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識感:調解生活中氾濫的焦慮感

Alyssa 亞莉莎
·
·
IPFS
·
不論有沒有在工作,似乎人活著就是被一層焦慮感包覆,那種微弱的窒息感經常讓我感到困擾,讓我生病,讓我不找不到降臨在地球的目的為何....一連串的自我懷疑,讓我生病。

「窒息焦慮感」在這個時代很被顯化,看到的新聞與媒體都充斥各種戰爭、糧食、人權迫害、動物侵犯等等資訊都會讓人對這地球感到恐慌,地球在下去會毀滅,人類與動物滅絕,空氣與水的污染,越來越熱的生存環境,環環相扣的世界經濟等等~

對世界的恐慌延續到個人生活,日常中即便發生令我開心的事情,我也不敢太快樂。「樂極生悲」是一切的註解。由小地方到大事情,總覺得自己只要稍微的得意忘形就一定會發生悲慘的事情,求學過程一度因為太過緊張焦慮而有「恐慌症」發作,那段時間很痛苦,因為不確定發作的場合與次數,也曾因為過度換氣暈厥,嚇到周圍的人。

那時候的我沒有注意,當然也沒有就醫或尋求心理治療。

出社會後,對於「不確定的恐慌感」延續到職場,面對等待回應的時間、無下文的討論,似乎只要對方沒有時刻提供確定的答覆就能讓我心情產生很大的焦慮。
一直到30歲那年,我患上「白斑症」這是一種自體免疫系統失調的結果,身體隨機產生白斑,可能會擴大縮小也不痛不癢。 最初從嘴角開始,類似對稱的圖形,還以為是貧血造成嘴唇發白嚴重,慢慢的才發現是白斑症,漸漸蔓延到手指,我才意識到嚴重性。

離職後,試圖調養但也沒有恢復到正常皮膚狀態,嘗試過西醫,擦藥膏搭配口服藥劑未果,轉而中醫調理,這就用了比較多時間嘗試不同流派的中醫師。 有基本口服身體氣血調養搭配針灸、很痛的經絡推拿或針對患部的特殊刺激療法,清晨時候在白斑處擦上薄薄的酒精稀釋藥粉,結果太刺激造成皮膚起水泡,那時候忍著痛硬是治療大半年,說真的~ 沒有好轉太多!
嘗試身心靈方面的治療,有密宗也有冥想,主要多不脫離「覺察內心,接受自己並肯定自己能夠給予安全感。」這部分雖然對症狀沒有緩解,但有讓無來由的焦慮緩解,開始正視自己的狀態並接納自己的外貌。

一直到現在,白斑症已經是我狀態的評測,如果一份工作、場合、人群讓我感到不舒服,我會果斷選擇離開,避免讓白斑症狀惡化。
由於過去的結果已經無法改變但可以避免讓其惡化,加上定時冥想,內觀自己情緒和狀態,學習放鬆對無名的焦慮都很有幫助。
另外針對生活型態改變也是種幫助,制定運動飲食計畫。過去會因為焦慮而嘔吐,最後近乎嚴重影響生活,無法進食(168公分/48公斤)所以必須確保身體循環改善且吸收營養,不會立即見效但能感受到身體逐漸獲得營養和舒服感。
安排行程,紀錄代辦與日記,讓自己在低潮時候可以回朔完成過的事情,理解過去的自己是有所掌握的,給自己沈澱且繼續前進的勇氣。

最後,或許我是不勇敢的人才感受到世界的焦慮且影響自己,但在自我修復的過程中我學會找回生活自主權,靜心與學習判斷屬於我的焦慮與非我能控制的。

祝大家都能健康!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

Alyssa 亞莉莎來地球體驗一切 we all here to experience.
  • Author
  • More
七日書
7 articles

[七日書] 家:海邊

[七日書]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