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ll be back|达古冰川越野挑战赛记

阿布拉赫
·
·
IPFS
·

从2019年4月19日参加第一个越野比赛(重庆武隆)以来,到今天掐指一算,总共不过就五个比赛。但不知道怎么回事,上周末在达古冰川越野挑战赛跨过终点的那一瞬,却好像是老来的范进,考了一辈子试,终于中了个秀才。

是的,秀才,离状元还很远。我报名的38公里比赛,8个小时关门,我撞线的时间是7小时50分钟,仅仅提前10分钟。所以,还在刚看到拱门的时候,我就像在外面受了欺负的小孩看到妈妈,嘴一撇,泪花花包在眼眶眶里了。

越野比赛和城市马拉松相比,除了风景更好,比赛更难之外,还有动人的一点,就是无论你第几个到达,都会有工作人员在拱门两侧拉起横幅,让你能挺起胸膛冲过终点,感受一把冠军的礼遇。

在终点等我的是小黑,他和小N报名12公里,早早完赛,已在终点等了好几个小时。咩咩和我一个组别,但比我早完赛两个小时,以为我要被关门,和小N上了冰川。就在我到达前一分钟,小黑打来电话,听说还有一百多米,紧急挂断。我想,他是要准备好帮我拍冲线的视频。果然,他等在拱门前面,举着手机,在声嘶力竭地喊加油。后来,回想起那一幕,仿佛像是八年前在拉萨火车站送别,他回成都,我去尼泊尔。

之后,我看他发在群里的视频,我当时真的委屈巴巴的,随时要哭出来。最后的八公里,几乎是拼了老命。一公时一公里的掐时间,超越了四五个跑友,才能最终赶上进度。只想哭着说,妈妈,太难了!

咩咩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我刚到30公里的CP5,离关门还有大约70分钟。我听出他声音里的失望,但当时似乎因为体力消耗太大导致脑断路,我自己并没觉得危险迫在眉睫。CP点的工作人员也比我急,问我喝什么,忙不迭往我的水具里加水。而我,一边木然地看她忙乎,一边还悠闲地站着吃了块蛋糕。至于他们聊天在说的,后面还有十个人,比较危险之类的,我都是跑出补给站,碰到下一个工作人员之后在回过来味儿。

是个三十来岁的女生,想必是在3600米的寒风中已经值守七个小时,但仍然热情不减。应该是在用语音和什么人聊天,见我走来,忙迎上来问:还能不能坚持?只有七公里多了。我那时才突然想起问她几点关门。她说五点,还有大约一个小时。

其实咩咩早在前一天,就把CP点布置图及关门时间发到了我手机上。前面23公里,这张图上的距离和海拔都丝毫不差,我靠着它和手腕上的suunto9,觉得一切尽在掌握。23公里的CP4之后,我吃了牛肉萝卜汤,在水具里灌满水,元气满满地继续上路。一百米一百米算着距离,七米七米算着爬升,当我终于连跑带走过了5公里,累计爬升300米之后,却没能在28公里处看到本该有的CP5。相反,赛道偏离铺装路,向林木深处钻去。这一钻,不比之前和缓的盘山公路,海拔剧烈攀升,在接下来的两公里内,累计爬升达到了300多米。在林木深处的泥泞小道上深一脚浅一脚地穿行,加上迟迟看不到预期中的CP5,未来的不确定性让我心理上焦躁不安,而体力上也极限渐近。这两公里,我都在走,并且走几步就停下来喘口气,之前在我身后的几个人,纷纷赶上来,绝尘而去。

后来我跟咩咩说,就是这段路,严重打击了我的自信,以至于产生幻觉,相信CP图不准,全部赛程一定像之前参加的威远越野一样,根本不够38公里,因而虽然爬山吃力,却也没想过不能完赛。

直到从那个女生嘴里亲耳听到还有一个小时多点儿关门。我当时正以每公里13分钟的配速步行,掐指一算,按目前的配速,七公里就得九十分钟,等到了终点,黄花儿菜都凉了。于是我开始慢跑,期待着前面都是下坡。

下坡是没有,好在上坡也比之前少得多。最后四公里,几乎都是平路,在木栈道上蜿蜒前行。雪山环绕,但无暇欣赏。只是在心里说,工作人员说得果然不错,这段确实很美。四顾无人,若非沿途的红布标,我几乎要觉得自己跑错了路。

追上了前面步行的几个人,超过的时候跟他们说,这样的速度到不了终点,需要跑起来。为首的一人成竹在胸,说没问题,还有三公里,一定能到。抬腕看表,时间已是四点半,还有半个小时。脚下有些踉跄,还是只能挣扎前行。

