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七

@seven_seven

教我抽烟

教我抽烟的人也 教我失眠 聪明地 找借口沉默 观火 假装倾听 假装 真的吸了什么 珍惜 断肢 残躯 余温的肺叶 应密封储藏 在黑色场合,烟灰 最多相信 一次 没结果不是错 再一次 把燃烧的那端 递给我

修订 | 午夜

还不必睡,语言尚未停转 时间会误译夜的核心 柴禾伸向口腔,星星 拉开烟幕,读秒 读三只瘦驴的童话 磨盘空转,天空后继无人 你们仍指着下一时刻 午夜,日期接过世代的王位 这可疑的时刻

环卫工

大年初二,轮到老人值班 他属于这座湖滨公园 政府所有,私人承建 老人捡拾垃圾,也提防燃烧的危险 公园曾是一片盐碱滩 挖出湖泊,盐泥堆成岸 栽上的树已经瘦了许多年 老人说,公司管得严 换班必须面对面,只是不缴五险 中午也没地方热热饭,这辈子也是 政府所有,私人承建 他还说,我的儿...

还不必睡 语言运转的时刻 才对幸运抱有幻想 不把身体当作 一种草料 好像那头蠢驴 墙上的磨盘早就空了 它还指着下一时刻 也不去歇歇脚 让我试吃解药

下弦月

夜色为谁垂泪 虚掩洄游的鱼道 引蓝鲸潜入安睡的海 是时候了 下弦月,你有一张流浪者的脸庞 街巷窸窣作响 目盲的金属呼唤日光 灰尘在暗面下降 就如同你 下弦月,你剪下自己金色的翅膀 是雪原把秋季掩藏 田鼠平衡着来年的希望 寒冷在小径流淌 请告...

过程

我宁愿等待 学习接近一朵花的方法 成熟即坠落 黑色的鼓 已规定好所有步伐 学会呼吸的植物就懂得哭泣 拒绝开花的种子也拒绝发芽 就远足 落地 想象大树的根 用星星间的泥巴 代替正面回答

沉默

落叶抽走了树的噪音 把时间借给来年 这天空的尸体溺于水中 高于影子的风筝 将永远服刑 看吧,云在地面的哭声 泥土挡不住时间的背影 祖辈仍在山中 活着:黑血和长发相通 问 谁曾见过那场 返身寻找沉默的季风

今天不是沉醉的 酒精被河水饮干 我只有一罐流淌的云彩 我啜饮影中的 接不住泪水是月光 我啜饮风中的 是比人更懂得沉默 我啜饮满口焦渴 是谁值得一场甘霖?野火烧不尽:渴

我要怎样与你告别

我要怎样与你告别?像你给周末送去的好天气 云彩无法被沉默盖过 你送给我长江北岸的田野 那里的灵怪茂盛如水稻 短衫的外婆怀抱公鸡 这与她死去的子侄有必然联系 你送给我一条街巷的所有角落 掀开记忆给石头送去色泽 放轻脚步以免,打碎句子 留下一地,错误的我 你的一些不仅是一些 我的许多也只是许多 我要怎样与你告别?

武汉市长普选

最近的武汉,承受着建国以来最痛苦的创伤经验,他/她们必须得到安慰和补偿。最好的礼物莫过于普选市长的权利。建国伊始,建设一个富强民主的中国就成为历代领导人的根本愿望,也是全体中国人的一致愿望。在富强和民主谁先谁后的问题上,中国产生了分歧。在此之前,我们走的是先富强后民主的道路,并取得了一定的成绩。

驴唇配马嘴

今日翻相册,看到了这几张旧图——一个高中女生用试卷集字拼出的诗,分享给大家。因为回想起了我高三时压抑的环境,所以觉得这几首诗尤其好。当时看到后,还搜索到了女生的微博。只是过了不久她便被封号了,这几首作品之上便又添了一层惋惜与无奈。我不愿理解也不能接受这样的古灵精怪都要被禁止。

爱中国不是爱吵架

注册Matters是一件蛮早的事,但感觉社区不是很活跃,再加上没有发文权限,我使用频率一直不是很高。后来开放了写作权限,我本想参与,但本领不高,写不出来什么,也就罢了。直到香港开始大游行,我偶然发现这里用户即使在讨论政治问题时也格外和平理性认真,才经常来逛一逛。

“洗脑”是一个坏词,无论谁用

在最近关于香港问题的大讨论中,大陆和香港人士都有指责对方被“洗脑”的情况。我对这个多次出现的“洗脑”一词有一些疑问。在我理解中,这个词表面上看是说接受一种思想的方式不够理性、辩证、科学,但实际上说的是所接受思想的内容不合我意。人天生并没有反抗思想灌输的能力,扔在狼窝就成了狼孩,扔在红国就是小红孩,扔在篮国就是小蓝孩。

That's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