牆畫達人陸海天:高手蟄伏,老大廈成就鬧市綠洲

Will Leung 梁景鴻
·
·
IPFS
·
區外人或會疑惑,森林跟太子好像沒有明顯關聯,但身為住在長寧大廈的街坊,他指大廈的住戶普遍年紀較大,希望在這裏一直住下去,花草樹木是他們覺得親切的主題。
{牆畫達人}陸海天(曾憲宗攝)
原刊2024年3月10號明報星期日生活1101期〈童年現在一般喜愛〉;原標題:{牆畫達人}陸海天 高手蟄伏 老大廈成就鬧市綠洲

太子長寧大廈上月從普通淨色唐樓,變成「大樹與天空」後,引起大量關注。記者採訪牆畫推手、長寧大廈業主立案法團主席陸海天時,有租戶經過興奮讚歎:「好多人欣賞你啲嘢,任何電視都有,好叻!這是你的成果!」原來這個大叔是個設計師,現在把藝術視為生命追求。選擇在金魚街旁畫森林,而不是金魚或更矚目的圖案,也有一段故事。


旺區雜亂反而更有趣

陸海天58歲,僅比長寧大廈樓齡小1歲。他於1980年代成為大廈居民,只曾因到英國京斯頓技術學院修讀藝術、立體和室內設計課程而短暫離開。長寧大廈是陸海天從前與長輩同住的地方,現在則是自己與子女的家。

區外人看太子,或會想起花墟和金魚街。對陸海天來說,太子是旺角中頗特別的社區,金魚街、寵物街、花園街和排檔街,都是太子的一部分,到假日還會有很多外籍人士在水渠道花園聚集,好不熱鬧。「過了太子道,又有運動場和警署,很多特色店舖亦在西洋菜街,即係好多特色嘢聚埋一齊。」

美國作家Jane Jacobs在都市理論經典The Death and Life of Great American Cities中提出,城市活力因多樣性而生。與整齊劃分、鼓勵秩序和效率的城市規劃相比,一個空間被混合使用,人口和街道密集,新舊建築混雜其中的社區,在人們的互動下會變得更健康、友好和安全。

10年前萌生美化想法

雜、亂、髒,是不少人對太子的印象,陸海天不否認,反而認為這是好事:「雜亂是一定,但我覺得沒問題。我們在旺角住很多年,已經習以為常。雜亂反而多層次,有不同的特色在裏面,就有趣。」長寧大廈自身恰是混合使用的示範,地下有水族店和寵物店,一至五樓也是商戶,如有十多年歷史的武館;更上層的單位,則是民居,包括劏房戶。陸海天說,這樣的空間組成,是因為大廈的地理位置屬於旺區,不同人爭相租用。「有人話太子太密集,唔係好住得人,但我們的街坊好多把這裏視為安身之所。」

10年前陸海天已有為這幢大廈美化的想法。地理位置上,太子是油尖旺區與深水埗區的邊界,「成日講油尖旺、油尖旺,其實我們相當於一個油尖旺的一個gate(關卡),值得去美化」。因應區內大廈林立,他今次設計的牆畫,正正想為街坊提供一片綠洲。

圖為已結業的南丫島意大利餐廳Pizza Milano外的壁畫,是陸海天從英國回港後受店主委託所製。(陸海天提供)

藝術家偶然當上法團主席

要能成功把牆畫畫在長寧大廈,陸海天說「好多好多巧合集合在一起才行」。「長寧這次做到,是因為我是法團主席,可以直接提出議程,smooth(順暢)好多。如果一個人沒有做法團,只是outsider(外人),那就很難提出想法,會遇到很多反對聲音和意見。」在2014年,長寧大廈業主因對原本法團主席的作風不滿,推翻他後,再推舉陸海天任新一屆主席。他現在已跟不少居民熟絡。

但有主席身分的便利,仍不足夠。若非數年前,屋宇署因發現長寧大廈外牆有裂痕,令法團做檢查工程,和驗樓驗窗,法團不會無端端在整幢大廈的外牆搭棚。陸海天不敢想像,單為美化外牆,提出讓業主合資負擔市面公價最少100萬元的搭棚費用。「開頭屋宇署話外牆有裂痕,好彩我們的工程承辦商檢查後,發現不是結構問題,用專用物料修補牆壁後便可解決。而我們就借了搭棚的機會,在外牆髹油。」

為把牆畫項目的開支控制到最低,使業主容易接受,陸海天沒有特別收取牆畫的設計費,也慶幸得到塗料公司SKK(HK)贊助油漆,最終每戶只需合資約1000至1500元就成事。「有的業主質疑我做不做得到,我就話我親自出去做,有信心做到。第二是錢,每份(有的單位比較大,需付1.5份)你畀1000元就可以。」見證陸海天突破多重難關,連SKK(HK)的總經理曾嘉慧都感詫異,她表示這麼大座兼多業主樓宇外牆畫項目,在香港應該是第一次。

長寧大廈去年初因檢查等工程搭棚,法團主席陸海天藉此計劃美化外牆,說服業主合資讓他完成心願。(Google Map街景圖片)

考取「平安卡」 爬棚架度尺寸

檢查工程在去年年頭開始進行,牆畫的工序則在今年2月初完成,趕及農曆新年前完工。陸海天因有多年展覽、商舖和室內設計的資歷,也在公餘時間繪畫,於工程開始前,已畫好牆畫草圖,在法團會議提出計劃。然後他再逐家逐戶「洗樓咁滯」宣傳,動員超過半數業主投票,也得到過半票數支持他的計劃。

