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安
林安

写字者,长期观察自由职业领域,喜欢一切新鲜、有趣、多元的生活方式与文化。 活着是为了创造。希望能创作出一部留世作品,它可以是文字、影像或者照片。 大陆已出版《只工作,不上班》

25岁,开两家店,养40只猫是怎样一种体验?| 100个不上班的人

过去,人们在事业单位有一份能做一辈子的“铁饭碗”,就很满足;现在,互联网创业的热潮打破了人们对一份稳定事业的期待;与此同时,自由职业、斜杠一代正成为新时代背景下越来越多人向往的职业选择。是时候重新定义工作了。不做朝五晚九的上班族,工作还有多少种可能?一个不上班的人,又将如何存活于世?在这个宏观庞大的社会问题下,我试图从一个个微观个体中寻找答案。

工作几乎占据每个人一生中一半以上的时间。所以工作开心与否,将直接影响一个人的生活质量。

过去,人们在事业单位有一份能做一辈子的“铁饭碗”,就很满足;现在,互联网创业的热潮打破了人们对一份稳定事业的期待;与此同时,自由职业、斜杠一代正成为新时代背景下越来越多人向往的职业选择。

是时候重新定义工作了。不做朝五晚九的上班族,工作还有多少种可能?一个不上班的人,又将如何存活于世?

在这个宏观庞大的社会问题下,我试图从一个个微观个体中寻找答案。从本周开始,我将陆续采访“100个不上班的人”,希望从这些人的生活中,你我能得到答案。

今天是“100个不上班的人”的第一篇,描述一位猫咪咖啡厅店主不上班的人生故事。

●●●

在城市的角落拥有一家属于自己的小店,想必是大多数人曾经拥有过的梦想。无论这家店是书店、咖啡店还是花店,都多少承载了你年少时对未来生活的美好幻想。

年轻时的我们以为,开店等于自由的生活状态、可支配的个人时间和可观的经济收入,它甚至可以与一个人的兴趣爱好挂钩。

但真正工作后的我们,却因为种种原因,始终无法迈出经营一家属于自己的小店的第一步。也许是因为缺乏启动资金,也许是因为兴趣淡然,也许是发现上班比开店来得更轻松,也许是害怕承担风险…种种原因,使我们为了职场中的KPI、月度会、晋升答辩和年终奖而拼搏时,渐渐遗忘了自己幼年时的梦想,原来并不是成为职场精英、人中龙凤,而是在城市的一角,开一家属于自己的小店。

上周,我和三位年轻的90后店主聊了聊:不上班经营一家属于自己的店,是怎样一种人生体验。

今天分享的,是其中一位上海90后店主的故事。从创业公司设计师到摄影自拍馆,再到猫咪咖啡厅,毕业三年多的她,如何靠开店过上不上班的理想生活?

Liza
25岁 上海猫咪咖啡厅店主

不会画画的经纪人不是好店长

Liza是我的大学同学,一个漂亮灵气、多才多艺的南方妹子。大学入学第一天,班里进行自我介绍时,她的那句“画了九年画”让我印象深刻。由于小时候为了学画画而不惜放弃学钢琴的机会,最终半途而废的经历太过惨痛,导致我长大后对任何一个会画画的人都充满了羡慕与好感。

大学里,Liza一直坚持在朋友圈和社交网络Po自己的原创绘画作品,也为学校的很多社团活动帮忙画过海报,她还在校报上开了一个漫画连载专栏,记录自己大学里的点点滴滴。

大四毕业季的某天晚上,在回宿舍的路上我曾经问过她:毕业后你想做什么?

