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前台实名制:再收紧的言论空间和Up主们“被开盒”的恐惧

歪脑
·
·
IPFS
2023年10月23日,中国主要的互联网平台抖音、微信、微博、快手、小红书、B站、百度与知乎等在各自平台发布声明,将分批次引导粉丝量在50万以上和100万以上的自媒体账号,在个人主页展示真实姓名。

原文刊载于歪脑

文|孟兔
原文发布时间|04/17/2024

从2023年10月底,吵的沸沸扬扬的中国大V前台实名制已经逐步落实。2023年10月23日,中国主要的互联网平台抖音、微信、微博、快手、小红书、B站、百度与知乎等在各自平台发布声明,将分批次引导粉丝量在50万以上和100万以上的自媒体账号,在个人主页展示真实姓名。

其中,微博在公告中说,前台实名的实施正是为了推动大V承担起与话语能量相匹配的责任,从而进一步推进网络舆论生态治理。抖音和小红书则在公告中称,规定将进一步提升头部账号的可信度。并且希望能透过前端实名,减少网络暴力带来的影响。

这一举措,在去年带来了很大的回响,一度在微博热搜榜排名前列,不少博主人人自危,B站、今日头条、微博、小红书等内地大型网络平台上,许多博主开始自主清粉删帖,甚至不乏有人决定退圈退平台。

原本这一说法,在2023年10月时一度被认为是网络谣言之一。但随着时间走到2023年11月底,官方正式出台了文件。时至2023年12月,短短一个月的时间,微博首先进行了一波大V开盒,将政治经济娱乐等头部大V的真名公诸于世。

其他网络社交平台紧跟其后,2024年1月,B站头部主播逐步实名。对于这种作法,民间戏称为“官方开盒”。

再被收紧的言论空间

歪脑记者早前采访了几位不同领域的网络博主,对这项政策有不同的看法。Y女士是一位以女权和评论为重心的网络社评者,早前活跃在微博上,为女性性别平等问题发声居多。

在她看来,这次的实名制,是只是官方进行的“又一次”言论紧缩。

“言论紧缩不是一天内发生的,而是一点点被蚕食。”Y女士这样认为,她一开始活跃于微信公众号上,在2016-2019年微信公众号还在上升的时期,或者说对微信公众号的言论收紧尚未严查的时期,她一篇微信文章的阅读量能超过三十万。但随着公众号审查越来越严格,Y女士开始在微博发布较为简短的评论,一条一条去测试尺度。

“这一次只是再一次的言论紧缩,或者说,是让网民共同参与的一次集体猎巫。”另一位博主Z先生,在这一点上的看法和Y女士不谋而合。

事实上,言论审查和个人信息实名,早在2014年左右就在中国全面展开,如果想在中国互联网平台上发布评论,必须要经过实名认证。一开始是后台网络实名,需要登记身分证、手机号等资料才可进行注册和发布言论,后续则发展成要进行身分证拍照,如今更要进行人面识别,部分平台和系统甚至是需要手持身分证来进行审核。在网络大v前端实名前不久,各大平台开始实施IP地址前台展示,如今即使是评论区,也会显示评论者在发布评论时的IP地址。

“官方有一种说法是,这种显示IP的行为是为了减少网络霸凌和暴力,让键盘侠们在进行言语暴力时能够再三思量,但明显现在的效果适得其反,反而引起了更多地域上的贬低和歧视。”Z先生这样说,“如今大陆的网络女权盛行,许多时候男性略为评论一些可能涉及歧视的言论,就会被猎巫一样捕捉IP,直接被上升到地域矛盾。比如比较广泛影响的就是山东和广东,说错了一句话,都有可能被直接上升到看IP知人品的地步。”

他认为这并不是一件好事,无论如何,互联网都不能只有一种声音。当人们开始由于地域IP所在而不能畅所欲言的发表观点时,这何尝不是另一种网络暴力。

而仅仅是IP地址公布,已经令人开始有言论收紧,无法畅言的不安。前端网络实名化对于各个领域的博主而言,更是令人担忧。

经过多年的网络耕耘,Y女士在微博积累了一定的粉丝,虽然此次官方针对的是50万粉以上的大V,但她已经开始感觉不安。

“我一直致力于为女性发声,所以在圈子内也算有点影响力。比如之前某新创咖啡机品牌,用女性的肤色和皮肤比喻咖啡。我会直接在微博上挂上该品牌,三小时后就会得到道歉,对方也会直接撤掉广告。我觉得自己是有参与到一个公共教育的环节,也是一个为弱势平台发声的机会。很多国家和地区都有相应的法例和法规去维护弱势群体的利益,比如台湾就有反歧视法。”她认为中国在这一块有所缺失,“这种弱势个体的权利很容易被践踏。”因此微博这种公众空间,更应该被视为一个可以给弱势群体争取权益的地方。

