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你說
聽你說

Listener 移民工法律暨公共衛生諮詢平台 ➤ https://listener-together.org/ ➤ https://www.facebook.com/listener.together

聽你說專欄|多元身份人類的工作

作者:吳羿霆

大家好,我是吳羿霆,台泰新二代,目前從事泰語老師的工作已滿四年,正在往第五年努力中。

圖為作者照片

但其實會走上這條路也是歷經波折,這要從我國小遇到的霸凌事件說起。不是每位新二代都有被霸凌的成長經驗,但我剛好就是有的那一位,也因為這件事,讓我那陣子都困在黑暗中,但還好有我的良師開導我,讓我知道自己是獨一無二、與眾不同的,才讓我開始找尋自我價值。我發現自己這樣的多元身份,讓我從小能接觸到兩國不同的文化和習俗,也因為從小跟媽媽講泰語,讓我擁有兩種語言能力。我因為霸凌事件而認知這是一把雙面刃,他人能因為我是新二代而排擠我討厭我,而我也能因新二代身份而跟他人不一樣,走出自己獨有而美好的一條路。

後來我開始勇敢說泰語,會開始跟同學聊泰國的事物,漸漸的有人會問我泰國相關的問題,我開始對於分享泰國資訊、推廣泰國文化有使命感,我想運用我這個身份做更多的事情,所以在大學畢業後,我選擇進入校園成為新住民語教學支援人員。

泰語教學支援人員是什麼呢?他其實也是一種老師,只是性質屬於支援類型,不是每個學校都有的,屬於校園裡隱藏版的老師。這類的老師沒有屬於自己的辦公室,甚至一個學校中沒有多少老師或學生認識,每天都像遊牧民族一樣遷徙,在各個學校中遊蕩,沒有歸屬感。

再來雖然老師是走一年一聘的約聘僱,但卻沒有特休、病假等等權利,做越久沒有任何好處,就像時薪較高的part time,卻不能隨時走人,要離職也必須走完一年聘期。而鐘點費是以節課計算,有上課有錢,沒上課沒錢,颱風天學校停課就沒有薪水,學校運動會無法上課提早通知你不用來學校,那你那天就等於要餓肚子了。除了這些,教支老師的鐘點費也時常不準時入帳,而每所學校的開課數也不多,這讓很多老師無法單靠一份工作過生活,需要兼差,也就造成了老師有本業,教學只是她的兼職,也就可能影響了他的教學品質。

而我也是,第一年只有兩所學校兩節課,一個月2560元還沒扣勞健保,想問這要怎麼生活呢?所以我本來要放棄了,放棄這份能教泰語,推廣泰國文化的工作,好在這兩所學校,一個讓我擔任低年級學習扶助班老師,一個給我特教班組長減課的職缺,讓我在第一年勉強能養活自己,到了第二三年,有更多的學校開了泰語課,也有學校請我當健康課老師、國文代課老師等等的,才讓我能一路走到今天。

但也因為做過了各種老師,我才知道教支援老師的地位有多低,有多需要被看見。如果正式老師在最頂層,那麼接著就是領月薪的代理老師,接著是到處接課的代課老師,最終才是沒有太多保障,連教材費都沒有的教學支援人員。

此圖意味著要跟一些不對等關係對抗

所以我希望能讓更多人看見教支老師,他們會持續教學靠的都是自身的教學熱情及對孩子們的愛,若這份職業無法給予老師保障,那學校只會越來越難找到老師,孩子無法學到想學的語言及文化,老師長才無法伸展,我覺得都是極為可惜的。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