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lmBurns 電影薪火
FilmBurns 電影薪火

電影媒體,以評論和專題文字為核心,讓光影蔓延。 網站: https://linktr.ee/filmburnshk

【影評】《瀑布》:正式告別中島長雄,是嗎?

《瀑布》是鍾孟宏繼《陽光普照》後第二次的重要改變。改變的除了是他罕有地把目光轉投柔弱的女性外,這還是他首次卸下「中島長雄」的偽裝,掛上自己的名字兼任電影攝影。

原文刊載於電影薪火

文|中田

猶記得鍾孟宏上一部作品《陽光普照》,得到許多人說受電影感動的評價。隨後他在訪問說了一句話,使我特別難忘;他說:「我本身就不是一個很有感情的人」。所拍的電影離不開死亡、偏執凶惡的男人(們)、血腥暴力、慣用冷洌的黑色幽默譏諷小人物的倒楣運,會如此坦白實在毫不出奇。有趣的是他冷峻的敘事口吻,有別於主流電影的直接煽情,竟也能使觀眾落淚。

《瀑布》是鍾孟宏繼《陽光普照》後第二次的重要改變。改變的除了是他罕有地把目光轉投柔弱的女性外,這還是他首次卸下「中島長雄」的偽裝,掛上自己的名字兼任電影攝影。此舉或許會惹來犬儒者抨擊為造作的喝倒采聲音。但當他連習慣使用的變焦鏡頭也拿掉,不再往人物面孔誇張地「衝」(zoom),轉為採用一板一眼的定焦鏡頭,將過去十多年的電影技法改頭換面,我就相信,他這次說要改變,是來真的。

《瀑布》以疫症肆虐的 2020 年為背景,家境富裕的兩母女被迫留在家中隔離,令關係不和的母女需要共處一室。大廈外牆因維修工程而裹上一層巨型的藍色帆布,家庭內外像密不透風一樣,充滿使人不快的壓迫感。電影巧妙地利用配合現實的處境,以人們對病毒的種種未知,表現人際間的冷漠與不信任。當故事把這份猜疑從社會職場延伸至家庭,女兒王靜回到家中也戴著口罩,名正言順地以防疫為由留在房間裡,避開她厭惡的母親,女兒冷淡的話語背後藏著恨意,是鍾孟宏電影少見的寫實,兼備引發觀眾共鳴的情感力量。

隨著敘事角度的轉換,我們對主角的觀感也泛起了變化。劇本首先是以在職母親照顧女兒的角度出發,當她聽到女兒拒絕與自己同桌吃飯,主觀意識以為她是討厭與丈夫離婚的自己,為此耿耿於懷;後來編劇巧妙地將敘事者轉為女兒,才漸漸揭示原來她對母親並無恨意,單純是因為避免傳染病毒而自我隔離。縱使劇情之後交代母親是因思覺失調而產生錯覺,可是初段母女在家中的相處也非全是幻想。父女在車上的對話引證了女兒的確有向母親示意「沒事離我遠一點」,只不過精神過敏的母親將此話詮釋為女兒嫌棄自己。

電影實為細膩地代入思覺失調病人的角度,而非把他們出現幻覺的主觀認知簡化為虛構想像。透過模稜兩可的事件和話語,藉以表達他們只是心理敏感,本質跟常人無別,一樣生活在你我的現實當中。譬如母親忽然發現電視機背後躲了一條蛇,聽起來難以置信,居然卻被上門的消防員合情合理地說明那條蛇出沒的原因。

終究這是一個講述家人互相理解的故事。鍾孟宏過去經常給人感覺他是冷眼看眾生,尤其他所化身的攝影師「中島長雄」總是活躍地使用變焦鏡頭,離遠旁觀主角不幸的經歷,放大電影荒謬的戲劇性。首次以鍾孟宏身份親自掌鏡的《瀑布》,改用定焦鏡頭拍攝,以懸疑性的推軌取代誇張的 zoom,改變了我們對主角的態度。我們和這對受「瀑布」困擾的母女距離近了,沒有急於表現的攝影手法使人分心,平靜緩緩地跟隨著她走過的路。這也許是「不是很有感情的人」對主角嘗試展現關懷的開始。

雖說《瀑布》有意脫離鍾孟宏給觀眾固有的冷峻印象,但他並無百分百捨棄自己對社會暴力一面的觀察。兩母女在地產公司準備接受經紀安排的買賣合約時,笑咧咧的總經理忽然進來重估物業,將文件用力掉向把樓價壓低的四眼經紀,然後為那開價過低的物業作了一個荒誕的比喻,說明那實在是太便宜了。我作為鍾孟宏的忠實影迷,看到這個突然變調的暴烈段落,心裡不禁說句:「果然江山易改,本性難移啊」。


電影薪火網站
電影薪火Instagram
電影薪火Facebook

ALL RIGHTS RESERVED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