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立決

李炜
·
(edited)
·
IPFS
·
第六天(7月6日)寫下一個讓你決定結束關係的瞬間。

ㄟ~ 昨天的結尾是不是把今天的題寫了 ,哈哈哈~~

那寫另一段好了,人生嘛,結束的時刻好像還不少嗎?

回想人生第一次立刻決定要結束關係是在小時候的某一次過年,那年很特別我跟著媽媽那邊的親戚孩子們一起玩(前情提要:我從小就有一種不知道哪裡來的自命清高,不太會講台語,也不喜歡媽媽打四色牌,所以與他們蠻疏離的⋯)

除夕那天,媽媽特准我們一夥人在吃飯後去商城逛逛,還記得那時候,他們嘰嘰喳喳不知道在計畫什麼,後來我才知道我們偷拿了一家店的小飾品,為了拉攏我(或是封口),也分了我一個仿銀的手鍊,我依舊記得,拿在手上,緊張,心跳的很快,彷彿是我自己做的壞事,回到家,我立刻把東西丟到抽屜的角落,不敢看,也不敢想⋯

初三吧,阿姨又來家裡打牌,最小的表妹看起來是最無害的,而且除了我哥,當時的我根本沒有所謂朋友,哥哥一吃完午餐就不知道去哪裏了,我帶著表妹去我最喜歡的秘密基地:新家的頂樓,那裡是老爸爸畫室的延伸,有搭了一個小加蓋,堆放了雜誌,畫具,各種雜物,也忘了我們在玩什麼,我就是個無趣的人,我也沒有什麼玩具可以逗表妹開心(重男輕女的生活,我所有東西都是哥哥用不要的,甚至腳踏車,是我哥不想玩的公路車,卻是我國中通勤最重要的交通工具)

就在沒注意的情況下,鐵門被風吹上,我們被困在樓頂了⋯

一開始我還自以為「馬蓋先」(哈哈,超有年代感的吧⋯)想辦法要開鎖救自己跟表妹下樓,但都沒有辦法辦法,我們還試著把東西往一樓丟,看看有沒有人注意到我們,也沒有⋯

好幾個小時過去,表妹哭了,我也不知道怎麼辦,只好一直拍門叫人,但大人們都在一樓打牌,根本不可能聽到,時間就這樣一直過去,我心中甚至有種絕望感產生,不知道這是不是人生第一次感覺絕望,總之,在黃昏的時候,突然有人打開門了,是來打牌的其中一個阿姨,她說她累了,本想去三樓的房間休息,聽到樓上有聲音,才想說看看發生了什麼事情⋯就把我們帶下樓了

下樓後,我委屈到我寧可死在樓頂,因為我成了所有親戚眾矢之的,所有的錯都指向我,甚至有人認為我是故意的,是不是把表妹帶上去欺負她之類⋯表妹只負責委屈的哭,什麼話都不說⋯

我沒有哭,我看著她們一個一個罵著的嘴巴在動,但我已經聽不到任何聲音,但現在想想,應該是人生第一次的解離,當下的我,心中已經已經切斷了所有他們的關係,我跟娘親也開始逐漸變得疏離,我不再是那個她說要帶我去哪裡我就甘願跟著的孩子,我覺得學校的朋友,更像我的家人(不過這又是另一個故事了)

總之,娘親後來可能都用我想在家念書為由,解釋為何我都不喜歡往親戚家走動,所以我才會獲得「只喜歡唸書,跟我們不同國」的印象,直到三十多歲,離家又回家,看見這些親戚,她們可能都不記得當時發生過這件事,但我也沒覺得失去這些關係對我有什麼損失,畢竟,後來哥哥染毒,表哥們脫不了干係,我很慶幸我很小的時候,我跟他們就沒有關係了⋯⋯

後記:這個小表妹,就是上一期那個關係複雜的主角之一 XD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

李炜专职当宇宙的尘土\兼职社会观察 小小工作室希望大家來賞圖https://www.facebook.com/profile.php?id=61557951756984
  • Author
  • More

0715生活雜記

跟酪梨的故事

『某一個面向』的總裁議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