栓皮栎;梅馨每次都提前一个小时来,给绳索装上树木保护带,然后搭建整个绳索系统。

活动开始和结束时,梅馨都会邀请大家围成一个圈圈,一起观察这棵栓皮栎,抱抱它。

我很喜欢这一环。不过在巴厘岛和日本来到巨树面前时,由于我打心眼怀疑“抱树疗法”的普世性——如果我没有奉献出什么,或者心如止水到与巨树的频率对接的程度,树木凭什么治愈我的能量?——最终都没敢去拥抱它们。

但是这一回,我终于敢去拥抱大树了。因为在攀树的过程中,我与这棵栓皮栎建立了连接。


第一次“连接”发生在抱着树枝努力翻腿坐上去的时候,那时我需要将全身的力量都依托在树上。我用双臂环绕树枝时,感觉怀中的质感与以往接触的任何实体都不同——

粗糙到足够成承受巨大的摩擦,

柔软到四肢不会感受任何疼痛;

温暖,坚毅,沉着。

“你来吧”

我似乎听见了这样的声音。

我忽然想起小杰在攀爬世界树(猎人世界最高的树)的台词:

「好厉害的树!我可以安心把身体交给它。手指碰到它的瞬间,我就感到无限的生命力,知道我已与整棵树连在一起……

没问题,只要我不忤逆树的生长继续前进……!」——《HUNTER X HUNTER》338话「树上」

原来如此,生命力的连接是攀树真正的开始。

作为承托住全身心的交换,

我将信任毫无保留的献给这颗树,

“呼”地翻了过去。


第二次“连接”发生在依靠在树干休息的时候。我的后背勾勒着树皮的形状,也用双手向后怀抱树干。

惊讶的是,并不感觉硬,非常舒服;用稍微大一点的力度,能感受到树木的反作用力,柔软的纹路。

闭上眼镜,仿佛能听见命脉的鼓动:从树根开始汲取营养,传达到我栖息的位置,再延伸到最远的树梢。

扑通,扑通。

树在笑;树的野心,它要更高,更加茂盛:树的宁静,它会享受活着的时候与环境中每一个生命的邂逅。

我没有祈祷,只是感谢。感谢这棵树为我呈现的感情与画面。

下降的时候,因为已经与树建立了足够的信任,能感受到在它的能量场中被保护着,没有上去时那么紧张。

下树的过程

回到最初的起点,攀到树上后,我忽然明白了,12岁的小杰打动我的地方。

他的身与心与其他生命紧密连接,互感;同时,他的目光又坚定地指向某个“地方”——他的野心和沉着,一体两面。

树和人和本质是相通的。

338话「树上」,当小杰爬到树顶,与他从未谋面的的父亲金——我全篇最爱的角色——进行第一次谈话时,他问道“金,现在的你在追求什么呢?”

金没有直接回答,他反问小杰:“我们攀上的这棵树是什么?”“诶,不就是世界树吗?说是世界最高的树,1784米高。”“嗯,那「并没有说错」。”

《HUNTER X HUNTER》第338话「树上」

”不过

这棵树的“真相”是

它只是一棵已经停止生长的小树

营养不足

所以“只能成长到这地步”的世界树

真正的世界树

扎根於山脈

汲取岩浆

穿破大气层

尚能继续成长

我们所熟知的“这个世界”

只是无比巨大的世界的

一小部分啊

明白了吗?

我想要的东西一直没有变过

那是不在眼前的

「某个事物」

……

尽情的享受路上的风景吧

对你而言最重要的事物

一定会比所追求的东西

更早地出现“

赠给每一位在人生道路上的朋友。

Sunshine

2023年12月11日

CC BY-NC-ND 4.0

和我一起踏上探索的旅程吧!

Sunshine Yang大地上的栖居者 Instagram: @gesnimbar 播客/文字:@气泡水Sparkling 影像:@Full-of-Sunshine
  • Author
  • More
Sunshine的永续栖居探索
8 articles

“我们的祖辈已经夺走太多,是时候归还给大地了。”

这肉身还是值得留念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