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城里人对农民的歧视有多深?

追寻意义
·
·
IPFS
·

2018年,我偶然加入过一个腾讯谷雨的作者群。腾讯谷雨是腾讯新闻频道的一个纪实新闻栏目,主要关注一些受忽视的个体人物的命运。当时群里有个荷兰留学归来的社会学博士,博士论文研究的是中国工厂的女工生活。为了收集素材,她曾经进厂打工半年。她文章里描述的女工生活当然是令人值得同情的,不过作为解读范式(参看赵鼎新《解释传统还是解读传统》)的作者,她的文章除了在末尾骂骂资本家的压迫剥削之外,并没有对这种现象的形成和解决做任何分析。群里的成员在思想观念上大体上大都持有跟她类似的同情弱者的左翼立场。有一天我转了一篇新闻到群里,这条新闻报道的是苏州农民工子弟(因为民间自建的农民工子弟学校被政府关闭)被苏州政府安置到一所公立小学暂时借读遭到这所小学家长激烈抵制,我原本以为这样一条新闻能获得他们对农民工子弟的同情。结果大大出乎我的意料,群里绝大多数作者几乎都站在苏州小学家长的立场上,反对政府将农民工子弟暂时安置到公立小学(其实政府只是借用了原小学部分建筑和场地,借用部分与小学主体之间用铁丝网隔开)1。至于反对的理由,跟那些家长一样,就是担心这些农民工子弟的存在会影响苏州本地学生的学习。至于农民工子弟失学怎么办,对他们来说从来就没有想过。他们认为农民工子弟就不应该进城。

苏州市民抗议农民工子弟入读勤惜小学

    作为一个从高中开始就关注三农问题的人,我对温铁军非常熟悉,早在2007年樊百华先生就写过一篇《“坑农”厉鬼温铁军》批评他对农民的歧视。温铁军在三农问题上的看法跟秦晖几乎是完全相反的。秦晖支持地权归农,买卖自由,结社自由(农民自发组建合作社)。温铁军支持土地集体所有(实际上半国有),农民不允许买卖土地,国家可以强征土地。温铁军不允许农民自由买卖土地最有名的理由是,如果农民有权买卖土地,那么农民就会轻易地把土地卖掉换酒喝挥霍一空,等到城里经济不好农民工失业,城里赶他们回乡下就会无地可种,社会就要大乱。如果在经济危机时期,农民在老家还有地种,政府就能赶他们回乡种地。那个时候,只有少数关注三农问题的人知道这个人,温铁军知名度有限。2011年,自媒体兴起后,温铁军在B站的视频爆火,多个视频播放量超过300万,付费课程的视频播放量平均也在80万以上,成了知名网红。不仅如此,温铁军出的几本书在豆瓣的评分超高,全部都在8分以上,一本9.1分,3本8.9分,而且打分人数接近1万,绝对不是那种冷门书靠铁粉支持获得超高分。温不仅在B站和抖音上,甚至在豆瓣都被许多人称为“经济学大师”。事实上温铁军大学是学新闻学的,1999年读了个在职经管博士,没有受过正儿八经的经济学训练。

    支持温铁军的不仅仅是左派,小粉红和工业党。笔者这几年时常在一些自由派讨论群看到有人提起温铁军,虽然大多数情况下是批评他,但偶尔也会遇到支持他的自由派。我一个在网上交流很久,在很多方面观点都十分契合的朋友,他还是一位姨粉,典型的右翼自由派,唯独在三农问题上跟我观点不一致。三年疫情期间他认为中国存在粮食安全问题,因而支持政府在农村推行的抛荒地强制中粮政策。我作为一个长期关注研究三农问题知道分子,我知道:1.中国并不缺粮 2.中国种粮不赚钱 3.中国种植粮食的成本很高。所以,政府为了保护所谓的“粮食安全”强迫农民种粮,对农民收入是有负面影响的,所以我跟他说,如果政府提供专项补贴或者把粮价提高到现在的3倍,我就回家种粮。平心而论中国自胡温时期开始保护价收购粮食以来,对农业的补贴力度还是挺大的。中国国内粮价长期超过国际市场的50%,但是由于中国的自然禀赋在粮食种植上实在没有什么优势,粮价即使翻倍,农民收益也很有限(个体农民而不是包地的大户)。这里面令我感到悲伤的不是我们之间观点有什么差异—如果仅仅只是对事物的看法不同这很正常,而是他其实没有意识到农民没有任何义务为国家牺牲,为城里人牺牲自己的利益。在他的潜意识里,似乎国家缺粮就能直接强制农民供粮。

有人认为农民天生德性低劣

    前几天,我在微信群聊里再次看到一个观点跟温铁军类似的发言,刺激我在豆瓣发了一条动态吐槽这个问题。结果有94人点赞支持,20个回复,回复的基本上全是批评我的,这些批评我的留言获得了77个点赞。可见在豆瓣上能看到我动态的人中间,接近50%的人是支持温铁军的。可见在中国相对来说受过教育的这部分人对农民的态度是多么恶劣。

视平民窟为洪水猛兽

  在三农土地问题上,有支持地权归农的,也有反对地权归农,支持集体所有甚至国有化的。像华中乡土学派的贺雪峰就认为分田到户之后,农村公共事业衰落,耕地灌溉农民各干各的不能组织协作一起弄,所以他支持集体化。比如华生说自己一直都是偏向左派立场,更关注社会平等,所以他支持土地集体所有,以免农村土地买卖后贫富分化。我们官方的正统土地理论,逻辑跟华生类似,土地社会主义公有制才能保证社会平等。我们先不管这些理论正确与否,至少在他们的理论里面,农民的品德和行为与城里人是一样的。而温铁军最受其拥趸支持的那条理论,虽然比上述理论明显更受欢迎。但正如我在动态里指出的那样,这条理论背后其实有两句潜台词。第一,农民先天品德不如城里人,或者农民是缺乏民事行为能力人,跟小孩子差不多。如果农民是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农民即使是卖地后吸毒酗酒,那也是农民的自由吧。由于农民不是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是类似不满16岁的小孩子,他的行为需要国家的监督批准才行。国家是农民的监护人。如果我们把这套设定用城里人身上,那城里人就不能自由买卖房产,出售房产需要房产所在地街道政府的批准。第二,农民是二等国民,即使长期在城里工作,正常缴纳五险一金,也不配享有跟城里人一样的失业救济。一旦经济形势不好,农民工失业,就要把他们赶回农村自生自灭(疫情三年确实是这样做的。很多地方甚至不允许这些低端人口露宿桥洞,大冬天的出动城管在这些人的被子上浇水)。大家想一想,相比一般的种族歧视,这两条潜台词对农民的侮辱与不尊重要厉害多了。

    难道,中国的农民天生只能给城里人当柴烧?需要你的时候,你要给我做牛做马种粮食,交公粮,或者进厂打工,在工地当苦力;不需要你的时候,立刻给我滚回农村。大部分中国城里人认为这非常合理?如果真这样,那这片洼地离一个文明社会还远着呢!

1. 苏州勤惜小学事件,参考链接:https://kknews.cc/zh-sg/education/n3y4kb5.html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

追寻意义一个自由主义者,一个摄影师,一个现代化起源研究者。关注政治学,政治哲学,历史学,历史社会学,政治社会学,经济学。
  • Author
  • More

关于台湾国会改革法案的二三事

论制度与文化关系兼民主素质论

绿色革命,杂交水稻与粮食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