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劳小报

@editorlabor

中介园区合谋,物流工难日结|工劳小报 #41

“急招12小时长白夜班,工作轻松,休息时间长,可摸鱼,提供食宿交补,工资日结220-300一班,下班结工资,名额有限,有意者私!”这是某物流园区日结兼职群内的招聘广告。受经济萧条大环境的影响,不少劳动者在没找到合适的工作前,都会选择先做日结工来维持生活开销。

【五一之火,全球劳动者的呐喊】首尔、台北、东京、香港、吉隆坡、雅加达、新加坡、阿德莱德、柏林、巴黎、科隆、伦敦、纽约……

在国内,五一劳动节已经变质成为歌颂劳动光荣来掩盖各种劳动问题的庆典节日。但是在全球许多地方,各行各业的工人们、左翼社运团体、政治组织在这一天正试图凸显当下的问题、号召人们参与行动、抗议政府的无能。在劳动生产已经全球化的时代,了解各地工人运动的发展是必要的。

汽车上天,工人落地|工劳小报 #40

近年,无人驾驶、新能源汽车、智能汽车一次次引起网络热议,在“未来将至”的造车浪潮中,智能汽车产业中的劳动实态却与其他“大厂”并没有什么区别。4月9日,智己汽车的老板略带骄傲地在发布会上宣布,员工没能享受病假、工作强度大以致于无暇顾及家人;事后,智己及其所属的上汽集团不仅借助话题争…

共同守护留守儿童|工劳小报 #39

今年3月河北邯郸13岁初中生遭同学杀害,案件中三名嫌疑人与被害人均为留守儿童。这起案件除了引起关于未成年人保护法的争议之外,也让留守儿童的问题再次被全社会关注。(来源)据《2020年中国儿童人口状况事实与数据》,全国流动儿童 7109 万人,留守儿童 6693 万人。

白色巨塔底层的规培生|工劳小报 #38

2月湖南人民医院的一名25岁规培生在厕所刺颈动脉自杀(来源),上海中医药大学的一名规培生疑似被教学处威胁退培后烧炭自杀(来源),3月​​广西省南宁医院的一名麻醉规培生割颈自杀(来源)。湖南人民医院自杀的规培生曹丽萍在去世前曾连续加班42.5个小时,但每天仅有70多元的工资。

被“竞业协议”折磨的拼多多前员工|工劳小报 #37

近日,多名“拼多多”公司前基层职员在离职后遭到起诉,被前雇主索赔从二十万到上百万不等的天价违约金,逼得多名当事人走投无路,引发热议(来源)。拼多多官方在各文章上千万阅读、转发量时保持沉默,在多篇文中遭删除封禁之后发布声明否认,声称遭到竞争对手抹黑(来源)。

“围城”内的主播|工劳小报 #36

2023年11月10日,游戏主播李双霖因过劳直播在租房中去世,引发公众对直播行业超负荷工作问题的关注(来源)。然而,这并非主播猝死事件的首次发生。2017年,年仅20岁的游戏主播“孤王”因过劳直播不幸猝死(来源);2022年,杭州一位22岁的主播也因过劳猝死(来源)。

一口价,谁说了算|工劳小报 #35

“一口价”是指乘客在选择目的地后,网约车平台会根据行程路线,给出一个相对较低的固定价格。无论实际路程是否发生变化,路况是否拥堵,乘客最终到达终点支付的车费始终保持不变。这与传统出租车按照路程和路况分段计价的模式截然不同。

咖啡师的手|工劳小报 #34

2023年12月,“瑞幸咖啡师的手”成为热议话题。某报记者在体验瑞幸咖啡师工作的第二天,双手就出现皲裂、褪皮。之后的调查发现,大量的瑞幸咖啡师因清洁规定严苛、大量使用劣质的清洁剂而出现类似的问题,他们也被戏称做“瑞幸清洁工”。

2023年,劳动者直面经济危机的一年(回顾、行业访谈、事件整理)

在2023年的最后一个月,我们回访了一些去年底参与民间访谈的工友,以及不同行业的一线工人,通过他们自身经历和观察,了解放开疫情管控后一年的工作生活大致情况。

富士康工人反抗一周年纪念与访谈

2022年的富士康工人反抗留下许多值得思考的问题和总结反思的经验。既是为了纪念此次工人的高光时刻,也是为了激发更深入的反思,工劳整理了三份去年对富士康工人的访谈,内容包括:工人的经历、疫情期间在富士康的工作模式、在暴动发生过程中的行动和认识、以及自身对疫情和暴动的看法等(此处称“…

鞋王搬厂,工人罢工|工劳小报 #33

江苏扬州的宝亿鞋厂计划关闭工厂,将产能转移到东南亚。宝亿鞋厂是台湾宝成集团与来亿集团的合资企业,也是知名运动品牌匡威的代工厂,它的消失,代表着成百上千的中高龄工人将陷入生计问题。人走茶凉,产业变迁的趋势或许无法阻挡。但对于在此付出人生最精华时光的工人,工厂和地方政府都负有责任,并不是关厂就可以一走了之。

三十年不熄的大火|工劳小报 #32

过去三十年,工作场所的大火吞噬了无数工人的生命。是什么让火焰无法熄灭?1993年的11月,深圳的港资致丽玩具厂发生大火,87人死亡。30年后,同样是11月,山西吕梁的永聚煤业发生火灾,26人遇难。而一年之前的2022年11月,河南安阳的凯信达服装公司也发生了大火,42人去世。

真假“五天八小时”|工劳小报 #31

本篇重点标题为“真假五天八小时”,我们想强调的一方面是消息的真真假假、难以确认。另一方面是,五天八小时表面上是减少工作时间、杜绝过劳与内卷,但在目前的劳动条件下,它可能是假意减少工时,真正的目的是减少工资。

退役运动员难找出路|工劳小报 #30

我们在网络媒体上看见的运动员,都是实力与运气并存的佼佼者,还有许多没有拿到奖牌,甚至没有站上赛场的普通运动员们,他们的结局往往是大家看不见的。

【青年失业潮下的劳动调查】问卷分析篇

我们从期待、劳动条件、压力来源、所获得的支持等各方面分析毕业生的劳动处境,以及整理毕业生自身对就业问题的看法。

【青年失业潮下的劳动调查】访谈篇

8月至9月,工劳小报对失业潮下的青年劳动状况进行调查。8月3日,《青年劳动调查问卷》发布。此后,工劳小报与近三年来(2021年以来)毕业生进行深度访谈。本篇文章是部分访谈内容的整理目录,一共11篇。

公交车上的民生|工劳小报 #29

三年来,在疫情直接冲击下,客流量减少和财政补贴削减的双重压力,使得公交行业面临最凛冽的寒冬。

在教师编制周围挣扎的人|工劳小报 #28

今年8月起国家统计局不再公布城镇青年失业率,但高失业率和找工难的事实已是有目共睹。在这样的背景下,“考编”、“考公”、“考研”成为众多求职者的首选,教师行业就是热门选项之一。但获得教师编制之前还有多层考验:公费师范大学和专业报考分数逐年增高、教育领域的编制越来越少、代课教师难以转岗转正等。

洪灾下的劳动者|工劳小报 #27

在这场洪灾中,哪些行业、哪些处境的劳动者遭受了伤害?他们有可能获得补偿与保障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