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办公室的故事 2024-05

阿酷
·
·
IPFS
·
图片源自:https://www.pexels.com/

这个周五大家心情都非常沉重。因为这是我们要收到被博通Broadcom收购的威睿VMware报价的日子。

在周边的高等学府中,我们是相对比较早得到报价的,在我们之前只有科罗拉多州立大学的本校区,和同一个城市的私立大学,科罗拉多州科罗拉多学院两座学校拿到了账单,对于他们来说价格都是长了三倍左右。

所以,在我们的心里,多少也清楚我们的价位。唯一需要证实的是我管理的工程院的那个虚拟机群,那一片比全校的群还大。我们一直使用的威睿的教育折扣:三年五百块钱。

上次和威睿的推销员交流的时候,他们都不知道我们使用的教育折扣这个项目。这让我们的心都悬在嗓子眼儿。


中午十一点钟,大家准时上线连入Zoom。VMware的客户经理一上来一连串的自我介绍,还说为了已经都能混个脸熟,然我们自报家门。

短暂的寒暄之后,便进入整体,开始介绍现在VMware的产品。

与此同时,我们几个IT职工在自家的Teams上攀谈起来。

“上次和他开会就是说的这些吧?”一个同事问。

我说:“没错,一个字都没差。讲得笑话感觉都是掐着一个点说的。不会是录音吧?”

因为大家开场白之后,都把摄像头关了。这会是不是真人在说话,谁能清楚?

还有同事说:“完全是Déjà vu。”

老板的老板说,想让他说,看看他能不能想起来跟咱们说过这些话。

大家不同声色,继续听着。对我们来说最关心的价格;只要今天这一个小时的网络会议中给我们一个数字我们就满意。

客户经理口若悬河,洋洋洒洒说了十分钟,突然停住了。他说:“这些是不是我都跟你们介绍过了?这不是咱们第一次会面。”

我们强忍着,一本正经地说过,上礼拜咱们说过这些了。

客户经理恍然大悟。“我说呢,我这里有给你的价格,肯定都说过了。要不然我不可能拿到报价……这几个礼拜我不知道和多少客户开会了,对不住,都记不清楚了。”

我心说看出来了。一开始那个自报家门屁用都没管,我们介绍自己都是第二回了。

只见客户经理迅速将PPT换到报价那一页,说他对帮助客户省钱非常在意,所以给我们制定了两套价格。一个便宜;一个功能更多一些,所以会更贵。

看到PPT上面的价格,我们表面上没有任何表情,但是背后都炸了锅了;在自家的Teams上一通咆哮。

全校的VMware虚拟机群很小,在VMware没被收购的时候只需要交每年两万多的费用。在PPT上我们看到的便宜的套餐的价格是九万多;而功能更多的那个是便宜的三倍。

真是狮子大开口啊。这段时间,我们经常自嘲,可能买不起威睿了。自己夹Openstack吧。现在一看,还真有可能说中了。

又是一通介绍现在的价格是多么便宜之后,我等到问教育折扣的问题了。我不得不提及上周我们见面我已经问过的问题。希望他对我上周的顾虑别像我们的脸一样忘得干干净净。

我们现在的摄像头是关闭的。我就想在等待审判一样等待他的答案。

他停了一会,然后说:“博通在收购威睿之后,取消了所有教育折扣。而且学府属于高价位的客户,所以上面对全校的虚拟系统的报价是最低标准了。”

自家的Teams群里又是一长串的怨声载道。工程院的机群是全校的量、三倍。也就是说得起码需要十八万。上一任院长已经因为连续的小件预算,各种建楼提前退休了。新上任的院长七月份猜到。这还没来呢就给她出了这么大的一个难题。

我问:”博通和威睿的总部都在加州,我们能去零元购吗?“

客户经理以为我在开玩笑,说:”理想挺好,可能行不通。“

我没在说话。私下给老板发了一条Teams短信。现在教育折扣合同还有坚持一年,明年还是换Openstack吧。

老板回答,也只能这样了……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