儀式感到底重不重要?

淡淡晴空
·
·
IPFS
·

年輕時,我是一個頗有儀式感的人,喜歡不同的節日來臨並慶祝,可是隨著歲月漸長,節日過得多了,都是千遍一律,也少了過節的期待感。

特別近年,每逢過節反倒成為了商家吸血的日子,情人節餐廳只有情人節套餐,母親節去吃飯,飯店也只有母親節團餐。零售百貨也在推廣節日的套裝禮品包,當節日變得越來越商業化,好像就失去了其本來的意義,而我也不再期待和慶祝節日。

這樣的情況持續了一段時間,直至小孩長大,他們很期待不同的節日。

女兒期待聖誕節可以吃大餐,兒子期待農曆新年可以收紅包。他們更期待自己的生日和每一位家人的生日,這些日子都是大家一起慶祝的時候,為他們平凡的日子增添一點色彩。

我和先生本來也不是重視儀式感和節日的人,但為了孩子。我們重新的過上有儀式感的日子。

看著孩子過節的笑顏,總會勾起我小時候期待過節的心情,和熱鬧歡快的情景。

成人過了很多節日,可能已經沒什麼期待,但是有小孩後,我常常覺得是將人生重新活一次。

我陪伴他們長大、學習、分享他們經歷人生眾多的第一次,欣賞他們的笑顏,也陪著他們悲傷。

在沒有孩子時,我覺得儀式或許有點多餘,但當有了孩子後,我了解到儀式對成長是相當的重要。

這後來在我讀《中年之路》也有印證。

作者說現在的青春期已經由十五歲開始延長至四十歲,有些成人的心理還是處於青春期,沒有長大。

其中的一個主要原因是,現代人缺乏了一個由青少年跨到成人的儀式。

在一些土著的部落,都會在十六、七歲有一個成年的儀式。讓這些青少年的心理有一個覺醒,要從少年進入成人,他們會離開父母獨立成,也會有一個新的名字,代表成為了一個成年人。在古代的中國也有女子的笄禮和男子的冠禮代表著真正的成年。

然而,在現代,青少年從少年到成年好像沒有一個特別的儀式。而且大多數還是與父母同住,受父母照顧。

身體與年齡上的成長,並不能真的代表了心理年齡,那些人好像長大了,但其實只是在模彷著成人行為的小孩。

另一個令人無法真正成為成人的是神話,古代大多數人都信奉神話,神話故事的人物是心靈的支撐,讓我們能夠過渡這個心理關口。

而現代人大多不再信奉神話,我們少了一個楷模,在成長的路途變得孤獨,要獨自奮鬥,獨自摸索,也是很多人難以蛻變的原因。

在了解到這些之後,我覺得儀式感是重要的,滲透著一些前人的經驗與智慧,只是現代有時慶祝與表現的方式有點變質罷了。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

logbook icon
淡淡晴空主要寫育兒、身心靈成長、有時寫小說。(其實最愛寫小說。) 閱讀時做一個純讀者,寫作時做一個純作者。不互拍,不互追。 可以追蹤我的臉書:https://www.facebook.com/skymingmingQ
  • Author
  • More

短篇小說:《邪神竟是我一手促成的》

短篇小說:《請你用盡全力的活下去》

短篇小說《重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