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子房
張子房

Sad but True

四年一閏大稻埕!台北最難訂小炒店「天金小炒」,郭怡美入手黃秋生親簽自傳

台灣月曆卡

ibon掃碼列印

突發好康,限時列印︰大家可以前往7-11的iBon掃描,以明信片尺寸列印台灣光點月曆卡。至2024年1月12日9:00截止。希望大家喜歡及留言回饋意見喔。

「你去大稻埕幹嘛?辦年貨?」雅宜問。

「就沒去過。大稻埕是年貨大街?我看youtube是古都老街,歷史街區的感覺。」

「我們家是過年才去啦。」

四年前疫情爆發之前,抽空跑了趟台北走水貨口罩,順便看總統大選。為寫文章翻查對話紀錄,發現那天全程跟雅宜通訊。四年後,朋友圓周因為同樣原因訪台北,我看了看銀包剩下的2000元台幣,咬一咬牙,可能一生只見這一次,去吧。

當天來回台北在讀書時根本不可能發生。學生只敢坐統聯,一趟四小時,來回八小時。幸好有高鐵,節省時間成本之餘也節省旅館成本。才11點半,我已經在剪過頭髮,在爵士廣場拍完照,準備吃一頓久違三個月的摩斯漢堡。

捷運站加劇縉紳化?十室九空的地下商場

爵士廣場、中山地下街|Photo by Houses Cheung ω Z6 II+ Artra lab 14mm f/2.8 Latalumen

前陣子參加了一個課程,某位參加者提出捷運和台北縉紳化之間的關係。他認為龍山寺站酷似地下商場建築模式,把原本集中在車站旁的流動人口趕跑了。流動人口既不能在地面公園聚集,亦不願進入到封閉的商場空間,而商場十室九空,變成空置場域。

作為過客我無法證實,不過覺得這種觀察很有趣。台北到台中的捷運公共空間,好像互相抄襲,都以「練舞場地」宣導民眾多多善用。京站爵士廣場設置一整牆鏡子,大家包包放下,手機架好,自由地在鏡子前練習。

地下街商店以小店為主,有連鎖的,檔次不及新光等百貨公司,規模最大要算康是美和誠品。縉紳化伴隨的是房地產和社區遷移,這半年觀察京站和龍山寺的情況,感覺是一次失敗的縉紳化。營運和當局希望把台北地下街化,推動公屋式平民商場發展,創造就業和經濟產值。而目前的租用率,台北巿民好像比較喜歡地面。

那麼原本聚集在此處的人,真的消失了,他們又移動到哪裡去呢?城巿景觀美化後,在此地生活的「原居民」是不是就不願意逗留休憩?又沒人禁止存款低於10萬沒有信用卡不得進入……這很難證實,不過我心裡面覺得縉紳化不遠了,你看板橋捷運站。

捷運京站|Photo by Houses Cheung ω Z6 II+ Artra lab 14mm f/2.8 Latalumen

台北火車站發展的兩條地下街「台北地下街」和「中山地下街」是我比較有印象的。十幾年前台北地下街賣好多伴手禮,鳳梨酥肉乾甚麼。畢業後再訪已是售賣電玩遊戲,這次去,簡直是「一番賞一條街」。上次到中山地下街純粹路過去日昇鑄字行,記得破破爛爛的,中華民國得很。今次去,沿路開了好多天井,煥然一新。

記憶有趣之處是永遠不準確,拿着不準確的記憶對照不理性的觀察,此之為散步學。

三創生活下半場

經過台北高架橋下的籃球場好多好多次,每次都是假日,籃球滿天飛,拍不了。這次恰巧結束了四四南村的任務,去三創殺時間,路過,只有兩個人。

全名叫「新生高架橋下運動場地」,台北著名鬥牛場,氛圍頗像大頭嶺遊樂場。說起大頭嶺,中學時每天經過。那年頭大頭嶺球場是鎖上的,童年時曾經跟親戚入場內掃地做清潔,打開鎖頭進去看過一次。那單job根本在開玩笑,不可能掃得乾淨,結果我跟同行的人掃了十幾分鐘就在那邊跑跑跳跳,玩半天就走了。也就只去過那麼一次。

新生高架籃球場|Photo by Houses Cheung ω Z6 II+ Z 24–70mm f/4

新生橋下運動場是《下半場》取景地之一,兩兄弟初初就在這裡被教練相中加入籃球隊。2019年的電影了,當時覺得男二朱軒洋演得不太突出,看了他在《村裡來了個暴走女外科》的深情弟弟,不自覺喜歡上他的演技。情深弟弟被姐姐吃掉後貢獻真心,找到人生目標方向……扯遠了。

籃球瑒兩旁分別是華山和三創。四年前旗魚帶過我去華山,之後我每次去台北,都去逛三創。三創就台北信和+現時點,高級版,要麼逛Gundam Base,要麼去Nikon。七樓期間限定Eva餐廳,每一件紀念商品都非常值得有錢人收藏。繞了一圈,拍過照片就閃人了。

台灣人爭取動漫代理和商標的手腕高明得很,明明高達作品裡香港作為背景的故事次數,多過日本本土,連深圳都有Gundam Base,香港卻沒有一間都沒有。由1985年 Z Gundam 嘉美尤在香港遇到科開始,香港就成為了高達的標配場景。G Gundam全集都在香港發生,高達史上最強駕駛員東方不敗是新香港代表呢……

