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我正姐
選我正姐

貓奴一生,花草芳客。最想了解的是自己。夢想環遊世界,奢望和平,戰火不再。

[花信年華] 瑪法達的天空:劃下句點

玩笑性地說:「說不定以後路上還見得到呢。」「不會在法院吧?」哈!「是啊,那以後我又來了。」輕鬆愉快地打哈哈,最後在他們的祝福聲中說再見。
原名:緋樓日記-瑪法達的天空 19990820

八月二十日,星期五。

由於身體的不適,每晚都提早了上床的時間;由於生理時鐘的固定,所以每天早上都在六點多起床。

這一天早晨,我懷疑自己得了憂鬱症,離職憂鬱症。明明知道自己即將脫離疲憊而忙碌的行政工作,但一向閒不下來的身子與頭腦卻開始有了反應,她們不高興,悶悶不樂。

我討厭憂鬱。

這是從以前到現在最厭惡自己的一點,如果這代表了A型人的標準性格,我會無理地要求爸媽,麻煩把我生成B或O型。親愛的爹娘,不是埋怨你們把我生成這副德性,只是女兒無病呻吟而已。

我這副德性?其實很不錯了,至少有你青睞。

想起昨夜你的溫柔慰藉,著實讓我的憂鬱減輕了許多,不論何時何地,一想到你呀,就讓我快樂。

一想到你呀,我的嘴角就不自覺地揚起,心暖暖的。

早起的憂鬱是因為不讓自己賴床。自己一向是隨性得可以的個性,突然盯著自己養成規律生活的時候,開始總是無法適應得很好。

我知道賴床對自己並沒多大益處,也不見得精神好多少,而早晨的空氣與鳥語清風又是如此地令人舒爽,所以選擇改變。

憂鬱的顏色是藍色,深深深深的黝藍色。

我努力讓自己擁有水藍色,那是輕鬆的、平淡的以及愉快的幸福。

最後一天。標準時間八點三十分在我的打卡上劃上了這天的起點。

無聊,從昨天就一直無聊到今天,茹前輩已經開始全程實習,而我就一件一件地解說並交接。茹前輩離開了三個月後,還是有一些適應上的問題,畢竟,短短的三個月中,所內所接辦的案子早已經大搬風。

茹前輩說:「謝謝妳,妳辛苦了,麻煩了妳三個月。」

麻煩嗎?我倒不覺得,畢竟自己是個貪心的傢伙,法律上的知識怎麼挖都挖不盡了,哪有什麼麻煩呢?要說麻煩,還是人際關係上比較麻煩吧?

一邊打著交接單,想著該交代的事情。茹前輩看了奇怪問道:「嗯?我以前不用打啊,怎麼妳要?」嘿,這我也不清楚,但漁先生說得好,交接單上交代得越詳細,我的責任問題就越發地減少,我想我絕對同意。

中午,茹前輩跟小芬為我餞行,吃了一頓可口中餐,心情就好些了。

在吃飯前出了個小插曲。三人在路口等綠燈亮的同時,我的左袖突然被扯扭了好緊⋯⋯

「小姐,我⋯⋯我要暈了!」聲音才送進耳朵裡頭,一個老婆婆緊扯著我的衣袖就往我這邊倒來。

老婆婆這一暈,嚇壞我們三個人,她身子持續地往地上倒去,我跟前輩及小芬拉扶不起,眼看就要讓她倒在地上。這老婆婆身材不大,這一倒卻沉沉如石。不一會兒,身旁出現兩位男士,幫我們將她撐扶起來。

「老婆婆,要不要我們叫救護車來?」小芬開始拿出手機,茹前輩則詢問著老婆婆的意見。

「不要⋯⋯我一下子就好。」老婆婆挺倔的。

「那您要去哪兒?我們幫您叫計程車。」這是怕她再發生一次,要是發生在路口半途中,那是非常危險的。最後她還是堅持地自己走了。

在餐廳選定了位子坐下,茹前輩開始滔滔不絕:「剛剛好危險呢!老婆婆一倒,我就先盯著妳的背包瞧。這年頭要當好人也是要當心一點。」小芬也點頭同意,雖然那位老婆婆像是真的暈倒。

