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兔

@solidkillian

人一世物一世,我们害怕但勇敢地继续尝试

直到我们认输,我们才算输。

梁小门:哲学社是用“事实”来撒谎,用“性骚扰”实行网络私刑的惯犯

本文经梁小门授权发到Matters上。哲学社制造谣言,谎称我女朋友性骚扰(即D,哲学社“澄清文”中的群主女友,我是群主)。在我主动提供证据表明我女朋友没有性骚扰后,哲学社仍然不放弃、不撤回谣言,操纵和故意误导读者,放任网上针对我女朋友的羞辱。

郭晶:“幸存者的支持者”,还是米兔的绑架者?—评哲学社北美女权群事件

本文经@社工郭晶 授权帮忙发在Matters上。2020月7月21日 事件背景: 微信群“北美中国女权群”中一个群友A指控另外一个人B,称多年前14岁的B对16岁的A进行了“性骚扰”。A未向群主梁小门和群友吕频讲述“被性骚扰”的具体经历,就要求这个人离开此群,并要求作为群友的吕频对此表态,吕频表示无法判定也无权操作。

米兔不是批斗异己,而是真相越辩越明

本文经肖美丽授权帮忙发在Matters上。图片来自网络7月初梁钰在微博上称吕频包庇强奸犯,微信公号“哲学社”和“Her小号”发文称吕频包庇性骚扰,备受女权社群关注的“北美中国女权群”网暴事件短期内可能还不会结束。在这场争论中米米亚娜提出应该把这次争论当做:“一次坦诚相见,公开反思...

北大飞:哲学社文章中性骚扰指控被控方B的证词及分析

本文经北大飞授权帮忙发在Matters上。针对中国女权活动家吕频和梁小门的诬蔑和网络暴力依然存在于一个有几十万粉丝的平台“哲学社”上,并且不停有更多扭曲事实的文章和消息通过各种渠道流传。尽管很多人已经对此事感到疲劳,我依然认为需要为被网暴的吕频和梁小门努力一下,用我微小的影响力(...

用米兔的理性和新知分析“北美女权群性骚扰指控”事件

本文经北大飞授权帮忙发在Matters上。针对中国女权活动家吕频和梁小门的诬蔑和网络暴力依然存在于一个有几十万粉丝的平台“哲学社”上,并且不停有更多扭曲事实的文章和消息通过各种渠道流传。尽管很多人已经对此事感到疲劳,我依然认为需要为被网暴的吕频和梁小门努力一下,用我微小的影响力(...

北大飞:我对吕频老师遭遇网暴一事的证词与分析

本文经北大飞授权帮忙发在Matters上。针对中国女权活动家吕频和梁小门的诬蔑和网络暴力依然存在于一个有几十万粉丝的平台“哲学社”上,并且不停有更多扭曲事实的文章和消息通过各种渠道流传。尽管很多人已经对此事感到疲劳,我依然认为需要为被网暴的吕频和梁小门努力一下,用我微小的影响力(...

女权词汇空洞化,我们该怎么办?

女权主义的魅力在于其批判性——一方面表现为识别与批评父权社会对妇女的剥削和压迫,另一方面则体现在女权主义者能够有胆量反思自己有没有行为不够正义。北美女权群风波也许大家已经有点疲劳了,不想再看见或者讨论与其相关的信息。但其实这只是表面的尘埃落定,对于女权主义者来说,除了定性谁对谁错,还有很多思考工作值得我们努力一下。

吕频:假女权真网暴,公号“哲学社”诽谤黑文真相

来自微信公众号@ 女神和表姑的日记 ,我愿尽一点绵力,拉近一点点哲学社造谣文章3.3万+1.5万阅读量vs吕频自述辟谣文章8000阅读量的差距。———— 近日一个自称“中学生社团”的公号“哲学社”发出了一篇针对我的抹黑文。于是一场被这篇抹黑文背后的一些人早就预言和提前庆祝的网络暴力降临到我头上。

关于“吕频被指包庇性骚扰犯”,我理了一下我看到的信息

(在微博里,本文文字版已被屏蔽,图片版疑被限流。感觉心好累呀,人生好难呀。抹黑文成千上万的阅读量,想说点不同意见就被公权力屏蔽。可能旁人根本没法想象我们这群人有多艰难。) 中国女权活动家吕频最近被微博大V梁钰指”包庇强奸犯”,梁钰澄清道歉后,网络中对吕频的攻击并无减少。

做一名“女权大佬”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最近,有人扬言:“吕频必须糊。” 这种饭圈杀人诛心的话语为什么会出现呢?在我跟踪了许久,多方观察后,我认为我看到的事件经过是这样的(欢迎批评):妇女权利工作者吕频所在的一个微信群中,有人控诉其中一个女群友曾在高中时期性骚扰自己,要求非群主的吕频踢人。

毁誉、告密、消声:三步可毁一个女工网站

大兔,女权主义者,时评作家。本文在墙内一发出来就被屏蔽了,真的好艰难。尖椒部落是一个专门为女工提供最新资讯的网站。前段时间,一位网名为王小嗨的员工因为工作能力和工作态度都未能符合机构需求而被尖椒部落辞退。随后,王小嗨公开发表了一连串文章,指尖椒部落对其无缘无故地非法解雇。

肖战粉、小战狼幼稚狭隘暴力?怪谁呢?

最近让大家在微博朋友圈心痛地发出“救救孩子”感叹的,最主要是两件事。第一件事,是肖战的粉丝集中举报小说平台AO3致其404消失。一时间全网恶言恶语、有人试图自杀、有人嘲讽自杀者、有人讲句公道话私信框就被挤爆要求删帖。第二件则是“中国女孩属于中国男孩”事件。

#大兔跑一萬公里迎小危自由# 第1天打卡

【寫在前面】 危志立是關心勞工塵肺病議題的自媒體《新生代》的一名編輯。3月20日,他被深圳坪山警方從廣州家中帶走,關押在深圳第二看守所,罪名是「尋釁滋事」。此前,《新生代》總編楊鄭君、編輯柯成兵已先後在一至三月被捕,公號發布的數百篇文章被刪。

感觉我的社会生命已被消灭

自从我的丈夫危志立因为帮助尘肺病工人维权而被深圳警方刑拘,我的生活就开始变得一天比一天糟糕。首先是病。连续咳嗽了大半个月,拉肚子,全身都痛,心跳加速,睡觉的时候眼睛闭着但是脑子转着,吃饭的时候嘴巴动着胃部却瘫尸着。然后是我的微信号被炸了。用了5年多的微信号,4000多好友,瞬间就失联了,只能看不能回。

因为看不得世间不公,我们再次被高墙分隔 | 大兔小危爱情故事(一)

也许它会被屏蔽,也许它会被删掉,但是我依然想尽最大的努力,让这个世界知道危志立的故事,不要让人忘记他。大兔小危爱情故事(一)危志立追我追了好长一段时间,好不容易追到手之后,他却冲我生了一次气。那是一个夏天的夜晚,当时还是朋克青年的我和他手牵手抽着烟逛工业区。

世界那么糟糕,我不能一个人哭到呕(被秒删重发)

昨天晚上我经历了一个很奇怪的身体反应,觉得必须和大家分享一下,不能让我一个人孤独地哭到呕吐。昨天我写了一篇文章,讲的是我的偶像、女权主义劳工权益关注者、北大女性学研究生毕业的孙敏,因为声援工人维权,被带走了。孙敏啊孙敏,南广东天气转凉了,今天大雾,广州塔的上半截都埋在了灰白色的冷…

That's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