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劳小报

@editorlabor

一口价,谁说了算|工劳小报 #35

“一口价”是指乘客在选择目的地后,网约车平台会根据行程路线,给出一个相对较低的固定价格。无论实际路程是否发生变化,路况是否拥堵,乘客最终到达终点支付的车费始终保持不变。这与传统出租车按照路程和路况分段计价的模式截然不同。

咖啡师的手|工劳小报 #34

2023年12月,“瑞幸咖啡师的手”成为热议话题。某报记者在体验瑞幸咖啡师工作的第二天,双手就出现皲裂、褪皮。之后的调查发现,大量的瑞幸咖啡师因清洁规定严苛、大量使用劣质的清洁剂而出现类似的问题,他们也被戏称做“瑞幸清洁工”。

2023年,劳动者直面经济危机的一年(回顾、行业访谈、事件整理)

在2023年的最后一个月,我们回访了一些去年底参与民间访谈的工友,以及不同行业的一线工人,通过他们自身经历和观察,了解放开疫情管控后一年的工作生活大致情况。

富士康工人反抗一周年纪念与访谈

2022年的富士康工人反抗留下许多值得思考的问题和总结反思的经验。既是为了纪念此次工人的高光时刻,也是为了激发更深入的反思,工劳整理了三份去年对富士康工人的访谈,内容包括:工人的经历、疫情期间在富士康的工作模式、在暴动发生过程中的行动和认识、以及自身对疫情和暴动的看法等(此处称“暴动”主要为体现工人反抗的激烈,并不包含贬义)。

鞋王搬厂,工人罢工|工劳小报 #33

江苏扬州的宝亿鞋厂计划关闭工厂,将产能转移到东南亚。宝亿鞋厂是台湾宝成集团与来亿集团的合资企业,也是知名运动品牌匡威的代工厂,它的消失,代表着成百上千的中高龄工人将陷入生计问题。人走茶凉,产业变迁的趋势或许无法阻挡。但对于在此付出人生最精华时光的工人,工厂和地方政府都负有责任,并不是关厂就可以一走了之。

三十年不熄的大火|工劳小报 #32

过去三十年,工作场所的大火吞噬了无数工人的生命。是什么让火焰无法熄灭?1993年的11月,深圳的港资致丽玩具厂发生大火,87人死亡。30年后,同样是11月,山西吕梁的永聚煤业发生火灾,26人遇难。而一年之前的2022年11月,河南安阳的凯信达服装公司也发生了大火,42人去世。除此之外,我们还记得北京长峰医院、天津港大爆炸、吉林宝源丰禽业大火……

真假“五天八小时”|工劳小报 #31

本篇重点标题为“真假五天八小时”,我们想强调的一方面是消息的真真假假、难以确认。另一方面是,五天八小时表面上是减少工作时间、杜绝过劳与内卷,但在目前的劳动条件下,它可能是假意减少工时,真正的目的是减少工资。

退役运动员难找出路|工劳小报 #30

我们在网络媒体上看见的运动员,都是实力与运气并存的佼佼者,还有许多没有拿到奖牌,甚至没有站上赛场的普通运动员们,他们的结局往往是大家看不见的。

【青年失业潮下的劳动调查】问卷分析篇

我们从期待、劳动条件、压力来源、所获得的支持等各方面分析毕业生的劳动处境,以及整理毕业生自身对就业问题的看法。

【青年失业潮下的劳动调查】访谈篇

8月至9月,工劳小报对失业潮下的青年劳动状况进行调查。8月3日,《青年劳动调查问卷》发布。此后,工劳小报与近三年来(2021年以来)毕业生进行深度访谈。本篇文章是部分访谈内容的整理目录,一共11篇。

公交车上的民生|工劳小报 #29

三年来,在疫情直接冲击下,客流量减少和财政补贴削减的双重压力,使得公交行业面临最凛冽的寒冬。

在教师编制周围挣扎的人|工劳小报 #28

今年8月起国家统计局不再公布城镇青年失业率,但高失业率和找工难的事实已是有目共睹。在这样的背景下,“考编”、“考公”、“考研”成为众多求职者的首选,教师行业就是热门选项之一。但获得教师编制之前还有多层考验:公费师范大学和专业报考分数逐年增高、教育领域的编制越来越少、代课教师难以转岗转正等。

洪灾下的劳动者|工劳小报 #27

在这场洪灾中,哪些行业、哪些处境的劳动者遭受了伤害?他们有可能获得补偿与保障吗?

青年劳动调查问卷|工劳小报 #26

这个夏季,属于一代青年、毕业生的关键词恐怕是“失业”。

酷暑下,看见环卫工|工劳小报 #25

今年六月开始,全国多个地区被热浪席卷,地面温度往往比实际报道的气温要高。如此一来,室外劳动者们的工作条件也异常恶劣。对一般人而言,酷暑之下步行十分钟就会汗流浃背,但环卫工人却不得不穿着闷热的工服,并在炙烤环境下忍受长时间的户外工作。

深圳城中村里,上万人正被“统租”驱逐|工劳小报 #24

“限期搬离”、“房租涨价”、“客流减少”、“孩子上学难”的问题困扰着大量的个体和家庭。周边地区的房源变得紧迫,租金、租房中介费大幅上涨,许多人被迫迁移,外地户口的住户更面临被迫返乡。

劳动力倒进河里,我也不便宜卖你|工劳小报 #23

我们想跟各位聊一聊青年失业的背后:这一代青年人如何看待失业?国家的就业政策能否奏效?以及,究竟是谁在为青年高失业率而害怕。

沿海黑劳务中介的背后—从东莞讨薪杀人案说起

广东东莞发生了一起因被克扣工资,工人殷某多次讨薪无果当街怒杀三个劳务中介的惨案。5月17日,江苏盐城又发生一起类似事件,两位劳务中介被杀。这些案子在工人之间迅速传播,激发很多讨论。因很多人都经历过或者听说过被劳务中介坑害的事情,人们普遍对殷某的遭遇表示同情,多人表示要给其家人捐款,或请律师为其辩护,要求无罪释放殷某……还有更多人要求惩治、甚至取消劳务中介。

再见,打工博物馆|工劳小报 #22

2023年5月20日,位于北京皮村的“打工文化艺术博物馆”举办了告别仪式。而就在不久之前的“五·一劳动节”,博物馆才刚刚迎来十五周年。

当女工遭遇性骚扰|工劳小报 #21

蓝领女工遭遇了什么样的性别压迫?是否存在性骚扰?制造业和服务业的女工们的处境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