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台湾国会改革法案的二三事

追寻意义
·
(edited)
·
IPFS
·

​    上周台湾国会改革法案引起民进党支持者强烈反对,组织10多万人在青岛东路游行示威,高举“拒绝黑箱”“反扩权,反黑箱”,声势浩大包围立法院。包括BBC在内的许多媒体担心这次示威游行可能会演变成“太阳花运动2.0”。事实上在立法院内的民进党议员,此前已经在议场内手持太阳花抗议。这场政治运动真的会演变成“太阳花运动2.0”吗?如果会,对台湾民主意味着什么?

民进党议员举太阳花抗议国会改革法案

    5月17日台湾立法院因国民党与民众党试图通过“国会改革法案”而发生暴力冲突,6名立委被送医治疗。国民党与民众党提交的法律修正案主要目的在于加强国会对政府的监督权,对现行《立法院职权行使法》及《刑法》提出数项修正。其实民进党的蔡英文早在2015年当选总统之前就提出过改革国会的三大方针,要求建立“人民的国会,开放的国会,专业的国会”。主要内容是:降低国会选举门槛,让更多小党能进入国会;加强听证制度,强化对政府监督;建立立法委员回避制度,以专业委员会为中心审查法案,保留条款超过1/3需重新审查。其中第二项内容跟今天蓝白联合提交的修正案内容差不多。而在蔡英文之前,民进党更是早在2012年就提出过国会改革法案,相关详细内容可以参考雅虎新闻的这篇综述:「國會改革法案」前世今生

    通过比较绿蓝白三党的国会改革法案内容,我们发现其实差异远不如外界想象的那么大。不过这次民进党在台不在野,蓝白联合提交的“国会改革法案”就遭到了民进党的反对,被民进党批评为“黑箱作业”、“未讨论就表决”。这些批评基本上属于造谣。关于修正案的审议过程,可以参看柯文哲的说明以及立法院的录像视频。注1部分支持民进党的大陆人认为,国民党在这个时间点扩大国会权力是怀着党派利益搞的,自己在国会居于多数就扩大国会权力,就像当年宋教仁组织国民党控制国会后想把总统制改成内阁总理制。这个批评,其实是非常无稽的,没法证实的。因为一个人的内心想法只有他自己知道,我们其他人是没办法猜想的,我们只能通过他的行为来判断一个人,而不是猜他内心的冥思。其次,用美国国父麦迪逊的话来说代议制民主要维持廉洁公正,靠的是野心对抗野心,而不是幻想议员和政治官员都是好人。民主政治不是好人政治。

    其实对台湾政治稍微有些了解的人应该知道,台湾当前宪法的一个最大问题就是总统权力过大,这一点基本上算是台湾政治学界和宪法学界的共识。当年陈水扁腐败案为何能搞得那么严重,牵涉那么多人而没有提前发现和制止,就是这个原因。因此国会改革,加强对政府监督其实算得上是台湾共识,否则就不会在过去的十几年里三党不断提出各种版本的国会改革法案,并且其中早年民进党版本的国会改革法案对政府官员的监督力度并不亚于当前蓝白联合提交的国会改革法案。注2

    所以本次国会改革法案能引起这么大的动静,主要还是在特殊时间点上的蓝绿对抗导致的,与法案本身是否公正合理没有太大关系。就我个人看法,主要就是民进党自己执政不想受约束,外加民进党的支持者预设立场将国民党当做卖台敌人,动不动就能联想到“阴谋论”。当然,这次事件里国民党与民众党也不是毫无责任。在提交修正案的前几天,国民党议员还访问大陆;韩国瑜在立法院就任立法院院长时打伞表示自己“无法无天”极不恰当。此外,蓝白提交的法案条文在技术上也存在一些问题,需要专家学者把关修改。

    不过以上都不是本文要讨论的重点,本文重点是要说明“太阳花学运”以暴力行为占领立法院的做法,是严重违背民主宪政原则的违法行为。如果这次反蓝白国会改革法案游行示威变成“太阳花运动2.0”,攻占立法院阻止立法通过,那台湾民主的结局不会比魏玛德国好多少。