吃完中餐,又一陣話題,就回公司休息。

下午決定將思考多時的交接單送出,見到蔡律師,自己突然帶了朵飛揚的笑容。

「好,妳要離開了。」

「是啊,這些日子謝謝蔡律師的指導。」我微微頷首,誠心地感謝這位老闆,儘管人家都說他其實是個笑面虎,但在我體驗的這段時間裡頭,他是位和藹可親的長輩呢。

「這是一個跟學校不一樣的私人機構,學到的一定很多不一樣⋯⋯」蔡律師繼續以他個人的經歷與體會勉勵著我,我想自己受用無窮。

在臨別前夕,自己的情緒忽然高昂了起來,像飛舞於花叢野草間的白紋蝶,一一向同事們道再見。

第一個讓我想找的,是會計美女。

「咳,我又來啦!」頑皮地睨了睨眼,平常這時候我都是拿著頭痛的請款問題煩她,而她總是微笑相對。「怎麼啦?要走了喔?」會計美女祝福我,不忘提醒有緣記得常找著見面。

梅忙著,於是見著她的微笑在我身邊擦身而去。

JOY律師兩個月的身孕,女人味更濃了。「嘿!預產期什麼時候?」十分外國熱情作風的JOY,快語地回答:「明年囉,生龍子。」哇!那不就跟我一樣(屬龍)?競爭很激烈呢!就著龍子龍女的話題闊談⋯⋯

「嘿!妳的電話!十三線!」喬哥打斷了兩個女子的吱吱喳喳,把我拉回現實,「我的電話?」蔡律師的事情不是早都交接給茹前輩了嗎?

滿腹疑問地按下十三線接了電話。

「嗨!恭喜啊,脫離苦海啦!」宏哥愉快的聲音響起在電話那頭,「什麼時候高院的助理能夠邀請妳吃個便飯啊?喔,不是請妳,是一起吃個飯。」

我覺得好笑,開始跟他大番特番,「好啊!俗語說得好,擇期不如撞日,您覺得今天如何?」最後決定在下個星期選一天,就他跟我與喬哥三人聚會吃頓飯。

走進受雇律師辦公室,只剩下儒律師跟賢律師。「喔?妳要走了喔?」兩個人的目光同時聚集在我身上,「那以後在哪高就呢?」

我搖搖頭,說了大略的計畫,然後玩笑性地說:「說不定以後路上還見得到呢。」「不會在法院吧?」哈!「是啊,那以後我又來了。」輕鬆愉快地打哈哈,最後在他們的祝福聲中說再見。

再來是荃律師、娟律師跟閔前輩。

「嗯,來拜別的。」放手一博地拳起雙手,宛如女俠客般。

荃律師對我說了很多:「說實在的,行政助理發展的空間有限,對於妳的學歷來說可惜了點⋯⋯」喜歡看荃律師大大水水帶著長睫毛的眼睛,慧黠的眼睛,也謝謝他對我平日的照顧與指導。

再來就是惠惠前輩跟貞姐。

惠惠前輩老當我像她妹妹一般,話別一段,她還丟了張名片給我,留了大哥大方便以後有事聯絡。

貞姐,這星期頂著一頭勁爆紫色頭髮,她一向是公司裡頭最有流行感的同事,新潮的服裝一件穿過一件,搭上她模特兒的身高,就像所花一樣,「記得有事沒事回來看看喔!要想我喔!」

「會,我會很想妳~」

嗲嗲地撒嬌,貞姐差點受不了。

然後?輕輕地將上班卡放進打卡機。

「倏」

五點四十五分。劃下句點

揮別燈光依舊輝煌的事務所,我離開這兒,使其成為回憶。

瑪法達的天空,充滿一片紫雲紅霞,將入夜了。


【END】

木棉道我怎能忘了?那是去年夏天的高潮⋯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was the first to support this articl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