当时她非常坚定地告诉我:毕业以后想和男友一起去国外一边读书一边画画。这对当时还没有人生方向的我来说,简直是一种不要太理想的生活状态。那时候的我也一度以为,她会在艺术与画画这条路上一直走下去。

然而人生总会在某些时刻发生意想不到的转变,也许是因为自己,也许是因为别人。与大学时计划一起出国的男友分手后,Liza毕业后来到上海,从事一些与画画无关的工作。

“最开始我尝试过很多杂七杂八的工作,甚至做过经纪人,帮一些十八线艺人做推广,还在一家创业公司做过一阵子设计。”四年后的某天,在上海某个下着雨的夜晚,已经经营着两家热门猫咪咖啡厅的Liza坐在我对面这样说。每一份工作都做得不太长久的她,曾经在创业公司做设计师时,因为不习惯死板的工作时间制度,而在下午两三点当着老板的面睡着了,事后被老板话里有话地“提醒”。

大概从那时候开始,她就隐隐感觉到:这种不自由的工作节奏,终究不是自己想要的。

“在那家公司和同事们关系也比较一般,下了班就各自回家。平时在公司里也无非是一起讨论中午吃什么、晚上吃什么,时间久了也挺没意思的。”Liza说,回想起自己人生中仅有的那么几段上班时光,人际圈好像都挺窄的,不会和同事成为多么要好的朋友,下班后也更多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

转折是从去现在的男友经营的一家摄影自拍馆做兼职开始的。她在那里认识了现任男友,并开始慢慢帮男友打理店里的一切,由于男友在开店的同时还在一家外企上班,并没有太多时间精力管理自拍馆,Liza渐渐从兼职转向全职,最后正式辞掉了工作,开始专心帮男友运营店铺。

快消式的摄影理念,各类五花八门的cos服装,以及自助式拍照的新颖形式,使得那个由Liza男友自创的摄影品牌很快就在上海年轻人中流行了起来。不到一年时间,这个最初由三个年轻人合伙创办的自拍馆,已经有了多家加盟店。Liza的男友也因此正式辞掉了外企稳定的工作,开始投入到实体店的创业中。

但任何网红店铺的发展都有一个不破的规律:红得快过气得也快。自拍馆的摄影模式没有持续多久就开始走下披路,看着店里的利润越来越低,未雨绸缪之下,Liza男友决定卖掉品牌,去做点别的事情。

一段不上班的松弛时光 换取人生新方向

卖掉自拍馆后,Liza休息了一段时间寻找新的人生方向。那段时间男友每天在外见合作伙伴、谈新项目,Liza却仿佛提前开启了婚后的家庭主妇模式:白天在家下厨,偶尔出去健身,周末再出门给玩摄影的朋友当当业余模特。

Liza的下厨作品
Liza的业余模特照 

曾经忙碌的时光好像突然间松弛了下来,一开Liza还有些不适应。

在《圆桌派》某期谈“不上班”的节目中,刘索拉说每个年轻人都应该有一段松下来的时间。不工作,只去做一些自己真正感兴趣的事情。只有这样,才会想清楚自己真正喜欢和想做的事情是什么。

所以那段不工作闲赋在家的时光,对日后忙碌的Liza来说,是一段极为奢侈的岁月。

当然她也没有真的闲着,在家研究菜谱和努力健身的同时,她每天都在思考什么才是自己真正感兴趣的事情。

与此同时,Liza的男友在研究完市场上各类项目,并反复计算过投入产出比后,决定尝试一样新业务:开店成本低且单次人流量大的鬼屋。

“跟着同行看最近市场流行什么,什么生意能赚钱,大概多久能回本。”Liza直到现在还在保持的这套行为习惯,多少有些受男友影响。用她自己的话说这样做的原因是:“市场变化太快,今年赚钱的项目很可能明年就会赔钱,所以时刻都要想还有什么新项目能赚钱。”

2017年,Liza男友新开的鬼屋生意火爆,有时旺季一个月的流水就接近百万。人手不够时,Liza也会去店里帮忙,又恢复到了之前帮男友经营自拍馆的生活节奏里。那段时间,她的日子可以算得上舒坦,除了偶尔报怨下开实体店太累没有假期之外,几乎没有太大生活压力。