Y女士认为,其中的大V们,即便是为了自己的流量也好,人气也好,但凡愿意为弱势群体出一分力,转发一下,其影响力都能给予弱势群体一定的帮助。而如今这种前端显示真实个人资料的方式,无疑中是增加了这些大V们伸出援手的成本和负担,变相的消解了民间发声的影响力。

“我们有一种说法,叫微博治国,微博维权。其实就和以前去找新闻媒体报导的作用是差不多的。众所周知的原因,有一些人遭遇了不公正的待遇,尤其是小地方的人,没有上诉维权的渠道,只能藉助媒体去发声。但是现在的中国传统新闻媒体,一来是随着时代发展逐渐影响力弱化,二来也被政策搞到越来越无法发声。所以许多人只能求助于网上大V的影响力”Z先生说,“这一点,我自己看来是双刃剑,有好有坏的。有些人确实是从网上得到了声援和支持,即便法律上可能还没能保障他们的权益,但至少在互联网上能够得到人们声援和经济上的支援。但因此反转的例子也不少。早几年也有不明真相的网友看图说话,断章取义,实施集体网络暴力导致当事人不堪重负跳楼的。”

他认为网络应该规管,但不可完全以此断绝言路。“现在已经完全后台内部个人实名化了,如果言论太过分的,自然会有网警处理。这个我觉得是可以理解和支持的,毕竟网络也不是法外之地。但是如果直接把个人资料放去前台给所有人看到,那就不合适。那就变成了人治,变成了猎巫,相当于变相的鼓励人和人之间内斗。”

“之前的规定,如虚假内容转发超过500,则发布人会被定罪。这个我觉得是可以支持的,毕竟造谣一张嘴,辟谣跑断腿。发布了不实言论,自然也要承担相应的后果。但是如果官方直接给开盒了,那可能导致的结果就是,就算是真话,也没人敢说了。”Z先生说,“毕竟一段话发出来,总有各自不同的立场和想法。就像之前江歌案一样,大部分网民支持江歌妈妈,也有一些人是支持刘鑫,这个东西你没有办法让所有人的思想完全统一站一边的。大V们的粉丝多,潜在的危机也多,万一说的话触及了一些粉丝的痛点,里面有一个思想偏激的激进分子,那就是人身安全问题了。”

小Up们主“被开盒”的恐慌

这种恐慌并非空穴来风,B站一名up主在被官方强制前台实名后,开玩笑式的录了一段自我开盒影片。在他的影片中,我们看到,B站分阶段的直接公布了所有符合政策要求的UP主姓名。这位博主在百度上自己搜索了自己的真实姓名,其中甚至有其小学时候的作文,精确到了小学名称和班级。

接着,其评论区也有粉丝根据这位up主的真实姓名,搜出了他的其他资料和照片。

在抖音以cos作为主赛道的小草也因此感到了担忧,她是抖音颜值向博主。小草认为实名化可以对于吸引粉丝和流量而故意歪曲事实发布不实信息的博主进行打击。但是对于她本人来说,则会有安全隐患。

“我是女孩子,会很担心被有心人利用信息查到自己的真实情况。尤其是颜值主播,我们所拍摄的视频和直播,在镜头里其实都有化妆和滤镜的,一来真人看起来,肯定和镜头里有不一样。这种情况其实很容易造成所谓的粉丝塌方,质疑我们是不是骗人。对我来说,这种情况还稍微好一点,更可怕的是有可能遇到太狂热的粉丝,直接开盒找到所在地的话,会对人身安全造成很大的隐患。”

“本身颜值向的博主就容易收到一些骚扰私信,我都不敢想如果哪天要变成全面公布个人资料。会不会有人把这些骚扰的手段,从晚上的私信变成线下的蹲点。”小草这样说,“我在网上做颜值向,有时候的cos服难免会比较性感,但这是工作,并不代表我在线下会愿意接受这样的骚扰。”

对于网红真容和线上的巨大差距带来的落差,在今年过年时发生了这样一件事。2024年年初,大陆网上流行了一份“网红大拜年”文章,除了公布各网红的真名,还有本尊照,超大的反差让许多粉丝直呼崩溃。不光是真人网红,连许多虚拟主播也未能幸免。

W先生是一位虚拟主播爱好者,他喜欢的主播这次“不幸”中招,成为了“网红大拜年”中被开盒的一员,他承认自己感觉“落差很大”。“虽然有心理准备,但是没想到落差这么大。”他对此并没有怨恨虚拟主播,反而不太高兴官方开盒的作法。“我看虚拟主播,就是为了二次元的一种造梦。其实我也想过虚拟主播皮下(真人)长得不好看,但我喜欢的就是这种营业形象。官方这样一开盒,等于把梦想打碎。逼着我去直面主播长得不好看这一事实。我觉得这不是主播的错,只是我也没办法去忘记这件事,继续粉下去。”