    早在2014年第一次太阳花学运期间,就有人公开支持学生占领立法院的行为,称其是一场民主运动,合理合法。当时一位大陆留德学习社运的归国教授接受采访时,非常明确的表示支持太阳花学运,将其视作公民精神的体现。实际上,几乎所有学习社会运动理论,以及从事社会运动和NGO工作的人员基本上全部都支持太阳花学运,不论是大陆人还是台湾人。

    然后大家仔细想一想,如果太阳花学运这种占领国会长达20多天强迫政府收回立法的行为发生在英美的话,会出现什么结果?太阳花学运发生之时,我就想如果类似的事件发生在美国必然会遭到武力镇压,甚至会导致流血死亡。几年后川普与拜登竞选总统,川普竞选失败,川普不承认自己失败,声称民主党选举舞弊,计票数据造假。2021年1月6日,在川普的煽动下,2000到2500人的铁杆川粉向国会山进军,最终冲破国会安保力量翻墙进入国会。在这个过程中,国会军警当场击毙1名闯入者。在川粉闯入国会后,当天下午国防部长米勒与陆军部长麦卡锡派遣1100名国民警卫队平息骚乱,当天夜晚军力增加到3350人。当天下午5点多,警方使用催泪瓦斯与闪光弹对国会进行清场。在清场结束后,美国执法机构对事件参与者进行了抓铺与审判。截止2023年12月,已有至少1,200人被指控犯下罪行,728名被告人认罪,另有166名被告人在审判中被定罪;累计745名被告人被判刑

    从参与人数以及社会舆论同情度方面来说,美国国会山骚乱远不能与太阳花学运比,但就对国会的暴力冲击来说,两者的性质其实是一样的。可政府当时对事件的应对手段和事后的处理方面,双方有极大的差异。台湾方面首先政府对于占领立法院的行为没有采取任何暴力镇压行动(以当时的社会态势,军警未必能听从命令);其次立法院在抗议之下放弃了对服贸协议的批准;最后,事后检方对参与占领立法院的几个领袖人物发起诉讼,全部被判无罪。而美国这边,不仅当场打死一个试图闯入者,而且后续国防部长在没有总统命令的情况下单独派遣军队平息骚乱。这里面其实体现了美国官僚制属于法理性权威,政府执法机构制服从法律的权威,而不是服从上级领导个人的权威。

    太阳花学运领袖在被起诉后被判无罪的理由是公民有不服从的合法抵抗权。太阳花学运也被称之为“公民不服从”运动。但是“公民不服从”原本是指消极的抵抗政府法律,拒绝执行政府施加的义务,因而它自身应当是非暴力的(政府执法机构抓人引发的暴力是另外一回事)。而太阳花学运,暴力(突破军警安保)占领立法院,并强迫立法院改变立法,这一行为本身是主动且暴力的。在我看来,这很难符合梭罗“公民不服从”的本意。梭罗当年的公民不服从行为,是拒绝服兵役参加墨西哥战争、拒绝纳税,都属于消极抵抗。20世纪影响最大的两场“公民不服从”运动,从甘地的“非暴力,不合作”到60年代马丁路德金领导的民权运动,都属于消极抵抗不公正的法律。

    也许有人说,太阳花学运获得了绝大多数选民的支持,而立法院通过服贸协议不符合大部分选民的意见,是缺乏合法性的立法。太阳花学运确实获得了非常广泛的民意支持,如果举行公投或许真的超过50%选民反对通过服贸协议。但这样是不是就意味着太阳花学运就是正当的,符合民主宪政秩序?当然不是,代议制民主很重要的一个功能就是精英治国,过滤普罗大众的群氓性。英美保守主义思想家埃德蒙·伯克曾经指出,议员不只是选民的传声筒(虽然他可以承担这个责任),议员也不是选民的奴隶,不是选民想他干什么他就必须干什么。议员在自己岗位上做决策,评借的只能是自己的良心和专业知识。如果选民对自己选的议员感到不满,没有维护他们的利益,只能在下次选举中把他选下去。否则,只要这个议员没有违法没被弹劾,他就能一直干到任期结束。这是代议制理论的精髓。民主政治为何要强调精英治国?因为我们常常强调的民意,其实相当的不靠谱,在群体运动中,个人常常会无意思地追随群体的行动(西安反日游行中蔡洋池U型锁砸人),这就导致民意尤其是群体运动中的民意常常是飘忽不定的,在短时间内可能180°翻转。这种情况下,如何保证民意的真实性,以及民意的科学性合理性?

