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脑
歪脑

歪脑是为讲中文的年轻一代度身定制的新闻杂志。歪脑以鼓励独立思考为本,力图为观众读者提供另一种看世界的眼光。歪脑欢迎坦诚的对话,希望建立起一个多元、真诚、安全的线上社区,碰撞出无边界的知识江湖。 www.wainao.me

我与我的第一张总统大选选票:港人在台移民的参政观察

“我是来自香港的新台湾人,我主张台湾独立。我不愿意让自己的声音被徐春莺代言。”有人已经收到了他们的“第一张”台湾大选投票通知单。也有人第一次以港人移民身分,投身选举成为候选人。他们为何选择在台湾投入政治?他们将把票投给谁?同样也是怀着“新住民”身分,他们又是如何思考自己与台湾政治环境的关系?

原文刊载于歪脑

文|许佳琦
原文发布时间|01/11/2024

“我是来自香港的新台湾人,我主张台湾独立。我不愿意让自己的声音被徐春莺代言。”

“我13日一早要回桃园投票。总统当然投赖清德跟萧美琴、地区立委我还要做些功课,然后政党的,不分区的,我投民进党。”

“我在香港的时候,当时选区有长毛,选举相对简单,就是选一个less evil,但台湾less evil的等级分太多了,广度还很广。”

2024台湾总统大选将届。在这次选举中,移民参政成为讨论焦点之一。2023年11月,台湾民众党不分区立委名单中,因“台湾新住民发展协会”理事长徐春莺被纳入名单,其曾发表促进两岸统一言论、并多次率团前往中国进行两岸交流,被认为有亲中争议。随后,台湾舆论爆发一系列陆配参政争议。

与此同时,从2019年以降,也有不少香港人移居台湾。根据内政部移民署资料,香港居民近五年在台的居留与定居许可人数如下图所示,可以看出在2021年,来台港人数量达到高峰,随后下降。

目前,有人已经收到了他们的“第一张”台湾大选投票通知单。也有人第一次以港人移民身分,投身选举成为候选人。他们为何选择在台湾投入政治?他们将把票投给谁?同样也是怀着“新住民”身分,他们又是如何思考自己与台湾政治环境的关系?

居留、定居、身分证三部曲:在台港人如何投票?

在台湾,“选举权”(成为选民)与“被选举权”(成为候选人),依照移民条件与公职阶级有不同门槛。

内政部公告,“在台湾领有身分证的国民,在投票日之前,只要年满20岁,并在户籍地居住达4个月以上,没有受监护宣告,就有选举权。”居住满4个月以上可投立委票及政党票;居住满6个月以上,可以投总统及副总统票、立委票及政党票。

而要取得中华民国身分证,主要有五大途径,包括“投资移民”、“创业移民”、“技术移民”、“升学移民”、“结婚移民”——虽然程序与年限稍有不同,但基本依然不脱这三阶段:

1.取得台湾居留证
2.得到台湾定居证
3.设籍并得到中华民国身分证

若符合以上资格,将会收到“投票通知单”,携带身分证、印章,可在投票日当天前往投票所投票给心仪的候选人与政党。至于想担任候选人的“被选举权”,则需要“归化满10年,始得担任部分重要公职。”

香港候选人、准候选人,为何想要参选?

在本次台湾选举中,也是首度出现香港移民宣布参选。

72岁的徐百弟,位于新北市第一选区(石门、三芝、淡水、八里、林口、泰山),他以台湾维新党的成员身分,角逐立法委员席次。在过去,他曾是香港支联会常委,属于香港民主党,在黄大仙担任过多次区议员。

2012年,他以居留证方式来台湾定居,也积极投入在台港人的社群活动。其后,2021年,他以97回归前申请的华侨身分,顺利取得中华民国身分证。

新北第一选区长年以来,蓝绿各拥有近一半支持者,向来被视为激战区,小党获胜机率几乎是零。徐百弟也表示,自己已经知道“胜选机率不高”,但之所以要宣布参选,就是希望还有机会能替在台港人发声。