过了36公里,木栈道和沥青路面交汇,指示牌显示还有2公里。但平路将尽,长坡已至。上坡是无论如何也跑不动的,只能走。走十步,试着跑两步。呼哧呼哧地喘。猜测海拔已经来到了三千五六,好在没有其他高反。

终点拱门设在坡顶。我是看到拱门,才又重鼓余勇慢跑起来。之后站在拱门的另一侧,看到后来到达的人从弯道出先显出头顶,再亦步亦高的过程,觉得还有点儿像七八十年代邵氏的武侠片,先是空镜头,照着地面蒸腾的热气,后来,一人一骑,也像这样,先有人,渐渐有马。

这是我2020年第三个高原越野,前两个,九鼎山从五十公里转组三十五,四姑娘山直接在CP3放弃比赛,都没能完成既定目标。达古冰川越野挑战赛,便成了包括低海拔越野在内完赛距离最长的赛事。加之过程惊险,成就感斐然。

而这次压线完赛,也让我进一步确证了自己的能力极限。之前两次挑战50公里失败,总还觉得有情可原,比如九鼎山确实太难,爬升太大。而四姑娘山路太烂,过度耗费了体力。但这次,38公里,大部分都是铺装路面,累计爬升也不过1500米,赛道最高处海拔3600米,三项高原比赛中最低,我仍然几乎铩羽而归。

心服口服,无话可说。

不过,达古冰川越野,从文字及数字层面看,确实似乎不值一哂。路好,爬升也没那么高。然而,正是因为这两项关键指标迷惑了参赛者,赛后我看到很多人说低估了比赛,而也仍有高达数十人被关在门外。究其原因,除了高原天然难以外,最大可能我想是因为赛道几乎没有下坡。以往的比赛,上上下下,是题中应有之意。这个赛事,除了23公里前几百米的下降外,其它都在爬升,大多虽不剧烈,但也很耗耐性和体力。

组织者很有诚意,五百多人民币的报名费,包含了成都往返黑水县单程八个小时的大巴车资,以及达古冰川景区门票、观光车、缆车等所有费用,完赛还有个软壳冲锋衣(九鼎和四姑娘也有,没挣到/(ㄒoㄒ)/~~)。可惜的是,我终究技逊一筹,因为完赛太晚,没有时间去到真正的冰川所在。据说其上云海缠绵,冰雪覆盖,美不胜收。后来看微博和抖音,原来不知是哪个网红发了个视频,带动景区此时正火。好吧,看看他们的视频,全当自己去过了。

回程的路上,暗下决心,明年有时间再来,争取把成绩提高一小时,好有时间“凌绝顶,一览众山小”。

没想到高原也有猴子。这里的猴子比峨嵋山的猴子文静的多,对啊,阳光这么好,何必猴急?


高山湖泊,藏人叫海子


这里粮草充足,马儿都膘肥体壮


正奋起直追的最后几公里,只能事后从官方摄影师的照片中细品美景


别人镜头下达古冰川的日出,我想像施瓦辛格一样酷酷地说句:I'll be back.


上帝视角的木栈道(图片来自官方微信公众号)


奖牌,当然是咩咩拍的。我们其他人觉得时间水印很丑,但他非要忠实记录


这个村子,让我想起雨崩。旁边有个寺庙,我们经过的时候,正有人在做法事。转着手中经筒的大叔大声喊:累不累啊?下来喝奶茶! 累,想喝,但我不能!


这里满山遍野的沙棘,黄得沁人心脾。我们老家也有,长在荒僻的山坡,没有这么大。


从山上流下来的雪水,在背阴处结成了冰。小时候,一到冬天,我们家的房檐也会垂下这样的冰榷,我们会掰下来,当冰棍吃。


咩咩的小米手机,再次化腐朽为神奇。这张照片,让很多人惊叹却又挠头。这张是咩咩亲手合成的,但他打死不承认上次的星空图,可能是差不多的原理,哈哈。


比赛前夜吃的牦牛肉汤锅。黑水人民实在,一锅真材实料。一边吃一边聊些琐碎,觉得这次四人出行,很是难得。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

阿布拉赫来自中国,很喜欢记录,不光写字,用APP记帐都一记十年。中国很大,但对一些人来讲,它又小到容不下一张安静的书桌。于是,在动荡的2019年,我怀揣着对世界的好奇来到Matters,从此很多扇大门渐次敞开。我很珍惜这里,希望继续记录生活,也记录时代,有时候发发牢骚,讲一些刺耳的话。
  • Author
  • More

带老妈去跑马

七日书
13 articles
马拉松赛记
16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