    其次,民主政治要求民主政治的各个参与方包括政党与选民都要服从民主制度的游戏规则,这个游戏规则就是代议制民主的竞选竞争性选举与议员/政治家负责政治决策。当然,议员和政治家做决策不一定就是完全从自己的想法去考虑。事实上,现代民主制度有各种听证会听取民意,收集相关资料证据作为决策参考。如果选民和政治家不按照民主制的程序流程来办事,只要我不满意,我就占领国会,占领总统府,强迫政府按照运动群体的意见来办事,那这就不是民主制度了。而是民粹政治。秦晖在2017年点评川普时,认为川普并不搞民粹主义,理由就是川普所作所为都是在代议制民主的程序规范之内,没有搞街头运动冲击政府,也没有通过街头运动暴力攻击对手。反过来,太阳花学运冲击立法机关,强迫立法机关按自己意思行事,则近乎政变。如果这类行为普遍化,那国会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有事都全民公决,公决后另外一派不服气那就只能街头运动打架,谁打赢了谁说了算。如果这样也算民主政治,那纳粹冲锋队最符合民主制理想。

    最后,这次国会改革法案之所以能激起规模这么大的街头运动,原因是民进党在立法院处于少数,蓝白联合占据多数议席。那么,按照民主投票原则,由立法院多数派发起的国会改革法案几乎必然能通过。因此,就有人说这是多数的暴政。多数派强迫少数派同意。这个说法几乎完全不值得一驳。如果民主选举和民主决策,不按照少数服从多数的原则来进行,难道要反过来多数服从少数才算民主?当然,多数的暴政确实是民主政治需要避免的,不是多数人支持的法案就一定是正义的,正当的。那么如何判断这一点?我们说多数的暴政,其实通常是指违反宪法对公民权利的保护,通过一些有违基本人权规则的法案。比如种族灭绝,强迫少数民族改变信仰、改变语言文字,对低智商人群实施阉割以改良基因等等。很明显,这次的国会改革法案根本与这些东西没有任何相关性。

    大约2010年前后,有个机构在亚太地区做过民众对民主理念理解的调研。发现大陆人与台湾人对民主制度的理解都差不多,民主就是“以民为本,为民做主”。通过这么多年对台湾民主政治的观察,个人认为台湾选民对民主制度的理解确实还处于非常浅的层面,受中国传统文化影响很大。尽管在一些国际民主指数排行榜上,台湾名列亚洲前茅,得分比美国还高不少,但实际上民主制度的稳固程度还远不如英美老牌民主国家。虽然近年来,美国两党恶斗非常厉害,缺乏共识严重,也爆发了一些违背民主制的事件。但总体来看美国人对民主制度的维护还是相当到位,在关键时候并没有被党派偏见蒙蔽双眼。这次纽约州对川普的审判就非常中立,而此前国会山暴乱事件更能说明美国行政机构对宪法的坚守。总之,台湾通往完善稳固的民主制度的道路还很漫长。

再说一个彩蛋,强推国会改革法案最有力的黄国昌议员,他之前是时代力量党主席,2014年太阳花学运领袖之一。

注1: https://fb.watch/sBDZaYlAe1/

注2:「國會改革法案」前世今生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

追寻意义一个自由主义者,一个摄影师,一个现代化起源研究者。关注政治学,政治哲学,历史学,历史社会学,政治社会学,经济学。
  • Author
  • More

论制度与文化关系兼民主素质论

绿色革命,杂交水稻与粮食安全

开明专制的悖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