Liza在男友的鬼屋

一切变化从买房开始。2017年,Liza男友在上海买了一套房,贷款20年内还清。这对家底尚不丰厚的两个年轻人来说,压力骤增。

“买房之前我没有任何经济压力,买房之后压力很大。以前逛街看到喜欢的东西就直接买了,现在还会犹豫一下。”Liza直言,买房促使她加速思考自己的人生规划:是时候开一家自己感兴趣,且完全由自己主导的店了。

2017年,一次偶然的机会,生性喜欢小动物的Liza在一家猫咪咖啡厅喝完下午茶后,萌生了对这类项目的兴趣。

她先是买了几只猫自己养,然后再去上海的猫咪咖啡厅一家家考察,发现这些猫咪咖啡厅的店内装修和经营都不太花心思,既没有建立起自己的品牌也没有稳定的客源。生意不好了就卖几只猫,是当时大部分上海猫咪咖啡厅的经营现状。

“我当时去过一家猫咪咖啡厅,老板娘一个劲儿地向我推销她家的猫。她们有一个房间,打开门里面全是怀孕的母猫和刚出生的小猫”Liza说,当时老板娘就是指着那一窝窝小猫告诉她:“这窝多少钱”,“那窝多少钱”,像进行一项商品推销。

当时Liza就坚定自己不要开一家这样的猫店。她想开一家真正的猫咪咖啡厅,靠店铺运营活下去,而不是卖猫。既然上海那时还没有这样的猫咖,就自己开一家。

就像一根从松弛状态骤然被拉紧的皮筋般,找到人生新方向的 Liza 几乎是瞬间就从慵懒的状态中恢复了过来。

那段时间,我眼看着 Liza 朋友圈里的猫从一只变成了几只又变成了几十只,最后变成了一家正式营业的猫咪咖啡厅。

最初 Liza从几只猫开始养起

第一家店的风格设计为森林风,Liza用之前和男友一起开店时攒下的积蓄,在商务楼租下了一套房间进行猫咖的装修。

为了打造鲜明的品牌特色,她在装修上下了很多功夫:手工雕刻的树桩椅、接近两米高的室内仿真樱花树、带有猫咪爪印设计的地面、手作云朵吊灯 ……

不思议的猫咪咖啡厅静安寺店

猫咪多的咖啡厅难免会有异味,容易给人留下不卫生的印象。为了消除这种不好的用户体验,她在店里安装了多处排风扇;并在门口安装了消毒设施,客人进店前必须消毒;还为猫咪们设置了单独的猫厕所,教会它们使用...

于是我又眼看着这家猫咪咖啡厅频繁出现在手机中的一些公号推送和网红推荐中,Liza的猫咪咖啡厅在没有做任何付费推广的情况下,渐渐在上海的吸猫一族中走红,2017年下半年,确认猫咪咖啡厅可以赚钱的Liza又开了第二家分店。

SNH48成员郭倩芸在Liza的猫咖店
日本网红山下智博在Liza的店里录节目

第二家店延续了第一家店的森林装修风,这些风格强烈的室内装修花了近70万,但 Liza认为她设计的这种风格可以使用几年不用翻新,从长期收益来看,是笔划算投资。

管理两家店,养40只猫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开了猫咖之后,Liza意识到开猫咪咖啡厅的难度、忙碌程度以及精神压力都与之前的任何一份工作不可同日而语。

如果说以前Liza每周在店里督促下店员的工作状态,做一些人员招聘与培训,核对店里的每日账单,做些网络推广的工作还算忙碌的话。开猫咪咖啡厅后,她的忙碌程度简直呈倍式增长。

开业之初,还没有招到合适店员时,店里的日常接待和餐饮准备基本都靠Liza和男友亲力亲为,刚开业时我去凑过一次热闹,周末的人流量源源不断,新的客人堵在门口,旧的客人还在店内等待糕点茶饮的情况时有发生。

第二家新店 Liza和她的猫

除了白天在店里忙得连轴转,店铺打烊后回到家仍有十几只猫咪嗷嗷待哺。

偶尔也会听她吐露养猫的累:比如猫把家里床单尿湿了,大半夜洗床单;猫咪生病了大半夜带去宠物医院看病;家里的母猫生小猫了,每天在家喂新生的小猫;新家被猫咪们破坏得惨不忍睹;凌晨4点还在喂猫...