郭怡美書店入手黃秋生簽名自傳

從三創到大稻埕,距離晚飯時間尚有四十五分鐘,天黑齊,不去河畔,深入腹地,直闖大稻埕廸化街。大稻埕差不多相當於海味街,滿目的海味乾貨茶葉明信片紀念品店,聖誕夜六點過後,擦身而過的路人無一不講廣東話。

旅客眼中廸化街只是觀光商業大街,讀歷史建築的人會跟你說這裡是老建築保育的奇蹟,大稻埕成長的少女能用一本書品味生活細膩的年華。有一回參加了觀光業者的團,帶着我們從永樂巿場出發,走出廸化街,繞行大稻埕的橫街窄巷,一棟一棟建築物講過去,結論是︰

這裡的人好好好有錢。

那位導遊大姐根本業界榜樣,從業40年,台灣每一寸土地的歷史知識全靠自學閱讀。解散前她知道我是賣書,她說︰「下次你去一下郭怡美書店,就在街上,那是台灣最美的書店。」念念不忘,這次終於來了。

2022年一家由老厝改裝而成的書店在廸化街開幕,主理人是讀書共和國創辦人暨社長郭重興先生。讀書共和國在港台的出版業界,是另一個城邦集團的概念。文史哲圖書的大戶左岸、衛城都是共和國成員,共和國近年的明星出版社「八旗文化」總編富察,去年入大陸後還沒能出來。硬要比喻的話,城邦是西甲、讀書共和國是英超、三中商是美職聯……?

書店原址是郭重興祖上的洋樓,郭氏家族在大稻埕經營糧油雜貨,開辦「郭怡美商行」。老厝幾度易手,到郭重興這一代把它買回來,開書店。他說了一句讓每一位愛書人哭死的話︰

(開書店)只要不要變成咖啡廳就好。

那珍珠奶茶呢?

探店當晚,恰是滿圓。藍得發紫的夜空下立在郭怡美書店天井,抬頭空橋梯道,磚紅如樺。木窗框外望,匾額框刻印着日治的年月,立面混雜巴洛克風格。回身是書架和書堆砌而成的廊道,與其說是書店,倒不如更似書房,選書均是私人收藏。

來得不是時候,不夠早,又不夠晚。拍不出光線透進書店的輕盈,也感受不到夜深讀書人的寂靜。從一樓登上三樓,草草走了一圈,了解佈局,看了看建築,未能深入翻它們的書架。給日後重訪留一點白。

臨行前在收銀枱前的豬肉枱,瞄到一本黃秋生自傳,封面貼着「簽名版」。我仔細地把那一棟簽書版每本翻過,確認每本都不一樣,親簽,非印刷,挑了一本圖案畫得沒那麼像米田共的,愉快付款。

四年一次天金小炒

從阿扁到小英:十年來我經歷過的總統大選

一個人在天金小炒門外坐立不安,約定的時間到了,未見圓周身影。她有回訊息,讓我先進去。可以我銀包只有1500元,進去不成問題,出不出得來是問題。況且這家店是有名的客常見,號稱全台北最難訂的熱炒店之一,要是她不來,錯過了,很可惜。

四年前吃過一次,說不上念念不忘,味道確是水準以上。要知道香港人口味始終和台灣人有差,台灣人推薦的店,香港人未必能接受,相反我帶台灣人去港式大排檔,他們也會覺得太鹹之類。天金小炒是少數經過我舌頭驗證好吃,而且在這裡可以高談寬論,不用擔心被監控。

天金小炒|Photo by Houses Cheung ω Z6 II+ Z 24–70mm f/4

坐的還是四年前的位置,旗魚不在,我旁邊放包包。圓周和圓周率對着坐。圓周關心台灣大選︰「侯友宜民調領先,下一屆應該是他吧?」

「民調有水份,得看你是哪一家的。不過今年的聲勢沒有四年前那麼熱鬧,大家都不太關心。」

「四年前有香港嘛。」

「我們同事會討論,不過好多表明不會回去投票。」

「咁無得玩。」

「你要來看嗎?大選。」

「再看看囉,公司數的話。」

「你想要回香港看看嗎?」

「可能明後年吧。2026左右。香港太貴。」

過去十年留在香港,金錢是其中重要原因。香港紙水高,拿着香港的薪水要出去容易,其他地方的收入回港難度很高。現在回去也沒別的事,熟悉的朋友遠走,生疏的朋友各有各忙。社會上的事情,不怎麼關心。可能回去修理鏡頭吧!這些心裡話,我沒講出口。

「變成咁唔係我哋揀,人哋話事,無得揀。」

告別前圓周最後一句話,我思索了整整一周。可能她這代年輕人,可以講,但我們這年紀的人,我抱持疑問。畢竟我身邊同年紀的,每個人都說愛香港香港好好,揭開被窩,TMD一早準備好移民,口罩都未戴通通走光。反而圓周她們,堅決不走的,我認識好多,敬佩的也有好多。到底誰有資格選擇未來、按照我們的習性,選擇的未來會不會是好的未來?想來想去,想不通。


每周一則城巿故事。突破點對點生活模式。
邁開腳步,劃出舒適的平面。
FacebookInstagramPatreonGunroadPinkoi500PX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