“台湾长期处在‘狼来了’的故事里。”接受采访时他说,“在台湾,许多人对中国的心态就像面对故事中的大野狼。很多人在讲‘狼来了’,但常常都是假的,久而久之就让台湾人有个习惯,以为狼不可能真的来。有人觉得,美国一定保护我们,世界一定保护我们,也有人觉得,共产党内部问题太多了,不可能真的打,战争代价太大了,中国不会那么笨。”

“可是当我们看到香港,香港对大陆来说一直是这么重要的城市,国际交流、金融的流通,都在这里,但他们还是为了政治,让香港就这样毁掉。”徐百弟认为,这也显示了台湾必须要更有所警惕。

另一位政治工作者,是台湾基进国际部专员康骏铭。同样也是在台港人,2013年,他从台湾辅仁大学毕业,毕业后起初于台湾工作,随即就碰上香港雨伞运动。当时康骏铭毅然回到香港。但随着2019年反送中运动爆发,7月21日元朗事件、831太子事件,随着情势每况愈下,最终他决定于同年9月来到台湾定居,并从事政治工作。

然而,尽管他已申请定居权,获得中华民国身分证,并已经依法服了一年兵役,但他依然未能符合“设籍10年”才能参选的法律规定。

2023年11月,民众党候选人徐春莺事件爆发后,他在台湾基进党的支持下,公开表示将“象征性”参加不分区选举,但实际上他并不能纳入正式名单,只是做为政治表态。

声明中,他提到:“我是台湾基进不分区立委拟参选人,是来自香港的新台湾人,我主张台湾独立。”

关于自己受限于设籍10年才能参选的法律规定,尽管已完成一年的义务役,却无法登记参选。康骏铭受访时指出,

“我同意政府种种疑虑、门槛,担心外国势力渗透,都有它的道理。但问题是,我们看到徐春莺的例子,也会质疑这个门槛有没有效?有没有办法防堵中共?许多人在这里住了十年,搞不好二十年,像是我们说吴斯怀、马文君好了,都是在台湾出生长大的人,但他们对台湾的忠诚度在哪里?真的有理解到什么叫民主自由吗?这都是不一定的。我认为,一个人的居住长短,跟他对于当地的忠诚度、还有对台湾的理解都是没有直接关联的。”

我与我的第一张台湾选票

除了候选人外,也有港人选民在本次大选中,也要投下自己关键的一票。

陈立文(化名)是透过专业移民来到台湾的香港人。长年支持香港民主运动,经历了雨伞运动、反送中运动,辗转来到台湾。陈立文表示,自己相当期待投票日,也已经规划好自己的投票意向。

“我在13日一早,就要搭车回桃园投票。总统是想要赖清德跟萧、桃园地区的立委我还要做一些功课,然后政党的,不分区的,我是给民进党。”

“我的户籍在桃园市,虽然我在台北工作、在台北租房子,但因为很多房东对于设户籍、要用户籍去登记身分证会不太愿意,所以我只好挂在朋友家里。”

至少把两票投给民进党,陈立文认为,“你当然可以看见,哪一个政党为了台湾民主自由,做出最多的努力。这是很明显的嘛。其他政党对大陆跟共产党的关系都让我比较担心。”

2019年区议会选举,是陈立文最后一次回到香港投票,该次选举投票率也创下历史新高,民主派大获全胜。2020年1月,陈返乡与弟弟一家过年,回台之后便碰上疫情,“再来就是国安法,弟弟一家去了英国。我就没有再回港了。”

另一位选民是30岁的E。E由于父亲是香港人,母亲是台湾人,他从小在香港长大,先在香港理工大学念了两年,后来因故来台湾就读设计科系。2020已经投过一次总统大选的E,这次的选择也有所变化。

“我基本上都是想投民进党,总统票赖清德,政党票上一次我投给基进,但目前小党都四分五裂,我对民众党也没有太支持。在这样的情况下,就好像只剩下民进党的选项。以我的立场,是不可能支持国民党。”

E说,“国民党对我来说,最让人担心的是国防的问题,以总统来说。当然政党票也会影响到政策,包括经济相关,担心会不会让中共最爱玩的那套‘拿钱砸到你不能翻身,只能跟着她走。’也在台湾发生。另外,我也会比较倾向不想让比较投机的...民众党在我心中也是相对比较投机的政党当选。”

