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日书:不是软文

阿布拉赫
·
·
IPFS
·
这篇不是软文,但希望星巴克看见了能给我打钱。

一位朋友有次说,瑞幸一杯9块9了,你怎么还愿意交智商税给星巴克?

我说你记得当年的银河战舰么?就是齐达内、贝克汉姆等众星云集的皇家马德里,那时皇马像个暴发户一样,一掷亿金,买来一众顶级球星,恨不得整个首发阵容都是全明星,也因此笼络了全世界的球迷,但我从那时开始讨厌它,到现在也没有喜欢。

一切爆发户、一切炒作的行径我都不喜欢,尤其瑞幸还以“财务造假”起家。当年它东窗事发之时,我以为玩完了。没想到,竟然从此风生水起,赶英超美。我不太懂法律,但直觉认为瑞幸的成功是中国社会经济运行逻辑的缩影,是扭曲的。

瑞幸当年推出酱香拿铁,一时万人空巷,现在那东西还有人喝吗?像是淄博、像是哈尔滨、像是天水,一阵风的炒作,风过了,只留一地落叶。我常说,这些小城市轮番爆红现象,使得整个中国洋溢着一种不务正业专事炒作夺人眼球赚一波快钱就算的狂热气氛。仔细想,民众在这种炒作当中指哪打哪的现象,好像还并不单纯是种经济行为,它和小粉红们被煽动出征网暴别人在深层逻辑上有什么不同吗?不懂,看着反正有点像。

我几乎不喝瑞幸,当然也并不全是它的历史污点和炒作逻辑,更重要的是,瑞幸没办法提供星巴克所能提供给我的情绪价值。我喝咖啡其实没什么品味,跟我喝酒一样。人家说星巴克难喝,我没什么太大感觉。意大利人说他家咖啡好喝,我也觉得just so so,甚至还嫌意大利人小气。那杯子真小,杯子小就算了,还只装一半。

我喝咖啡,在家现磨是种习惯,在外面,是为休闲放松。我有时候会去星巴克工作,有时候会去读书,有时候,就只是在公司工作的午休时间下楼点一杯,然后窝在某个角落放放空。我所在的地方,能提供这样空间的场所并不太多。你甚至不用非得点一杯才能坐在那里,我觉得这提供了一种中国社会最为缺乏的宽容、或者说对陌生人的友善?我不太能明确表达,但就是这样。中国城市寸土寸金,人们习惯于在激烈竞争中刨食,但在星巴克,你也许可以暂时不用。

这是我喜欢它的地方,为此,就算是智商税,也心甘情愿地奉上。

七日书还有一日了,我写得越来越难。误会了,我以为是日记呢,结果都是命题作文。我真不会写命题作文,写着写着就要跑题。

这篇不是软文,但希望星巴克看见了能给我打钱。

好了明天见。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

阿布拉赫来自中国,很喜欢记录,不光写字,用APP记帐都一记十年。中国很大,但对一些人来讲,它又小到容不下一张安静的书桌。于是,在动荡的2019年,我怀揣着对世界的好奇来到Matters,从此很多扇大门渐次敞开。我很珍惜这里,希望继续记录生活,也记录时代,有时候发发牢骚,讲一些刺耳的话。
  • Author
  • More
读书笔记
28 articles

青鸟还是青乌?

游记
42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