劇場大叔的中肯自白
劇場大叔的中肯自白

不露臉也不露點,沒有夥伴,由不再年輕的一介大叔獨立組成。太熱血會高血壓,會用略靠北的真實口吻,推薦或分享中年劇場人的故事。也許,還能和相同年齡的叔叔阿姨、青年表演者交流心得。順帶一提,我是說「也許」。 📢#中年關鍵字 📢#演出分享 📢#劇場心得

回來劇場⋯⋯瘋了嗎?

(edited)
為什麼大叔會辭掉前一份工作、回到劇場?(疑,有人在意嗎?)趁著百忙之中,有點時間,大叔想來說說看這件事,順便為自己將過往心境做些小小整理。

約莫三年多前吧,大叔辭掉了待了八年的工作,離開熟悉、穩定的環境,決意回到自由接案的演員生活。

還記得,當時身邊的人對這項決定多半是支持的;可是也有另一派聲音(不多啦),會擔心大叔接下來要怎麼過日子?劇場是這麼不穩定,年近中年的大叔還可能適應嗎?如果真的花完老本該怎麼辦?

當時,大叔為了做這份決定看了不少相關書籍,其中印象最深刻的是《讓天賦自由》,如果記憶沒出錯的話,裡頭提到許多相關範例,故事主角都是在不同時間點做出改變一生的決定,有的年輕,有的甚至比大叔年紀更長;但,裡頭提到一種觀念——我們不敢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多半是因為害怕失敗、害怕一切重來、害怕過去的經驗會再現。可是《讓天賦自由》提醒我們,時間是線性發展的、沒有任何事情會重複,我們之所以會裹足不前,泰半是由於恐懼那些「習得的挫敗」。

除了這本書給予的力量,大叔也因為之前一份工作,需要採訪出身不同背景的人們,他們多半是大眾心目中的成功人士;這些人都有共同特點,就是堅持自己想要做的事情,不害怕踏上唯有自己的道路,才能獲得現在的成績 ——舞蹈家布拉瑞揚,就是大叔最崇拜的範例。

大學時代,大叔念的是戲劇系,大叔的家庭背景多半是軍公教;至今,他們仍然時不時就會鼓勵孩子們:「去考軍校啊!去唸警校啊!去當老師啊!」這對大叔來說是一件非常不能接受的事情(反過來在他們眼中,大叔才是大異類)。只因大叔相信,每個人生來都有獨一無二的天賦,可能在不同領域發光,如果家長、長輩因著過去成長的經驗,把這些穩定至上的觀念灌輸到孩子腦中,那麼很可能孩子還沒長出獨立思維之時就被框架綑綁,那麼這一趟生命旅程,就成了安穩而無光彩的歲月,說虛度也許太偏激;但,這世界就是要有不同的獨特樣貌才更顯珍貴。

中年大叔回到表演藝術領域,跟大學時代的心態很不一樣。

過去,年輕氣盛的大叔會覺得一切演出機會都是順風順水,甚至當年過度脆弱的大叔還曾經因為巡演太累而大哭(雖然是真的很累啦,兒童劇一天演四場,要演一個月吧);此外,因為大叔年輕時曾有一段狀況非常不佳的時光,所以把自己搞到很黑暗的深淵裡……。不堅強、缺乏信念、覺得一切都應該的,種種因素,讓當年的大叔萌生了想去學更多不同東西的夢想,覺得演員是一份被操控而沒有選擇的職業,甚至對上班族的生活感到嚮往。

是直到大叔前幾年,一邊工作、一邊覺得體感真的很不適應,雖然上班時間飛快、一樣會有壓力、可能會有成就,可是身為劇場工作者的那種極端專注、腎上腺素噴發的狀態,已經全然找不到了;再加上,工作就算做得多好,大叔總感覺那和自己無關——全然沒有那種因為表演、因為作品而獲得的成就。

這種感受很奇特,也許大叔因為從小到大的身體與教育背景訓練,已經被完全塑造成「劇場」的腦袋了。

歷經這幾年的接案、成為劇團駐團演員生活,坦白說,身為演員會面對更多的不自信、不滿足與挫敗,還有更多複雜心緒,會在無時無刻突然浮現,為自己帶來打擊。可是換個角度,能夠踏在黑膠地板上,能夠用自己的身體與心靈去訴說故事,那種跨越各種關卡的成就感,依然沒有任何東西能夠取代。

所以大叔會說,自己是幸運的吧!至少在人生這條道路上,大叔找到了真心喜歡的事情,而且可以靠著它過生活。雖然疲累,雖然常常睡眠不足;但,至少大叔做了自己的選擇,覺得人生有道幽微的光一直等待大叔去追尋。

而你,找到了嗎?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was the first to support this articl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