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倩
文倩

世界公民,出生福建,臺港成長; 5年香港立法會議員助理 2021年大涼山支教教師(NGO);2022年環球旅行&旅居 2023年海南島Ted演講者; Freelancer數字遊牧,社群運營 公眾號:應無所住2020 疫情三年,一個女生的全球生活漫遊

是女兒是媽媽,母女的相愛相殺

聽說父母和孩子之間是一場“戰爭”,父母贏了是悲劇;孩子贏了是喜劇。

最近看了一點大陸芒果tv綜藝《是女兒是媽媽》,《甄嬛傳》安陵容的扮演者陶昕然在先導片中分享了兩句話:

“ 都說父母和孩子之間是一場“戰爭”,父母贏了是悲劇;孩子贏了是喜劇。

媽媽是世界上,唯一跟我們分享過心跳的人。” (她不愧是老師的小孩;老師很可怕,小孩很可憐)

啊,這部真人秀綜藝也邀請了歐陽娜娜姐妹和媽媽傅娟。

媽媽是世界上,唯一跟我們分享過心跳的人。”這句蠻打動我的,從沒有想過、也沒有意識到。它接在了我常告訴自己“家是一個講感情,而不是講道理的地方”這句語錄後面。

 

成年后,光是後天養成習得的生活習慣,就表示翅膀硬了要飛出去;更遑論獨立個體的觀點觀念。

代溝(代際交流)本身就是一個幾乎不可跨越的鴻溝,我不是幸運兒,也沒想勇敢嘗試打破它。

所以,如果要是生活在一起,幾乎是溝通無能的場面。這樣的好處是避免了爭吵;不好是心裡不太習慣,挺彆扭內耗的。

短暫生活在一起,內心還是很珍惜的。經常默默、偷偷地從另一個角度觀察媽媽。前幾天,一起在家附近行山鍛鍊。途中,閒聊著一些老家親戚的近況,媽媽聊起了她小時候的事情,還有哥哥們。

媽媽生於1964年泉州小漁村,由於出生被算命說克家人,她被領養到另一個上面有四個哥哥的貧窮家庭。從小只有很多很多的活,幾乎沒得吃。印象深刻,她說有時實在餓得不行了,就會用手捧一些海水喝;還有,她每天給油站工作的父親送午餐,總會帶一塊小手帕,跟她爸爸說:“你留幾顆花生米給我。” (那塊手帕用來盛花生米) 而唯一疼愛媽媽的外公總會先把午餐給媽媽吃,後面自己再吃。

那次行山再重溫聽到媽媽講她小時候幾乎沒得吃的情況后,最近的生活里,我似乎不再會嫌她做菜十分單調了。雖然還是有她不會做、不喜歡也懶得料理的原因,但更多我會想:對於一個小時候喝海水,吃花生米的媽媽來說,做菜等一些生活的質量就不要求了。

後記:好在媽媽婚後至今,有一點點彌補了幼年吃的苦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