店里的一只母猫怀孕了,Liza亲自接生的一窝小猫

显而易见,运营两家猫咖,养40只猫并不是一份轻松的工作。但两家店之所以能开下来,并成功运营到现在,背后更多靠的还是Liza对猫咪的喜爱。

比如Liza店里的每只猫都是她从小养大的,她给猫咪们做了一本图册,对每一只猫都如数家珍,在店里随手指一只,她都能马上叫出猫的名字,并说出这只猫的性格喜好来。

除了店里的猫外,Liza还会在外面捡一些流浪的小野猫回家,也有客人把不想养的猫送到她的店里,这使得她店里的猫越来越多。

而幼猫又是一种很脆弱的动物,且生病了会相互传染。有段时间幼猫之间流行传染病,Liza就几乎不出门,每天在家围着猫转。这只治好了那只又病了,那只好了这只又出了新问题。曾经她也在兽医院花下不菲的医药费为猫咪看病,但自从在兽医院花了上万块还把她的小猫医死之后,Liza开始在家自学给小猫治病,最后硬是把几只快要死掉的野猫给治好了。

“说真的,我现在什么猫病都能治了。”Liza自嘲说,我问她养那么多猫为什么不卖,她回答“大部分猫都已经养出感情了,不舍得卖给别人。”

焦虑的事情:赚钱速度太慢,消费又太高

现在两家店的生意都已经步上正轨,Liza每周只用去店里几次,其余时间在家里照顾猫。除此之外,她每天还要算店里的营业额,每个月制作成总账单给男友看,再规划下个月做什么事情。

焦虑感总归是有的,店里生意好了太累,生意不好了又着急。生意稳定了要想还有什么赚钱的新项目可以做,不稳定了更要加速寻找新项目。因为没有永远赚钱的生意,所以要做好随时赔钱的准备。

总之为自己工作与为别人工作的心态完全不同,虽然赚的比上班时多,但需要自己承担的风险和压力也更大。看上去更自由的生活,原来也暗藏着上班族看不见的辛苦。

如果说现在的生活还有什么苦恼的地方,Liza说可能是赚钱的速度太慢了,消费又太高。

比如她的男友最近就有点小焦虑,因为身边的朋友都很会赚钱,一年赚几百万的人不在少数。此外身边也有很多上海本地家里不缺钱的朋友,不用工作每天都在玩。有时忙得昏天黑地时,Liza也会羡慕这样的生活。

“做实业还是太累了。”这是Liza开店以来的最大感受,但即便如此,她肯定是不会再回去重新上班了,一来赚钱少,二来不自由。

说到未来几年的规划,Liza说她打算把猫咖的品牌经营好,长久地做下去,再陆续开新店。

“现在还画画吗?”我问。

“早就不画了,画具都放在家里积灰。”

我竟感到一丝惋惜。

聊天结束的晚上,我们在回家的路上经过了一家奢饰品店。金光闪闪的橱窗里展示着每一个女孩都曾有过的物质欲望。

“什么时候才能买这些牌子的东西一点都不心疼呢。”Liza感慨。

“大概一年赚1000万的时候吧。”我随口一说。

下一期,我将分享一个重庆90后咖啡厅店主的故事。离开北京广告圈,回到家乡自创咖啡品牌的她,如何在几个月内实现盈利,同时独立运营着一家广告公司?

感兴趣的小伙伴记得关注此号更新哦;)


林安,《只工作,不上班》作者/播客「逆行人生」主播/自由会客厅品牌主理人。
代表作「 100个不上班的人」,持续调研跟踪自由职业、数字游民、远程办公等生活方式。

微博/公众号/小红书/b站:林安的会客厅


ALL RIGHTS RESERVED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