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毛
小毛

正在慢慢打捞和搬运一些写过的文章来这里。

让黑木耳变成一个好笑的词,我花了五年。

“不止身体”是beU为性科普开设的专栏,在这里我们从一个个具体的生理困惑出发,科普生理知识,分享无毒的性别意识。在今天的公开场合,裸露在外的皮肤颜色不再能够定义我们是怎样的人。而背地里的舆论场,仍在用私处颜色的黑或粉区分着女性性经验的丰富程度,这有什么依据吗?私处颜色为什么会有黑粉之分?

本文首发于beU Official

上周做饭,我一边洗菜一边笑了出来。因为我突然意识到,我正拿着一朵黑木耳。黑木耳,我第一次听到这个词时,它并不是指某种食材。 

大概十年前,初中。那时班里的男生总爱在聚在教室后面,三三五五,挤作一团,交头接耳,脸上挂着某种让人不舒服的坏笑,这种坏笑偶尔会爆发成震破屋顶的哄笑。黑木耳,就是某次爆炸式哄笑的前提。

黑木耳:对女性外阴的嘲笑式和污名化的称呼,认为女性外阴颜色深是因为性生活频繁造成的,借此羞辱女性。

不巧,我刚好路过,那次哄笑像真的爆炸一样,把我震得又远又怕。我带着不知名的羞耻感,迅速走出教室后门。

类似的“爆炸”发生在五年前我读到名为《阴道之道》的剧本时。在我终于花时间适应了它带生殖器官的剧名后,新的强烈震动出现在读到这句台词:

是的,我是一朵黑木耳。说真的,你的蘑菇是粉的吗?

阴道之道:一部聚焦女性身体和生命经验的中文话剧,由bcome小组翻译、改编、再创作自美国剧作家伊芙恩斯勒(Eve Ensler)的《阴道独白》。上段中引用的台词就是为了对抗黑木耳一词对女性外阴的污名化而创作的。

每次回想这句台词,我都会回到十年前的教室后门——我不止一次隔着时间和空间,远远看着那群躁动的青春期男生。终于,我不再感到害怕和羞耻,我会想“这群没接受过性教育的小屁孩也太好笑了”。

是的,让黑木耳变成一个好笑的词,花了我至少五年。

能笑出来之后,我才认真地看了看自己的外阴。我的第一反应是,“黑木耳”这个词其实挺准确的:我的大小阴唇都是深色的,上面有着某种无规律的褶皱,如果泡在水里,它们看起来就是一朵木耳的样子,只是更厚一点。

我又想到那句台词:是的,我是一朵黑木耳。但这次,“黑木耳”一词伴随的不是嘲笑、污名或羞耻感,而是自我确认和接纳。

 © cottonbro 


我也开始学习。 

一开始,我的方向不对,看了过多色情片里过粉的外阴,差点重回十年前的教室后门。后来,我买书、看科普、问医生。多方验证下,我终于相信了以下知识: 

女性外阴的颜色变深,是雌激素刺激身体发育的自然结果。也就是说,外阴颜色和有没有性生活、有过多少性生活,毫无关系,只和有没有发育有关。

更具体得来说,我记得书上是这么写的:“人体生殖器部分含有较多黑色素,黑色素会在性激素影响下沉积,所以,人体生殖器部位会随着人体生长发育颜色变深,且深于其他部位”。

不过,每个人的黑色素含量、激素分泌情况并不相同,所以每个人外阴颜色的深浅也不一样。只要没有外力干预,颜色或深或浅,都是正常的。

而说到“外力”,就更有意思了。我在过去五年中看到过各种各样据说可以让外阴变粉的办法:

“漂白”
“漂红”
“吃药”
“抹药”
“按摩”
“泡牛奶”
“补充维C”
......

但其实这些都没!用! 

首先,外用方法如“漂色、抹药、按摩、泡牛奶”,可能短期内能产生一些变化(可能性也不大),但容易造成伤口和感染,或打破菌群平衡,也不可能影响人体内在的色素和激素。

而内服的,无论是药物还是维C,要么伤身,要么经过消化后几乎不产生影响。

然而,我还在想:如果都没用,为什么还有很多女生希望自己能“黑转粉”呢?

再回头读了读那些私处美白产品的广告词,

我找到了答案:

“变粉,抓住男人的心”
“让他爱上舔你”
“那里变黑,是婚姻的红灯”
“粉粉更性福”
......

道理大家都懂:别把其他人的想法太当回事,身体是自己的。听起来容易,做起来可不那么简单。不是人人都有妇科医生的知识和心态,花五年消弭对黑木耳一词的羞耻感才是更多人的常态。 

但,不该是这样的。女生不该被一分为二成黑木耳和粉蘑菇,更不该基于这样的可笑分类被一捧一踩。

 © cottonbro 

我花了比五年更久的时间,才开始喜欢自己的外阴。 

我尝试过用“我的外阴”开头造句:
我的外阴是棕色的,仔细看还带一点紫;
我的外阴除了像黑木耳,还像一只小灰蝴蝶;
......

我越来越频繁得给自己的外阴照镜子,并观察镜子里的ta,在我站着洗澡的时候,泡澡的时候,换棉条的时候......我把手洗干净,触碰自己的外阴,一点一点、一次一次去找到教科书上那些的具体部位。

我发现,对身体的其ta部位,我早已过分熟悉。但我的外阴对我来说如此陌生,哪怕它已经跟我一起生活了二十多年,哪怕我的月经每个月都要路过它,哪怕我已经知道要如何让自己高潮...... 

我还试过给自己的外阴写诗,画画,并把这些尝试和我信任的朋友们分享。

我的外阴像只小灰蝴蝶
ta的翅膀大小不一
大多数时候
ta并不飞
看起来软趴趴的
好像上班偷懒的我
ta飞起来的时候
一定是因为ta自己想飞
一定是因为我也感到快乐
小毛画的

这些,都是我为了喜欢上自己的外阴所做的努力,我花了不止五年,而我现在依然还在过程中。

我不能说“我已经非常非常喜欢,完全完全接受自己的外阴了”,我也不想这么说。因为这不是重点,重点是:

我不喜欢让别人描述我身体的任何部位,我想夺回“黑木耳”这个词并重新定义ta,我想要拿回「描述自己身体的权利」。

© cottonbro

我很想邀请你,跟我一起。

我们可以按照自己适应的节奏,去创造描述女性身体的更多的可能性。如果你走得比我快一点,我也很想知道你的故事;如果你开始得比我晚一点,也不必着急,你可以从描述自己的任何一个身体部位(比如眼睛)开始。

编辑:okay

作者:小毛

排版:949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