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安

@linan1992

卷不动了,躺平一小会儿

运营冬冬说8月通常是知识付费的大淡季,借此机会团队里的很多小伙伴都见缝插针地开始了半休假生活。有人刻意减少了工作量,有人出门旅行办公了,而我也决定少做点事情,让上紧发条的身心慢下来。

小众职业访谈 | 成为独立旅行设计师,是怎样一种体验?

带你认识一个小众职业:独立旅行设计师。俗话说「有需求的地方就有市场」,第一次听说「旅行设计师」这个职业时,我在想「旅行是可以设计的吗?」「旅行的乐处不就是在于自己设计行程,探索未知吗?」「为什么要付费交给别人去做?」认识本期嘉宾小红后,我意识到自己的认知太局限了。

不裸辞,也可以看世界?他在帮更多人实现这个愿望|100个不上班的人

作为一家以“不裸辞,看世界”为口号的创业公司创始人,从毕业后的第一天起,他就在用实际行动践行“边旅行、边工作”的新生活方式:在美国费城向老板提出“远程办公”后,生伟带着工作游历了大半个美国。回国后,在一家创业公司积累了一年经验的他,又马不停蹄地开启了为“远程工作者”和“自由职业者”提供一站式服务的创业项目。

干货 | 自由职业初级入门指南

如果你具备了做自由职业的一些基本特质,也别着急裸辞,为了以防万一,可以一边上班,一边利用业余时间做一些准备工作和正式自由之前的测试,用来判断自己是否真的适合做自由职业。

不是每一个「不上班」,都能换来「很快乐」

因为自由职业说到底还是一份职业,或者说一种职业状态。既然是一种职业,就不会适合所有人。如果有人跟你说“人人都可以做自由职业”,要三思。如果有人跟你说「不上班很快乐」,多扒一层,看看快乐背后还有什么。仔细想想是真的想做自由职业,还是类似的声音听多了,所以想做自由职业。

11月,在混乱的世界里构建内在安定

外部世界的飘渺偶尔也会让人不安,让我再次陷入对大环境感到无所适从又找不到出路的迷茫之中。但我记得有位朋友说:越是这种时刻,每一次喜悦都尤其珍贵。在杭州小住的这段日子,对我来说是一段自我调养的日子。冬天来了,今年的最后一个月差不多也该收尾了。

人的迁徙:美国游学、泰漂买房与数字游民生活

我们跟着嘉宾小熊——一个精通中日英三国语言,目前在泰国清迈生活的数字游民,按照她的生活路径,分别云体验一下美国游学、北京上海双城记、东京旅居和泰国跳岛、清迈买房的数字游民生活。

喜欢中年的自己,终于有能力让生活慢下来| 100个不上班的人

今天是“100个不上班的人”的第九期,分享的是一位曾经因说话结巴而感到自卑的小城女孩,如何在工作中一点点战胜自卑,最终通过售卖珠宝茶器过上“和喜欢的一切在一起”的不上班生活。

长期不上班在家撰稿,是种怎样的体验?

这篇回答介绍了我毕业以来的从业背景,自由撰稿的主要来源和收入,全职写作的真实体验和长期不上班以后的种种变化。

城市与乡村的割裂生活,社交是摆脱困境的解药吗?

从去年到今年,我做了几期「人的迁徙」播客访谈,每一期节目最后我都会问嘉宾:“你的理想城市必须有什么?”我发现答案的重叠率非常高,被提到最多的分别是“那座城市的人”和“良好的环境气候”。这也是我心中的答案,就算一座城市有100个优点,但如果那里没有我想认识的人和亲密朋友,也很难留住我。

2022年我只做了一件事:崩塌-重建

我的价值观在今年发生了一次地震式的动荡。我前所未有地开始关注政治、历史、宗教和信仰。人在什么时候会突然关注这些?在生活中遇到一些无法解决的问题时。有那么一段时间,我以为的常识失常了,我坚信的东西坍塌了,我不曾意识到的问题开始变成问题了。世界的无常一次次倒逼我向内问寻:你到底想要什么样的生活?

新工作主义|2035年,全球将有10亿边旅行边工作的数字游民?

脱离传统的上班打卡制度,加入一家全员远程办公的公司后,松月终于有了更多时间去尝试她曾经向往的「旅行办公」。但是边旅行边办公真的适合大多数人吗?过程中会发生哪些意想不到的困难?又该如何克服呢?「逆行人生」第22期节目的下篇整理,我们围绕「旅行办公」展开。

30岁那年,他靠手机摄影做到了薪资翻倍 | 100个不上班的人

“要不要把兴趣变成工作?”是一个令很多人感到纠结的问题。一方面,很多人高估了自己对兴趣的热爱程度,另一方面,他们又害怕当兴趣变成了工作,他们连兴趣都会失去。真相到底是什么?上周,我和上班8年后,成功把兴趣变成了工作,并且做得还挺不错的手机摄影师佟海宝聊了聊:普通上班族,如何通过坚…

焦虑型自由职业者自救指南

毫不夸张地说,自由职业群体,特别是自由职业新人可能是最容易患上焦虑症的一批人。焦虑作为一种“负面情绪”,一旦处理不好,就会严重影响一个人的生活质量和心理健康。作为一个普通人,我在自由职业的不同阶段都会遭遇“焦虑症”的突袭。有时我能轻松应对,巧妙地化焦虑为动力,有时我却会被焦虑击败…

自由职业的终极形态是什么?

这几年我也一直在思考:自由职业的终点是什么?其实自由职业者脱离组织后,什么事情都要自己做,已经有点“一人公司”的感觉了。很多人幻想自由职业以后就可以天天只做自己喜欢的工作,其实是不存在的。因为任何工作都由“喜欢的部分”和“不喜欢的部分”组成。

创业是一个逐渐接受失控的过程

创业就是一个独立工作者不断放弃自己对一件事情十足掌控感的过程。如果这个过程中还要远程协作,那种失控的感觉就更加强烈。安全感的建立来自两个人之间的全然信任,即使得不到及时回复,也相信对方一定会在截止日期前完成任务的十足信任。所以能够远程协作的人,一定要认可对方的底层价值观和自我管理…

离开BAT后3个月,他赚了100万 | 100个不上班的人

今天是“100个不上班的人”第七期,分享的是在体育行业工作了十年的BAT高级编辑,离职后三个月内盈利100万的故事。

开通公众号4年了,我一共赚了多少钱?

每次有刚刚开了公众号,动力满满的朋友这样问我,我都不知该如何回答。一方面是害怕浇灭了他们的创作热情,另一方面,是确实不敢枉下结论。但是听完那次分享后,我对于这个问题,有了新的思考。今天就和你们好好聊一聊这个话题:都快2020年了,做微信公众号还能赚钱吗?

“数字游民”适合大多数人吗?

我观察到一个现象:今年身边很多自由职业者的个人简介里,都多了一个“数字游民”的标签。以及很多去年离职开始去不同城市游动的朋友们,也开始自称“数字游民”了。另一方面,从前那些还在职场里,向往自由职业生活方式的人,今年纷纷开始向往“数字游民”。

3月,真正开始了“只工作,不上班”

3月,如期而至的春日,阳光如水晶般亮澄。对于很多人来说,悄然失去的三个春天,在今年一点点复苏。这个春天,我喜欢上了出门工作,像是报复性出门般,一有空就爱背上电脑往咖啡店里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