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華散盡〈樓與影〉之三

Bunkyo
·
·
IPFS
·

數十日前──

在沐宸尚未抵達蘭城,且凌凰與齊雨亦尚未入府之前。
慕栖一連數夜都往醉月樓去,看似醉心於玩樂的行徑,不如歸納於一場意外的開啟。


※    ※    ※    ※

醉月樓是蘭城占地最大,名氣最盛的酒樓。據聞幕後經營者來自江湖,在華國境內擁有許多分號,京城著名的望月樓亦是其一;聽說背後勢力富可敵國,卻偏偏只願鑽研商賈之道,在這領域可說舉國無人與之匹敵。說來也奇,醉月樓雖知名,但就沒一人能準確道出老闆是誰,十分神祕。

除了背景特殊,經營方式也與眾不同,以寅時、申時為界,劃分晝夜。這日夜營業內容大相逕庭:日座為酒樓,僅提供吃食,佔樓裡前院;夜座為青樓,前院提供吃食、聽曲、賣藝;後院才是各家公子依花傍柳之地。

當月限定的菜色,偶爾一併新添了幾道新品,漸漸地成了蘭城當地的慣例,後來百姓們給了這日子提了個名──醉食,此後各家酒樓紛紛聞起效之。而這日夜分別營業的醉月樓,限定菜色也不出例外的都在醉食這日掛牌。

說來慕栖其實不喜到醉月樓的夜座,若非樓裡每每新出的菜色從未讓人失望,甚至道道令她驚豔不已,否則她還真不願夜裡到此一遊。幸而日座掌櫃趙祿──也是她小時在京城望月樓認識的老熟人,總在醉食這日的夜座幫自己留了二樓一處較為靜僻的角落,除了能品嘗新菜餚,視野能及之處亦能聽曲舒心。


那日適逢醉食,慕栖一如既往挪開了所有閒雜事務,來到趙祿依例預留的席位。只是此次不如以往,只有小單陪座。

平時除了小單、梁晨,還有另一名初到北地之時,梁晨才引薦給慕栖的護衛夏英瑜,幾人在品嘗美食這件事上,倒是意外的合拍。除了公事之外,閒暇時四人經常一起私訪蘭城美食,城裡的佳餚美酒,大到酒館青樓,小至路旁街販,幾乎已被他們吃了個遍。最後四人一致認定這蘭城之最,終究還是非醉月樓莫屬。


※    ※    ※    ※

「老大,酒來了。趙伯已經都把新菜色預先都點好了,說馬上就來。」
小單將酒置於桌上,替慕栖與自己各斟了一杯。

「嗯……」慕栖順手拿起面前的酒杯,一飲而盡。

目測著自家老大似乎心情不佳,但今兒個應該沒甚麼事讓他心煩的才是。

梁晨跟夏姐的確是今早才臨時跟老大報備,看老大神色,也沒甚麼不妥的樣子;梁右相生辰,梁晨回京城替父親祝壽,專責護衛她的夏姐跟著出行,這也挺平常的呀。

──對了!她們出發前的匯報,我是遲了些,是不是漏了甚麼事了?

「小單!」

「哎,老大我在!有甚麼吩咐?」

還失神苦惱著發生甚麼事時,猝不及防的一聲叫喚,小單匆忙地應了他家老大。

「站在那發甚麼愣,菜都送上來了!坐好,要開始了!」

她帶著酒意,慵懶的輕輕抬了抬下巴,示意前台的表演要開始了。


※    ※    ※    ※

醉月樓的中央有一座占地不小的水池,這表演用的亭台就搭建在池上,恰好成了區隔前後院的分界。

今兒個是醉食日,不知是否是樓裡刻意安排還是恰巧撞上,讓慕栖碰上了這近把個月名聞蘭城的歌妓──凌凰的歌藝演出。

不久前就已耳聞,有人以凌凰的歌藝與國律三絕之一的嚴唯相比,進行了一次為時甚久的激烈辯論;但這事本就仁智互見,延續至今仍未見定論。雖將名門世家的閨閣小姐,與青樓出身的歌妓相比,兩人出身懸殊,本難平起而論之,此番對比實是對凌凰略顯不公了。但能如此並論,足見她的才氣突破了身分限制。這樣一件傳聞,倒是吸引了慕栖的注意;她曾有幸在家宴中見過嚴唯的演出,明明只小她一歲,可那纏繞於心、久久驅之不去的歌聲,的確是令人心醉而神往。既已見識過嚴唯,如此一來,對凌凰便更加好奇了。

誰知此時老鴇四娘上了台,搶在了凌凰開口之前,宣布著明晚是凌凰的掛牌之日,還請各家公子賞光前來競價。老鴇這一番言語,引起客席裡一陣軒然大波,紛紛議論起──賣藝不賣身的人要賣身了?這可是大事啊!究竟發生甚麼事了?讓她有如此的決定?

被議論的當事人,卻神色自若地在席位上整理著自己的衣裳。


※    ※    ※    ※

「這……凌姐怎麼會突然願意接客了?」小單不自覺的將心中話脫口而出。

「喔……叫得這麼親近,你認識她?」

慕栖瞟了一眼看著台上喃喃自語的人,舉起筷子繼續享用她期待已久的新菜色。

「在京城開小差的時候,有幾次護衛的對象就是她。雖然她性子極為古怪,但熟識之後發現她是位暖心的姐姐。可能是看我們平常站崗時都靠饅頭果腹,所以時常夜裏給我們幾個護衛送吃食,說是客人送的。後來跟趙伯打聽才知,她是特意下廚做給我們吃的。」小單似是回到當時的情景,臉上浮現感激的神色。

「是個心地善良的人啊!」看著台上的凌凰,慕栖眼神裡似乎透著點光,彷彿思索著一些可能。

「那段期間,曾在望月樓裡撞見過她與老鴇十三娘起過爭執,似乎是十三娘想說服她能否賣身?替樓裡賺取更大的收益,但凌姐始終堅決不肯。畢竟在當時發生了樓裡當紅名妓行露被律王爺強行贖了回去的事情,而那時樓裡名氣居次的凌姐,卻僅僅是個歌妓,這對望月樓可是一道硬傷啊!」

「原來我那三叔的風流史,後面還牽扯了這段故事。後來呢?」慕栖邊說邊為自己斟了杯酒,嘴角還帶著點戲謔的角度。

不等小單回答,台上女子已輕啟朱唇,一陣酒不醉人人自醉的迷人嗓音,虛幻的彷若從天際流淌了出來。自聲音一出,樓裡剎時一陣靜默,只剩她的歌聲在樓裡繚繞。都說繞樑三日,不絕於耳,應當就是在說此等天籟吧!


慕栖聞聲心中驟然一驚,可倏地似乎想通了甚麼,莞爾一笑後,舉起酒杯淡淡地說著。

「這人我要定了!」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