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差別愛人|1999.09.21 凌晨1點47分12.6秒

Red
·
·
IPFS
·
災難底下什麼都無差別,一棟哭泣的大樓-金巴黎,在這努力救災的人們,他們就是真正的無差別愛人

台灣位於斷層帶,地震本屬頻繁,可是1999年的九月二十一日凌晨1時47分12.6秒,台灣發生了芮氏7.3地震,震度七級的地震,震央位於南投縣集集鄉,地震深度:1.1公里。屬於淺層地震,一百年來台灣最嚴重的一次地震,造成二千人以上死亡與八千人以上受傷。

「拔拔,我要跟你下去買菸。」小女孩已經凌晨一點多還未上床撒嬌的跟爸爸說。
「不行,那麼晚外面有魔鬼,我很快就回來。」男子獨自一人下樓至社區附近超商買菸,一邊抽菸一邊跟店員閒聊。快兩點了,男子走回他的社區,突然一陣天搖地動,街道陷入一片黑暗,時間就停在1點47分…而這個社區名叫金巴黎


九二一造成的無差別傷害.....


開始晃動時,躺在床上的我還默念佛號,希望地震能停止,但是這次的地震不若以往左右搖動,還帶有上下晃動,時間之久,也是前所未見,突然一片漆黑,我趕緊叫醒樓上父母:「不能在厝,要趕緊離開(台語〈厝〉就是房子)」,一開屋門,伸手不見五指,灰塵密布,空氣之差,有讓人窒息的感覺。家後的社區《金巴黎》,倒塌了~~~所以粉塵密布。

霎那間台中、南投陷入黑暗,電力完全中斷,沒有水,更沒有電信信號,每個人都衝出屋子,除了那些來不及的人。

一陣混亂每個人臉上的驚恐,這是我對二十幾年前唯一的記憶,那個晚上,大家都忘了怎麼過?除了驚慌還是驚慌。

剛退伍的我,安頓好家人,全都移往空曠的地方後也投入了救災,親戚是當地民意代表,自然地就當起她的臨時助理,天濛濛亮,一夜的驚慌在即將見光的時刻,完全清楚明白。也才知道金巴黎的倒塌、粉塵的由來。

電影中的場景就在眼前,倒塌的建築物裡,有人繼續爬入,為的是他們的家人,你可以看到一雙腿在外,上半身往裡面挖,倒塌的建築外,有人一直請求幫忙,呼救聲不斷,裡面、外面的人都是。遠方的消防車、救護車警鈴聲此起彼落…

男子在倒塌封鎖線外跟我說:「早知道,我要讓我女兒跟我出來買菸,早知道,我不要騙她有魔鬼,我真的不希望她遇到鬼....早知道......早知道......早知道.........」

我甚麼也沒說,聽著他一直重複這三個字,只是緊緊得抱著他,肩上有著他的淚水,這些淚水再多也喚不回他的家人,不幸的是這只是冰山一角。救難人員陸續抵達,距離大里的一個營區,因為沒法電話聯繫,營區士官兵,全都快跑至災區,路程約莫七公里,但每個人一句話都沒說,沒有人敢喊累,因為看到這個場景讓人震撼跟鼻酸。

只要沒事的人,能幫忙的都幫忙,那怕是徒手挖掘,那怕是遞上一杯水,那怕是口中的一句加油~~~站在指揮站幫忙聯絡事宜的我,看到擔架趕著去幫忙,跑進跑去,臉上也分不出汗水還是淚水。擔架上的大體袋,就像一桶搖晃的水,骨頭被壓損,血管爆裂,抬著擔架的心情真的很沉重。水桶裡裝著半滿的水,是我找到最接近的形容詞了!

這是台中將其地震造成傷害的校舍加以保存的地震園區


「加油~~加油~~妳一定要加油!」另一個被社區壓垮的透天厝,爸爸隔著窗戶跟裡面的女兒加油。女兒的房間是二樓,如今已成為一樓。
我遞了杯水,:「妹妹要加油,我們開始動手,很快就可以救你出來。不要放棄」

「我會的.......謝謝。」遠處還傳來妹妹微弱的聲音,估計她被梁柱壓著,因為餘震不斷,規模也不小,不時還有碎塊崩落,現場器具真的不多,更別說是大型的挖掘重型機具,我們只能一直不斷鼓勵她。最後,妹妹沒撐過去,找到她已經四天後,應該說救出她.........

割開家裡鐵窗讓妹妹大體從家裡運出,多數鄰居雖然想幫忙,但是對這還是有所顧慮,家屬也不便要求鄰居這樣做,而我會這樣做,除了是對那妹妹做的最後一件事外,幾天前她的謝謝鼓勵了大家,讓大家在那時擁有了希望,希望能救出更多人的希望。

「謝謝你,謝謝你!」爸爸握著我的手,這也是唯一他所能說的,這四天,他每天到現場每天鼓勵她的女兒!一天比一天衰老,一天比一天無力。你從未看過一個人能在那麼短的時間變得如此黯淡、變得如此落寞,偏偏這不是一個人,而是一群人,一群受害者的家屬。


不想將當時場景災區著墨太多,那個震撼跟悲傷及感動是永遠烙印在我心中。震撼大自然的力量、悲傷人類的無常、感動在那個環境下彼此相依的心。九二一,在現在大家心中或許已被淡忘,或許被當成教材,台灣年輕人更無法體會地震的威嚇,只有那課本上的紀載,只有考試試卷出現的題目。

可是在歷經過這次地震的人心中是永遠忘不了,無差別愛人,那時候大家就是互相幫忙,沒有分人種,沒有分男女,更沒有分貴賤,能捲起衣袖的就幫忙挖掘,能拿起鍋鏟的就幫忙煮飯,能捐助食物或是衣物的就捐助,能將家裡空出讓阿兵哥睡覺的就讓出,大家不藏私,有甚麼就拿出甚麼,只要對這場災難有幫助的,完全無私的貢獻。

謹以此菊花獻給在這場災難中罹難的者



當時的大里金巴黎社區,是九二一地震全台單一災區死傷人數最多的,往生的就有八十多人,多年後我也搬離那哩,現在有時候會載著小孩回去看看。看著那片空地「那就是金巴黎,曾經在二十幾年前哭泣的一棟大樓!」也跟跟小孩講:「在那片土地上,有更多無私的人來自各地,無差別的愛人,無差別的救人。」

在受過最沉重的傷害之下,看到當時最無差別的愛人模式,愛著這寶貴的生命~

以上皆為真實案例,全無虛構。

之後,自己也開始習慣定期的捐血,在那時候了解血庫的重要,用這小小的力量,幫助需要的人~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

logbook icon
Red庸庸碌碌,汲汲營營於生活中
  • Author
  • More

七日念–紅之六

七日念–紅之五

七日念–紅之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