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forzoe

@meforzoe

推薦我最喜歡的讀書筆記—關於布蘭妮的自傳

昨晚翻看這篇對布蘭妮自傳《The Woman in Me》的書評,今早竟然看到布蘭妮和現任男友在酒店打架受傷的消息!一時間對這樣的巧合有些難以置信。果然,這條消息的評論區裡也有人在說因為她的家庭創傷很深,被PUA太久,造成她下意識地在自己的戀愛關係中重複這種傷害。

老友记

从去年暑假直到今年春节,有幸在短暂的回乡旅程中与几位老友相会;另有几位老友到我旅居的城市旅游,得以与她们相聚。这些必须是我这十几年“友谊沙漠”中的高光时刻。于是想以她们名字来记录这样的重逢。

2023问卷-年终回顾又来了(时间可以慢点走吗?)

其实挺害怕做年终总结/回顾的,就好像过生日一样,时间又在给自己敲警钟,加重我的焦虑和自我怀疑:很多想做的事情都没有完成;甚至连几年前就定下的目标也没有达到;这一年似乎还是那么被动呀,等等。但是一来被点名,二来看到matters问卷的问题都不是功利性质的,因此就放下焦虑来回顾吧!

陸客初次赴台觀感

去之前,很難對台灣的真情實景有合理的想像。對它的了解,只有小時候教科書上的課文,還有從前流行的台灣偶像劇。啊!以及喜歡聽流行音樂的我聽了太多台灣藝人的歌曲。在台北捧著旅遊地圖的時候才發現:原來戴佩妮的《淡水河邊》唱的不是與海水相反的淡水,而應該是台北的地名!

《攥红的手腕》- Matters我最喜欢的小说推荐

Matters征文-我最喜欢的小说,推荐我最爱读的中文限制性写作杂志《字縛》创刊号的主编连载小说— 攥紅的手腕。看这名字就令人心生怜惜……会是谁?因为何事呢?

在格子舖的格子裡買帆布包

那些曾經躺在格子鋪的格子裡的帆布包......是我懵懂的賺錢夢

2023元旦来做2022年度回顾

趁着2023年元旦还没过完,赶快写写2022年末问卷的答案,回顾脑海里有第一映像的事物!

新冠后遗症 - Covid记忆之二

坚持清零转到突然开放之后,大众对于感染新冠的态度也出现了大转弯,从恐惧到好奇、再到习惯,甚至听说网红们争先恐后地要去感染,好有素材抢流量。如今,一个传染病及其相关的社会现象开始被嘲弄,科学和迷信同时流行,愚昧和警醒同时持续。纷繁复杂中,我想来分享下自己在严格封控期间感染、隔离之后…

多事之夏,及秋 - 2022 Covid记忆之一

暑假开始前的6月底,突发一波前所未有的本地疫情,莫名其妙地被卷入其中成为了第1XX号感染者。被进入隔离“治疗“系统共39天。中间不断记录自己的经历心路历程保存在Matters的草稿箱,却在7月份Matters被黑客攻击后荡然无存~~在隔离浪费了一个多月之后,8月的第二周开始,工作生活回复运转。

我的包包裡有什麼?原來也收著我的自我😌

響應MaryVentura的徵文,覺得專門來觀察下自己的包包和包包裡的每件物品,應該會勾起很多過去回憶,馬上就做!興沖沖地翻出包裡的東西,物品不多,但卻真實地反映了自己的性格。

讨厌

这么孩子气?!

听后感 - 202206

从少年时代开始到现在快进中年,一直不变的最大爱好是听歌,欧美、日韩、港台中的流行音乐都爱听。听到自己喜欢的歌时,全身血脉奔腾,脑海里完全进入一个自我的MV世界,在那里可以无边际地或快乐或沉沦自己所有的情绪。这些听歌之后的感受无处诉说,不如记下来发到matters,如果有同样爱好的人,希望能引起共鸣!

今夜,情緒翻湧

一個走入不惑之年、正直婚姻困頓期、不知如何是愛、回首自己似乎從未愛過的我,今夜,心中翻騰起許多感情的過往,情緒太多而沒有出口,只好在夜裡敲字抒發心意。很想能一個人或邀約好友,到外面吸一隻煙或者酌一杯酒,傾吐心事。

香港公開大學公開課觀後感

我愛看電視,從小都喜歡。即使現在有各種網絡平台,但我依然喜歡打開電視,興奮地不停轉台,查看遍每個頻道都在播什麼。電視節目充滿了神秘感,不是大數據推送的千篇一律,即使經常掃興而歸,但偶爾也會遇到意想不到驚喜。

一个女人对一个女人的对话

今晚,读了你的画眉。那一定就是你从没跟任何人讲过的事,儿时的记忆,再加上是那么痛苦的回忆,应该在我们情绪的自我保护机制下被主动地、本能地遗忘了。而这种遗忘不是真的遗忘,它还在、它会在精神深处影响你,不过大部分时间生活一件接一件的事情、让你无暇仔细回忆罢了。

近40

即将跨入40岁的门槛,有寻觅自我价值和没有朋友的烦恼。会否,跟我是80后独生子女有关系呢?没有同辈的至亲,离开父母家乡的异地生活,心中这些情感的归属究竟在哪?

說說產後的痛和抑鬱

嚴格意義上來講,我經歷的不算是病理性的產後抑鬱,沒有絕望到需要去求醫,也沒有走到有自殺傾向的極端,但是產後激素水平的變化和排山倒海的育兒重任,確實給了自己狠狠地迎頭一擊!先講產前,我結婚五年後在33歲懷孕。之前對懷孕生產的了解,僅限於周圍親人朋友一些零星的講述和影視作品的演繹,一...

拔智齿的血泪史

36岁带着两颗横长的智齿、去三甲公立医院拔除,医生形容我的病例是非同寻常的困难。下面两颗智慧齿横着长且埋得深,上面一颗斜长也埋得深;正在打字的时候是拔了下面第二颗牙两周后来医院复诊,给我拔牙的是医院口腔科擅长复杂阻生牙拔除的颌面外科副主任医生;复诊完后,他叹着气跟我说:“你这两颗...

國人的價值觀就是如此單一嗎?

這篇吐槽幾個月前就寫了,但是慚愧於自己的文筆太一般,總覺得改來改去還是詞不達意,所以一直不敢發。沒想到牛年的第一個晚上,因為工作壓力和皮膚敏感搞到半夜三點多醒了就睡不著,四點時乾脆起身洗澡,現在頓覺整個人舒爽多了。想想乾脆就把這篇草稿給發佈了,也算是又一個新年新氣象。

「社區活動|十年」現在的自己

十年 跨度 27到37 黃金期的末尾到壯年的末尾 接下来奔四 我該傷感嗎 恐懼 試圖擺脫的恐懼 別人說是我想像出的恐懼 無論是否真正面對過 依然恐懼著 朋友 晃眼間好像認識了很多人 可是心中壓抑時 放心倾诉的 還是只有她 夢想 多麼庸俗可笑的字眼 社會階級的定義面前 梦想...

That's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