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日書|6.4之「Babuschka and the Sun」

MaryVentura
·
·
IPFS
·
跟屁蟲不吱一聲。她覺得圍圍真幸福,媽媽可以不在身邊。

第二天( 6 月 4 日)
寫一件最能讓你想起「家」的物件。
人們會以不同的形容詞來訴說「家」,比如是溫暖、幸福、束縛、想要逃離等。有什麼物件盛載著你對家的各種情感,又能讓你想起家的?可以跟我們描述一下那件物件嗎?

「你瞧,那粉色窗簾在陽光下透出的溫馨!」

「我藏在你肚子裡面,我能看到個什麼呀?還不是都聽你說罷了!」

「同樣藏在你肚子裡的,人家怎麼沒有抱怨,還不是一直認認真真聽著我說?就你嘴多!」

「⋯⋯」

「你不說話沒人把你當啞巴賣了。」

「⋯⋯」

「你還真不說話啦?不敢說了吧?」

「你要的不就是我的沈默嗎?」

——「粉色的窗簾?我怎麼不記得?」

「你當然不記得。有時候她把我打開以後,有一搭沒一搭地接著打開,一般到第三個就跑去玩別的了,總是留著你們最後兩個還套在那裡,真正拿出來透氣看看那粉色窗簾的機會掰著指頭也數得清。可不是記不得了喔!」

——「你說這麼半天也沒用,倒是幫幫我們倆想起來啊,別光你看!」

「你記得她媽媽回來的那次不?她跟那個跟屁蟲一樣的好朋友一起去上學之前特意把咱們統統拿出來,一個一個擺在玄關最顯眼的地方,說是媽媽回來一眼就能看到我們在迎接她,媽媽也能知道她帶回來的禮物一直被珍視著呢!」

「沒錯,那次恐怕是你們兩個被擺出來最長的一次了吧!粉色的窗簾沒看夠嗎?」

「得,你別仗著自己是老二,常常被拿出來就嗆聲小的,有意思嘛?!」

「⋯⋯」

——「對喔,想起來了,據說她媽媽最終會帶她到俄羅斯去呢!」

——「真難想像她那跟屁蟲小朋友怎麼辦啊,估計她就只有這一個朋友而已。我看她看粉色窗簾的眼神,怕不是家裡連窗簾都沒有吧。」

「行了,別說別人了,自己難得出來見見天日,說起別人倒是嘴下不留情啊,難為我每天肚子裡裝著你們這一堆活寶!」

「等等,別出聲,有人回來了。」

圍圍帶著她那個跟屁蟲朋友回來了,每次一進門探頭探腦的這個小孩好像什麼都第一次見,哪怕來再多次,她眼中也只有好奇和渴望。她陪著朋友來到空蕩蕩的家,圍圍徑直走到廚房,然後傳出一聲「你把它們一個個都擺出來吧,我媽下午回來。」跟屁蟲不吱一聲。她覺得圍圍真幸福,媽媽可以不在身邊。

【20分鐘寫完】


All rights reserved

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讀者送我情♥️♥️♥️

logbook icon
MaryVentura🌀回文詩人🌀 @字縛雜誌 Founder 書評外的話👉 https://liker.social/@MaryVentura
  • Author
  • More
書評•評書
148 articles

書評•評書|匡靈秀《黃色臉孔》裡的那麼多聲音,你聽得見哪個?

詩歌的形式
29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