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凱西
蔡凱西

Cathy Tsai | 蔡凱西 台北人 / 不專業旅人 / 流浪中的學術人 / 研究旅行史與旅行文化的不良歷史學徒/《後綴》假掰文青誌編輯群 在出門旅行、閱讀,與作古的旅記文本中持續穿越 佛系粉專:https://www.facebook.com/travelhistorystory 合作邀約:misiaa2001@gmail.com

主題徵文:寵物必須說話 | 欸偷偷說其實我是買來的獨生狗

狗娘大多生一窩,只生一隻真是不容易
photo by Cathy Tsai

台灣人最愛講:「領養代替購買」,但我不是蔡家去領養回來的毛小孩,是他們買我回家的。

為什麼要用買的?因為蔡家前一隻過世的寶貝,就是白貴賓,想再養一隻白貴賓,用領養的方式,機會實在太低了。

才一個多月大,我就跟原生家庭的人類父母坐著高鐵北上,在狗肉(?)市場等買主,沒多久就從生母的獨生狗,變成蔡家的獨生狗,買來的也沒關係啦,反正給蔡家養,我也還是獨生狗,不會有其他的狗挑戰我的地位,家人也很愛我。

轉眼間我也在蔡家生活14個年頭了。

我沒有甚麼叫做「寶貝窩」的專用睡鋪,自從進入蔡家的門,學會在固定地方撇大小條之後,人類的床鋪就是我的床鋪。通常我一個晚上會睡兩個地方,上半場跟老媽睡,下半場跑去跟找姐姐(就是蔡凱西)睡。不管哪張床,夏天都會鋪上涼墊給我散熱,然後電風扇也是對著我吹的;冬天當然就是爽窩棉被阿,把鼻子摀在棉被裡睡覺,跟家人一起躺躺,最好他可以跟我躺一整天,就是最棒的狗生。

因為姐姐的床鋪比較高,怕我的腳受傷,還特地幫我買了專用的樓梯,讓我可以比較容易上下床。

photo by Cathy Tsai

除了不需要寶貝窩之外,我的狗日常也很簡樸啦。不需要買甚麼玩具給我,那個我沒興趣;也不需要買甚麼成衣,夏天我都穿自己身上修剪過的天然毛衣,冬天有幾件替換的毛線衣,都是老娘織給我穿的。

除了睡覺,狗生最重要的另一部分,當然就是吃。幾個月大的時候,我就在廚房品嘗過人類稱為「霜降」的豬肉。一大塊川燙過的肉肉,放在砧板上切片,送上人類的餐桌之前,會先成為狗乾糧裡的配肉,沒有混入新鮮肉的狗乾糧,我可是不吃的喔!

我其實是很不社會化的狗,一個多月大就被帶回蔡家養,接觸的只有蔡家的幾個人類,家裡有陌生人或狗來訪,我就會覺得不爽,老娘有時候說我幹嘛那麼貴氣,我都會回嘴:

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我就是不喜歡別人!)

要是出門放風,有其他狗類迎面而來,我也是不會跟他客氣的,我家對面的那隻黃金,還有住巷尾的那隻邊牧,都曾經被我吼過,然後回家就會被老娘嘲笑:

你這種小不點的一隻狗,還敢跟大狗吵架

欸欸欸,我只是毛長了一點的孩子,我跟那些有狗味的傢伙不一樣好嗎?他們只是看起來跟我同類,比我體型大,但是氣味完全跟我不同啊,我實在是受不了狗味很重的傢伙。如果姐姐在外面嚕過別的狗,我馬上就會知道。

photo by Cathy Tsai

這一兩年大概是因為老了,也不知道自己還有幾年,可以陪著我愛的跟愛我的家人,希望可以盡量跟他們多相處,所以變得比較囉嗦。

例如我會催老媽快點陪我睡覺,在浴室外面盯著他洗完澡,盯著他泡腳,盯著他抹完保養品,還會站在房間門口吼他快點,他一直說我給他壓力;每天到了放風時間,也會不時的走進姐姐房間,用我的腳步聲提醒他該帶我放風囉!

最近我連專屬的樓梯都不太想用了,直接在床下抓棉被,叫姐姐抱我上床,或不想自己下樓梯,姐姐也沒靠北我很貴氣,二話不說就抱我上上下下。

我是備受寵愛的獨生狗,不過我必須說,蔡家是個問題很多的家庭,雖然我不聽不懂人話,但是誰在吵架,我心裡都很清楚,只是我沒辦法講人話勸架。例如剛過完年,姐姐在出國前一天,跟老媽因為生涯規劃的問題,又吵得很兇。

原本我還期待姐姐會先帶我放風,才出門搭飛機,但氣氛實在太糟,當天他就氣噗噗的先離開了。不過他回國當天,行李還沒拉進門,看到只有我一個在家,就馬上幫我戴胸背,牽我出門跑跑。

姐姐說他寫完這篇徵文,就要回家陪我躺躺,我跟老媽不一樣,不會問姐姐的寫作進度跟收入,也不會要求姐姐去找一份「正常」的工作,人參怎麼那麼累阿?還是狗生比較好。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