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ingdou
qingdou

料青山见我应如是

公路旅行,和Shira Erlichman一起

记一首怎么抄也抄不完的长诗。

西北太平洋的冬天,一个周末,天早早就黑了

玻璃和草上都结了冰

我在抄一首长诗,抄了好久好久

这首诗关于一次roadtrip,诗人要带上她所有的

爱人、药、蘑菇、花生酱

带上George Eliot,带上Marry Ann Evans

带上西海岸的坏天气

带上边开车边哭的必杀技

她拼命扮作不可爱,因此更可爱

这首诗好长啊,抄到我手痛都没有抄完

我要带上经典的奥德赛,从咸水到淡水

带上奥兰多和包法利夫人

带上Ocean Voung

带上我对某个date的怜悯和厌恶

带上我的抗抑郁药

带上我身体里所有的卵子

带上姥姥的白骨,也带上我淡黄色的骨头

带上会读人心情的戒指

虽然我们都知道其实它不过是个测温度的把戏

带上我收藏的爱人们

带上不愿意被收藏的我

带上因此收获的乞求和愤怒,有时二者都有

带上一支金色的铅笔,上面写着:

“保佑我们柔软的内心”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