徙逍
徙逍

成功就是做真心喜歡做的事而感到幸福

囚禁春光|第49章:成敗

世界不屬於任何人的,世界屬於每個人的,你不能從每個人手上奪取世界,因為最終你奪取的仍是自己手上的世界,而奪取的過程等於加快失去的速度。

幾個月後,沈平下了張大訂單,金額是先前幾次的十多倍,儘管之前拖欠的零星款項還沒有收回來,蔡董仍舊對沈平別具信心,貨出得更快更勤。利欲沖昏了蔡董這隻商場的老狐狸,他太急著擴展他不熟悉的領域,而忘了這中間的橋樑是不是夠牢靠、可以全權信任——雖然他也曾託裘大幫他詳查沈平的底細,裘大查是查了,也說沒問題,然而再想細問下去,裘大便語焉不詳地敷衍他,如今想來,可能是那期間裘大正忙著剛投資的舞廳和戲院的事業,對於蔡董和沈平合作的事,也一直保持觀望和冷淡的態度。然而無論如何,他信任裘大。

儘管事情順利得教人疑惑,卻沒有明顯的破綻可循,蔡董正享受著風馳電掣的快感,看不出這場勝利有一絲半縷破滅的可能。貪欲茁壯在一念之間,成功和失敗也同在一線之隔。這個道理,總在失敗後才能刻骨分曉。

每回蔡董心生疑慮的時候,沈平總適時放下一個更大的釣餌,「這趟貨出完,一定能把所有的錢一筆拿回來,我告訴過你的,外國人的作業流程跟咱們不一樣,這麼大一筆金額,他們不先看到東西出來,怎麼放心付錢?噯呀,蔡董,你財大氣粗,擔心什麼呢?怎麼?這點小錢也能扳倒你嗎?難不成我看錯人了──蔡董,你想想看,全世界的市場有多大,我現在可是一點一滴在幫你吃下來,你千萬得撐著,再過不久,世界就是我們的了。」

蔡董沒能想明白,世界不屬於任何人的,世界屬於每個人的,你不能從每個人手上奪取世界,因為最終你奪取的仍是自己手上的世界,而奪取的過程等於加快失去的速度。

沈平能在短期內拖垮蔡董的事業,要拜人心的貪婪所賜。他的確有點管道,做生意做了這麼多年,頭一次賺進這麼大把銀子,用的還並不是自己的錢力物力人力,全仰賴他那三寸不爛之舌。這招偷天換日,夠他好幾輩子不愁吃穿了。沈平心想,小靖這小賤屄夠狠,當年投資在她身上的錢總算值得──投資是好聽話,實在是小靖偷去的,可今天有了這麼大局面的回報,他沈平倒是被偷得百般心甘,萬分情願了。

沒錯,沈平就是平叔,他循著仇恨的氣味找到了小靖。

當年平叔被小靖偷去了一大筆錢,害得他差點走頭無路,這筆帳無論如何得加乘利息算個清楚。所幸他天生是個做奸商的料,憑著一隻天花亂墜的嘴巴,又做起了黑市的勾當,賺起錢來比往日更加心狠手辣,以至於後來也闖出個不大不小的局面,在黑白兩道間斡旋,吃香喝辣了幾年,直到他靠著一點關係在裘大和朋友合資的舞廳現身,本來無非是想先打好人際關係,往後在迪斯可舞廳做毒品交易會順手些,沒想到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給他找到了忘恩負義的郭采靖。

沈平一方面恨得牙癢癢,一方面感恩老天有眼,可郭采靖如今的地位不同往昔,即便他想報仇也還得小心自己的飯碗,嚴重點可能還有性命之虞。所幸小靖的野心比他意料的還要驚人,他聞到了血腥味,一塊比復仇還巨大的腐肉就在眼下等著他去叼,有什麼道理不放下過去的恩怨,合作圖利呢?在小靖這邊,她為了籠絡狡猾的沈平,委實下了一番功夫,連身體都賠上了,為了報仇,她可以做到分文不取,人盡可夫。美色,她有;心狠手辣,她不缺;白花花的銀子,她可有可無;至於幸福,她早已死了那條心。剩下來的,就是多出來的,只要能達成目的,她願意做那隻撲向麗焰的飛蛾,縱死猶歡。

ALL RIGHTS RESERVED

喜歡我的創作嗎?別忘了給予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在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