抽象之子
抽象之子

略懂计算机技术、数学、政治

认清自己以后:我成了一个嫖客

我出生在中国大陆的一个贫苦的农村家庭,小的时候我是留守儿童,长大了我是异地求学的借读生,工作以后我是背井离乡的打工者,这些和父母分离和故乡分离的经历,让我永远生活在孤独当中。

今年已经27岁的我从来没有谈过真正意义上的恋爱。经历过一些被直接拒绝的情况,也经历过暧昧不清的不健康关系,这一切都让本来就自卑怯懦的我,变得失去了所有的勇气,不再敢于去追求属于自己的爱情。

我觉得从来没有被爱过的人生是极其痛苦的,我没有被爱,可以分两个类别来讨论。

第1个是我的父母,他们也生活在贫困的农村,文化水平低下,一直在外打工,谈爱这样形而上的东西对他们来讲是天方夜谭。但是穷人也有笨拙的表达对孩子爱的方式,但是他们从来没有这样做过,无数次当着我的面告诉我,我对他们而言是一笔投资品,因为我有一点天资外加努力获得了中国某大学的硕士学历,他们时常声称我是他们最成功的一笔投资。而在这笔投资当中,他们付出了什么样的成本?我想大概就是在一次性交当中没有带避孕套吧。他们和我的关系是控制与被控制而不是爱和被爱,我的工作是这些年处于风口之上的资讯科技行业,有非常丰厚的收入,他们在得知了这些信息以后,会在生活当中通过各种手段,试图从我这里拿到钱,我想尽办法从我这里占小便宜,而那种丑态真的令我不忍直视。

第2个就是为什么没有同龄的女性喜欢我?首先我拥有一个非常不和谐的家庭,任何女性在得知了这一个信息过后都会退避三舍,但是目前还没有女性因为这一条而拒绝我,因为我从来没有通过她们的第1关考验。或许是基因,或许是营养的原因,我小的时候一直很瘦弱,长大了BMI才到达了健康水准,但是我的身高却一直停留在165,这个身高,在女性面前可以相当于一个重度残疾。

我拥有重点大学的硕士学历,又有还算体面的工作,有丰厚的收入,我认为我如此努力获得了这些,至少我应该有资格和旗鼓相当的女性交往。可现实是,即使我将条件放低到专科毕业,将收入放低到每月几千元,她们依然看不上我。我想我这样的人就是矛盾的,自己很努力取得了小小的成就,但是身后却拖着一个巨大的深渊,即使我放低要求,找到了合适的女性恋爱结婚,我自己也会痛苦和不甘心。所以我彻底放弃了去追求爱情,客观的条件太差使得没有人爱我,心理的创伤也让我很难接受别人的爱,最关键的是我内心里面根本没有足够的力量去爱别人。

但是我也只是一个普通人,我也想要被拥抱,想要陪伴。所以我想到我应该去嫖妓,我第1次嫖妓是在香港,走在昏暗狭窄的楼道里面,看着花花绿绿的彩灯,我犹豫了很多次,才按下了一个凤姐的门铃,他帮我洗澡,帮我口交,舔舐我的身体,用女上位释放我原始的的欲望。结束后我只觉得索然无味,因为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缺乏了我最渴望的交谈和拥抱,所以临走我狠狠的抱了她。后来在周末或者休假的时候我又去了很多次,逐渐爱上了这种活动,没有精神内耗,完全直奔主题,不用因为自己的各种先天条件的不足而感到自卑,如果没有这些像菩萨一样大公无私的妓女,我永远也获得不了这样美好的性体验。

我想这也许只是我逐渐堕落的开端,自从发现花钱就可以买到快乐,我更加没有精力去追求什么爱情了,我把曾经看过的描绘爱情的美好的书和诗1集都卖给了废品站。我不知道我最后会变成什么样,我也不知道我会不会和福柯一样染上梅毒艾滋病痛苦的死掉,但我一点也不恐惧,因为人生充满了重复,无聊,痛苦和矛盾,即使明天早上我不会醒来,我也没有遗憾,那为什么不停止做一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抓紧一切的机会让自己去放纵一下呢?

我前段时间也看了一些女性主义的书籍,我觉得嫖妓是最女权主义的一种行为 。传统的恋爱关系,通过各种各样的幻象和骗局,让女性走入婚姻,被永远的奴役她们的身体和社会身份。而嫖妓只是承认女性的价值,每一次和女性的性交都明码标价公平交易,如果这个社会能够变成一个大妓院,所有的男性女性都明码标价,帅的男性和女性收钱,丑陋的男性和女性花钱,那才是真正的大同。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