被开盒后的主播可能遭遇什么?以虚拟主播七海nana7mi为例,因遭钓鱼网站开盒,被公布了家庭住址,遭到黑粉上门围攻。不少博主担心,一旦官方公布了真实姓名和IP,这种开盒的难度也将大大的降低,博主本身的人身安全也得不到相应的保护。

即便不是以虚拟形象作为卖点的主播或者博主,被开盒和人肉,本身也是一种网络暴力的伤害。Y女士早前在微博因为一些言论,被爱国大V挂过。当时还没有官方的IP显示和真人前端实名,但Y女士已经被人肉搜索,公开了真实姓名。对于这次的前台实名制而可能造成网络暴力,Y女士表示对于她个人而言,已经无所谓,因为早已经“遍体鳞伤”。但是她的一些同温层朋友,对此十分愤怒,准备卸载微博。

此政策公布当日,各大网络平台的股价均有不同程度的跌幅。其中,微博跌3.5%,哔哩哔哩跌2%,知乎走低2.3%,快手跌1.8%。

并不平等的规管政策

如今距离中国网络前台实名制已经过去了半年时间。是否真的遏止住了造谣和网络暴力,目前没有确切的数据查证,尚且无法得到结论。小草认为,如果网络前端实名进一步推广,伤害的只会是她们这类没有太多后台和背景的素人主播。而对于一些有公司运作,或者后台的人来说,网络实名不过就是一个笑话。

今年1月份,有网友留意到在今日头条这个平台上,小米集团的CEO雷军,其个人真实姓名却显示为刘伟。对此,雷军的回应是:我的账号是公关部帮我注册的。随后,其个人资料改回了真实姓名雷军。而一些头部的博主,本身的帐号申请时填报的个人信息,也并非其身分证上的真实姓名,而是来源于经纪公司或者运营者。

“这个政策,其实最终逼迫的还是素人,某种程度上就是逼着素人博主去投靠资本。”Z先生这样认为,“开盒门槛变低了,素人博主从一开始身分认证上就已经吃了亏,被网爆的风险增高了。如果博主身后有公司或者经纪人,就能降低或者抗衡这种情况。这种就是变相的逼着素人去加入公司。加入公司以后,尤其是一些社论社评的博主,言论一定会收到公司的规管控制,那到了最后还是等于言论收窄。”

对于并非主播的普通网民来说,这种官方开盒的行为似乎对他们本身没有造成太大影响,有些站在官方的立场,认为这是一种“维护国家稳定”的措施,对社会治安稳定很重要。刚刚退休的陈先生认为早几年的网络氛围就是“乌烟瘴气”,尤其是19年香港反送中运动后,紧接着疫情时代来临,导致网上“胡说八道,说什么的都有。”

他是这样认为的:“肯定这些东西是需要受到国家管控的,要不然每个人都上去乱说一通,乱造谣,那老百姓该听谁的?这样肯定是会乱的。你看像疫情那会,随便一个谣言说一说,就能造成大规模的恐慌去抢盐。如果当时有了这些前台实名制,那些人肯定不会乱说。”

陈先生认为实名制有助于看清一个人的真实嘴脸和政治立场,对于鉴别外国势力对国内的侵蚀,有很大的帮助。“而且显示IP所在地和实名也没什么不好嘛。有些人一直在散播伤害国家的言论,你现在一看IP发现是在美国。这就是明显的外国势力在分化我们中国,群众的眼光很雪亮,一下就明白什么应该信什么应该不要去相信。”

一直致力于维护女性权益的Y女士,并不惧被“示众”,她表示“已经习惯了”,还是会一如既往的进行自己认为正确的事情,也不会因此改变对微博的使用习惯。她认为某种程度来说,这种“示众”的方式,对执政者本身也会造成反噬。

“比如,某爱国大V天天说着爱国,结果自己的IP在美国。或者跟着真实姓名一查,爱国大V其实国籍早就不是中国了。”Y女士说,“这种用魔法打败魔法的方式,也不失为一种讽刺。”

(为保护采访对象隐私,文中受访者皆为匿名)

歪脑网站
歪脑Instagram
歪脑Youtube
歪脑Facebook

All rights reserved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

歪脑歪脑是为讲中文的年轻一代度身定制的新闻杂志。歪脑以鼓励独立思考为本,力图为观众读者提供另一种看世界的眼光。歪脑欢迎坦诚的对话,希望建立起一个多元、真诚、安全的线上社区,碰撞出无边界的知识江湖。 www.wainao.me
  • Author
  • More

蜜雪、Temu、Shein的“廉价中国”时代——巨兽的养成和制度的反噬

鸟飞累了 何处落脚?那些彷徨在海外的独生子女父母

两岸夹缝中的流量密码:当陆配和陆生成为YouTub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