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冥
龍冥

雖是理工科出生,但同時具備感性與理性,熱愛學習各種技能,在這裡分享我的所體悟的事情~ 歡迎與我交流~

[閱後心得]薩提爾的自我覺察練習-從自己開始的對話

你是否有過在生活中感受到「情緒」的存在?會覺得情緒有分好與壞嗎?情緒有喜怒哀樂,喜怒哀樂是否有分好壞?當你遇到喜怒哀樂,或是其他無法分類的情緒時,你是否都有意識到自己有這些情緒,會是接納,還是拒絕,甚至是否定?會不會從根本上,就發現自己其實從頭到尾都不會有某些情緒,像是從來都「不生氣」之類的?

你是否有過在生活中感受到「情緒」的存在?會覺得情緒有分好與壞嗎?情緒有喜怒哀樂,喜怒哀樂是否有分好壞?當你遇到喜怒哀樂,或是其他無法分類的情緒時,你是否都有意識到自己有這些情緒,會是接納,還是拒絕,甚至是否定?會不會從根本上,就發現自己其實從頭到尾都不會有某些情緒,像是從來都「不生氣」之類的?

這本書透過薩提爾理論,在讓我們遇到「情緒」時,能夠自我覺察到情緒的存在,並且讓我們可以知道怎麼面對與接納這些情緒,轉化成自己內心一致性的行為,當我讀完這本書後,我嘗試使用書中提到的「探索自己的核心觀點」這個技巧,並且搭配許多不同的「我訊息…」,重新檢視了自己人生中的「不能輕易向環境示弱,不能輕易地拒絕他人」這個核心觀點,重新檢視這個觀點的過程: 華人文化對男人的性別刻板框架:「要做個男子漢,不能哭與示弱」,這是我在求學前就意識到並且學習的事情,在小學與國中階段遭到同學霸凌後,我滿肚子的委屈與難過去找父母,父親跟我說:你要學會還手,學會靠自己,並且不要哭;母親跟我說:你要用更大的音量,更強勢的姿態站出去,這樣子同學就不敢霸凌你了。可是我不論體型還是姿態就是不比霸凌者強勢啊,而且我的老師們都要我當個「溫柔」的人,我要怎麼用拳頭、音量壓過對方。

在這溫柔與強勢的矛盾;在為了從霸凌環境生存下去;在為了保護自己;在為了滿足每個不同角色希望我的樣子,我學會了遇到衝突時要「沉默」與「討好」,在我悲傷時,大男人主義叫我要「不准哭」、「不能示弱」,就這樣子我度過了童年時光,彷彿就在說我的童年,其實沒有霸凌、沒有受傷過。

上了大學後,我擔任了一個社團的重要幹部,在接下社團前,它就已逐漸邁向凋零,社團的學長姐與指導老師卻又不斷地希望我要撐下去,他們總跟我說:「當你有願時,整個宇宙都會來幫你。」在擔任幹部期間,從對對外的一般學生到對內的下級幹部、學長姐與指導老師,每個人都對這社團都充滿著不同的希望,我如同夾心餅乾,充滿了許多衝突,我使用了在小學與國中時學會的應對方式來「討好」和「不能示弱」,就這樣子勉強支撐了一年的社團,為了這幾乎為一人社團的情況,在社辦熬夜度過無數個夜晚,只為了下一場活動能順利進行,從來不與任何人求救,因為我是這個社團的支柱,我不能倒下;為了不讓社團倒下,我在最後一個人完成別的社團要十人才能分工完成的社團評鑑檔本,一口氣做完了十本的社團檔本,從組織章程一路到社團活動;為了不讓社團倒下,我完全無視自己內心的「情緒」,如同一個鋼鐵人一般,獨自撐起這個社團,不斷告訴自己:「只要這個社團能活下去,我再苦也沒關係」。

擔任幹部滿一年,我卸任且這個社團也隨之倒下,「崩潰」這個詞不足以形容當時的自己,到底為甚麼,我付出了整整一年的青春,身邊其他玩社團的人都交到一堆好友,只有我感覺不是玩社團,而是如同經營了一間風中殘燭的大公司,最後收掉了這間公司,不只一個朋友都沒交到,好像…失去一切了。

我發現了我在擔任幹部時期,我時常認為環境關係,無力「拒絕」這件事情,但其實是與我在小學與國中被霸凌時所學會的「討好」有關,我在長期被霸凌者霸凌後,雖然學會獨自一人與自己玩、與自己相處,但為了讓自己撐過那段難熬的時光,我不斷告訴自己要「堅強」,也在無意間一直「渴望得到同儕認同」,最後變成直覺反應:若遇到來自關係中的委屈時要「討好」,相反的對內要「堅強」,這是我來自童年時期所學會的信念,在我擔任幹部時,一直無意識地在使用這樣子的應對模式在應對社團幹部的事情,最後不但是社團倒了,連我自己也倒下了。

我用了書中提到的許多方法在詢問自己,再寫下這段文字時,已經時隔多年,當然感覺非常冷靜,但在當年幹部剛卸任時,我試圖問自己「有什麼感覺?」時,我是無法回答的,因為有太多太多的情緒塞住了,甚至我在當時不斷否認「憤怒」的情緒,總覺得生氣是個不好的情緒,因此我更無法善待自己,無法好好包容這個滿身傷痕的自己。在這本書裡面,提到要用「我訊息(I message)」當...…(情境)的時候,我感覺__(情緒),(因為)我認為___(觀點),我希望__(期待),如果套用回童年霸凌的紀錄應該是:當我被霸凌的時候,我感覺生氣、悲傷、憤怒、糾結、衝突,因為我的父母要我強硬的打回去,但我的體態根本贏不了,老師又要我要當個溫柔的人,不能生氣,我好衝突、矛盾,我其實只是希望對方能「尊重、認同」我。

雖然已經經歷過很多事情後,才有機會重新整理自己童年時期的創傷,從這個創傷中,知道了自己原來一直都想要的只是「尊重與認同」,但因沒有意識到自己的渴望,一直用「討好與迴避」的方式度過許多衝突,又形成負向迴圈讓內心有更多的衝突。

在這本書中,讓我有機會再重新「覺察」自己的情緒,從自己的情緒反應中,再找到更深層的「渴望」,從渴望找到自己的「信念與價值」,如何「一致性」表達,遇到情緒的當下,先思考「自己、他人、環境」這三個因素後,再做決定與反應,我很感謝自己翻起這本書,重新再一次的更認識自己,如果你也對自己的情緒一直都很不解的話,一直想要「控制」情緒的話,非常推薦看這本「薩提爾的自我覺察練習」!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