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日书#3:我明年还要买茅台

枯北
·
·
IPFS
·
生活很苦,花一点钱给生活加点甜,这是我目前理解的幸福。

第四天(7月4日)
在一段關係裡,你有沒有一個化被動為主動的時刻?無論是愛情、親情或友情。

开始写作时间:2024年7月4日20时40分。


中式家庭里长大的孩子,多多少少会经历过一个被父母严加管教的生活状态。这意味着在人生将近十八年的时间里,可以说都是在被动地生活。听话是一种美德,我们这个国家、社会和家庭完美地配合,从孩子开始压制主见,打断脊梁,塑造柔顺,消灭反叛。我不知道有多少比例的同龄人是例外,但我知道我不是那个例外。

我对我的大学四年生活,并没有很深刻的印象,甚至回想起来觉得厌恶那时候的自己。我最近几年才想明白原因,由于我并没有切断家里的经济联系,我的生活缺乏主动改造的基础。从某些层面来讲,父母的教育让我在应试教育体系里面获得成功,但是他们的观念仍然是好好读书就能找到好工作就可以赚钱。然而他们不知道的是赚钱的能力也是稀缺的,考得好并不一定能在经济上获得独立。我深受他们的观念的影响,曾经想要去追求一种自由散漫的读书人的生活,全然忽视了自己毫无经济基础去实现这样的自由。

当然,我并不埋怨我的父母,他们在他们已有的认知能力里做到了最好,而有些经验他们也无法传授到我。我们这个社会阶层之间的观念与思维方式的差异类似一种维度差别,即使是我出门在外见识了很多维度,仍然有些维度是我无法想象的,遑论年轻时候也没怎么离开过家乡的父母。

我成长于改革开放的年代,资本主义在事实上席卷了全国。但我似乎一直在远离这个体系,我不知道如何在其中安放自己的生活。在价值观塑造的时期,我被动接受了父母的生活方式,他们极致地在节流,他们的财富增长方式完全来自于节俭的生活,他们以此为骄傲。然而他们并不懂得如何投资,如何使自己的财富跑赢通胀,只是朴素地相信国家和银行不会倒闭,存定期存的是未来的安稳。

从我有了一小笔自己的积蓄开始,我尝试去主动理解金钱,去体验一些父母无法教会我的东西。我开始敞开胸怀,接受消费主义的各种荼毒。但我的出发点是我要享受一些美好的东西,生活很苦,花一点钱给生活加点甜,这是我目前理解的幸福,至少比单纯地存钱幸福。

我也觉得父母的生活过于索然无味了,我试图给他们带来一些刺激和改变。

今年回家过年,我路过免税店买了一瓶茅台,父母如我所预料般觉得我破费了,想要留着这瓶酒,到“更重要”的时刻再打开。

而我坚持要今年年夜饭就喝掉它,为什么非要延迟满足呢?也许他们总觉得现在是不够重要的时刻,现在享受生活总有负罪感和不配得感。但我觉得一家人团聚的此时此刻,我们忙碌了一年终于有喘息的几天,就是最值得享受的时刻,而且我妈妈做饭菜的手艺很好,就应该美酒配美食。我想要告诉他们,你们自己让自己苦了半辈子,也可以享受一些好东西。

不只是今年,我明年还要买茅台。


结束时间:2024年7月4日21时16分。用时36分钟。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

枯北不合格的造论文手艺人。 跑步爱好者。 涉猎人文与社会科学各种文字的翻书匠,也算是研究者。 写作计划:生活杂感,读书笔记,影评
  • Author
  • More

七日书杂想

七日书
14 articles

七日书#3:我与奶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