曰耳又
曰耳又

反殖民主义历史学生 专注于南亚研究 生活在西方世界, 阿弥陀佛 支持维族人的抗争

印度大家庭中的“以色列人”

印度社会主张一种基于种姓和社会功能强大的男子气概——开车耍刀枪,空手打流氓;嘴上能说会道:既能登上英语的殿堂,也能下得了本地的厨房。但我们小山村里除了出家人还充斥着各种以色列等国来的白人嬉皮 以及藏族难民。他们的历史与身份不入主流 却也被当地人包容着。

最近印度选举了。虽然没有关注太多 但感觉空气中少了一些紧张感。
昨天想起了我在小山村认识的最爱,简称M。他当时状态其实很不好 感觉承担了很多印度对于年轻人的期望。既要传宗接代 又要与世界资本接轨。导致他抽烟喝酒过度 以至于不举。那两天搞得我好尴尬,我俩也没有完成本来想要完成的床事。

我都没有意识到我对这件事情如此牵念 直到昨天看到同一个Himachal Pradesh邦的另外一家人的妈妈住院了 我才释然 毕竟M的存在、作用并不限于他的社会性质 他还是个独立的人。

而我学了太多印度学导致我看到他的生存挣扎时,把很多预设加进去了 但没有考虑到他的个人追求。说不定他也是个酷儿——迫于给弟弟设立榜样的压力 也就同意了包办婚姻 而婚姻中就算没有孩子那样的社会结果 他的家人也会爱他、接受他(前提是他还要拿着铁锹打理酒店,努力给家里挣钱)。我居然过了一年才悟透 哈哈 我也真是高估自己了。

印度社会主张一种基于种姓和社会功能强大的男子气概——开车耍刀枪,空手打流氓;嘴上能说会道:既能登上英语的殿堂,也能下得了本地的厨房。但我们小山村里除了出家人还充斥着各种以色列等国来的白人嬉皮 以及藏族难民。他们的历史与身份不入主流 却也被当地人包容着。

我当时觉得我什么都知道 但其实我作为独身子女也想不到大家庭中人们所做的的取舍 就知道把它归结于社会。主播Suresh Rao先生状态中写道:
“妈妈生病了,我要带她去医院,请大家念着我们。” 我们都希望直播主的妈妈尽快好起来 这样我们也就形成了一个organic的大家庭 生生世世。

我喜欢的M有一天无意浏览到了以色列人在当地玩乐的视频更新 也就给同坐在棚子搭起来的茶店的我看了两眼。他们旅游业接客的套餐项目包含帮游客穿当地服饰、跳民族舞——花花绿绿的 我也是花了很长时间才适应这个审美。

我们当时都穿着城里年轻人的休闲服 相比起来 更加低调、中性化,宽松随意,无拘无束 一往无前。

而我过于执着于我的政治立场(反对以色列军事扩张),以及支持藏族人的自治,就直接忽略这种不想看到的风景(大陆也有很多强制性的民族舞项目,所以这样的景象再次出现在了民主的印度就更加让人无所适从)。以至于没有细想到他到底当时想表达什么。

因此,他也是个不愿意露脸的nobody,只有在我们相遇的时候才会成为一个somebody。或许这也是我喜欢和他见面的原因 即便我们的心千疮百孔 但面对彼此还是可以做个人。

现在因为巴以冲突,以色列人脱下了花花绿绿的民族服装,都从那里走了,回到“家”穿上了军装。从视频上来看,当地社会中也少了一丝生机。也许这就是印度包容的根基 即便是曾经因为极其恶劣的原因反目成仇的城邦团体 也或许有一天能聚在一起穿着一样的衣服跳舞。

我朋友的评论:

I think cultural differences are not as big as people think. For example, I think I have more things in common with an Indian scientist than the scientist has with an Indian politician (or other profession). I think socioeconomic status, profession, academic background etc. are actually more important than cultural background

If you think of your friend like that, perhaps you may understand him better. Of course it's always better to just talk to him 😉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