陸海天說牆畫草圖用幾天就可以畫好,但執行前還要微調細節。他為完成這次項目,考取強制性基本安全訓練課程(俗稱「平安卡」),續爬到棚架上為每戶的窗戶和冷氣機量度尺寸,掌握好整體牆畫的大小,才開始下筆。由於設計圖涉及27種顏色,他和3個油漆工人每天上漆前,都要準確知道在畫哪些部分,和要帶哪些顏色的油漆。

「是摸着石頭過河,一開始不知道夜晚沒太陽做不做得到呢,後來才搞得清楚,發現夜晚看顏色不準確,只能在日間上漆。」幸好他沒有畏高,不然在狹窄,被冷氣機、屋簷阻擋的棚架空間上,應該會嚇得半死。

陸海天說大廈牆畫的大樹沒有參考特定品種,但平日做街景速寫時喜歡畫樹,尤其喜歡榕樹。(陸海天提供)

城市地景並非壁畫、塗鴉

牆畫運用了不少曲線,從多種暖色配搭,可以看到設計者的童真。不過,陸海天平日比較喜歡畫的,其實是幾何抽象畫,有時更涉及宗教元素。選擇在自己住的大廈畫樹木與天空,是考慮到建築物牆畫不是個人作品,不是mural(壁畫)、fresco(濕壁畫),也不是graffiti(塗鴉),需要顧及所有住戶或商戶的觀感和接受程度。「設計一定是愈少人質疑愈好,如果畫我平時的畫,或畫金魚、水底,可能會有人問我:你搞咩啊?」此外,牆畫是城市的地景一部分,如果太搶眼,可能增加交通意外風險,「太過standout(突出)會有很多問題產生」。

但為什麼是森林?記者能看出牆畫上的白鴿,和臨近公園的白鴿群呼應,也知道天空部分和藍天有時會融為一體,但其他視覺元素跟太子有什麼關係?陸海天解釋,綠化、森林的概念,比較容易讓業主接受。他曾提出3個方案:淨色、紫色為基調的簡單圖案牆畫,以及目前的版本,後者得到最多業主投選。

他明白,區外人或會疑惑,森林跟太子好像沒有明顯關聯,但身為住在長寧大廈的街坊,他指大廈的住戶普遍年紀較大,希望在這裏一直住下去,花草樹木是他們覺得親切的主題。「他們都希望綠化社區,現在水渠道有個小公園,有些樹很好,牆畫可以延續綠化,尤其這裏周圍都是大廈。」

他強調做牆畫一定要尊重街坊看法,牆畫對於社區的意義比創作者怎麼想更重要。最終的成品,在他眼中有個完整的結構:長寧大廈變成一個大森林空間,裏面每天發生很多事,有不同情緒,而每個窗口裏面的住戶或商戶,都是這個空間的一分子。

陸海天對宗教、信仰和幾何圖形感興趣,平常多畫抽象幾何畫,與長寧大廈外牆的畫風頗有差別。(陸海天提供)

受王無邪、趙無極畫風啟發

陸海天曾在設計界工作超過30年,但他說自己更享受公餘時間自發繪畫。不少客戶期待裝潢顯豪氣,不會思考空間本身特性,讓他興趣缺缺。公餘時間,他更享受自發繪畫。陸海天曾在南丫島榕樹灣附近,已結業的意大利餐廳Pizza Milano繪製壁畫,也於1990年代受本報委約,為「星期日明報」的「一期完小說」設計插圖。

他說最欣賞的畫派是前拉斐爾派(Pre-Raphaelite Brotherhood),題材涉及神學和莎翁劇作,而個人的畫風,就受王無邪與趙無極等畫家的現代水墨抽象畫影響。他最初用塑膠彩作畫,後用蛋彩,最近也開始應用室內設計的技巧,用現成的植物和樹枝製作雕塑畫(sculpture painting)。尺寸多為正方形,適合呈現幾何圖形內容。

陸海天告訴記者,他曾經大病兩次,康復後警醒,若有想要做的事,就要快點去做,因為「可能聽日就冇得做」。問他最喜歡哪一種媒介,他說多種媒介都是正在探索的方向,亦計劃進修藝術,正在整理作品集,梳理自己的藝術旨趣。如果有機會,他更想延續為建築物製作牆畫的計劃。他建議,如果其他業主也想在私人大廈製作牆畫,不一定要像他這樣做整幅牆規模的牆畫,也可以單畫一面或在小範圍進行。他指如果附近的垃圾收集站,或其他區更適合製作牆畫的7層高唐樓,需要協助,他也樂意幫忙。

「好似南美的牆畫,已經是國粹,1930年代時,美國很多Art Deco(裝飾藝術風格)建築物,都會邀請南美牆畫師作畫。現在很多人來長寧打卡,最好外國媒體都來看看。如果香港也可以發展牆畫文化,變成一種走出本地的東西,我就當然很開心。」

文˙ 梁景鴻
{ 圖 } 曾憲宗、受訪者提供、Google Map街景圖片
{ 美術 } 張欲琪
{ 編輯 } 朱建勳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
原文網址:https://news.mingpao.com/pns/%e5%89%af%e5%88%8a/article/20240310/s00005/1710000434810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