因为一半香港、一半台湾的成长背景,E认为,香港社群在讨论台湾政治议题的时候,也不免有些因为不够了解而产生的盲点。

“如果香港人去叫台湾人投票、不要亲中、投国民党很笨,这感觉蛮怪的。因为选举也是个复杂的事情,并不是单纯的对错,每个人有自己的角度去看事情。当然有些人会觉得真的是国民党给他们金钱的援助,例如九合一大选的时候国民党常常在地方大胜,那是因为他们可以提供一些利益给特定的县市。所以做为一个刚来台湾的人来说,去叫他们不要投给国民党,恐怕反而会有反效果。”

在过去,他也有在香港区议会投票的经验。

“我家当时选区有长毛,所以也没什么好考虑的。后来有一届没有投票,再一次就已经是2020。香港人那年选举相对简单一点,就是选less evil,但台湾less evil的等级分太多了,广度还很广,你要想自己在乎哪些东西,香港议题还没有那么多地区、种族问题,加上又有共同的敌人、目标很清楚,那场选举相对单纯一点。台湾真的是很难。”E说。

台湾选举中的香港元素:从2020的“今日香港、明日台湾”,到2024年的逐渐淡去

港人在台参政,对台湾部分民族主义社群来说,也是个敏感话题。从2019年以降,台湾民间亦时常出现一些不友善言论,如指港人参政恐会带来中国渗透介入选举的可能、又或者主张应更加限缩港人来台权益等等。

康骏铭提到,虽然他并没有真的参选,但光是从宣布“象徵性”参选至今,他也已收到一些反动言论。

“有一群网友,说我是‘支港人’,骂人也难听。其实这些事情,我都没关系。说实话,我也不确定他们是不是真的所谓的‘台派’,还是有其他目的。我只能用我个人的行动表现,表达我是真的支持台湾、真的想为本地利益出发的新住民。我想要证明,我们是可以让台湾双赢的,而不像那些打算分化的人说,港人就是要来抢饭碗、或者港人就是为了自己,想让中共渗透台湾。”

面对台湾选举,从2020年民进党宣传的“台湾撑香港”、“今日香港、明日台湾”,到2024年,即使面对黎智英大审、周庭弃保流亡这些重大事件,仍可清楚看见香港议题在本次大选中逐渐淡去。康骏铭分析:

“过去这几年,我们看到的是网路上的分化很严重,非常严重,尤其是移民相关的问题。我不排除中国有尝试介入,但也有一些人,是台湾比较保守的派别,会担心我放你们进来,会有问题。假如现在赖清德又出来讲香港议题,大家可能又会忍不住觉得,你是不是又在骗票?或者觉得我们先管好自己就好了。这些我们也能够理解。”

陈立文认为:“我觉得我还是比较幸运的,起码日常生活里面,没有接触到太多移民不友善的部分。2018年,我刚来这里,口音一听就知是香港人。很多台湾人问我,‘你来玩的啊?’我都说,我是住下来的。’”

但从18年到现在,其实大家态度也改变很多。陈说,“2019年的时候,人们是真的很热情的,大家都说‘好了好了你就留下来、不要回去了。’但后来就慢慢,也不是变成讨厌,而是有人会觉得:‘你过来干嘛,我们迟早也要被统一的呀。’”

来台湾这几年,见证了香港的民主倾颓,见证了两次台湾选举,也发现香港议题逐渐在台湾舆论中淡去,他怎么看待自己未来的生活?

“全世界没有一个地方100%会接受移民,(民进党给的)也不是一个正式promise,不是一个人说了算,你稍微知道一下政治,看过国会开会也明白,国民党、民众党,他们的立场……所以说人真的是要投票呀!

“我觉得我可以理解,传统政府部门里面,都是数十年如一日,就是一个四年八年的政权,可以改变的是少的可怜。”

“当你住下来,即便本来是再要好的朋友,关系都会变不一样的。就是大家处理事情的方法,大家都应该要互相理解。”陈立文说。“当人到一个新的地方,你永远不会适应的,就算不来台湾,到美国去、到英国去,你住二十年,都会有不适应的地方。接受这一个事实之后,生活就会好过很多。”

(本文受訪者,陳立文、E均為化名)

歪脑网站
歪脑Instagram
歪脑Youtube
歪脑Facebook

ALL RIGHTS RESERVED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