鄒崇銘
鄒崇銘

鄒崇銘個人網站|我城的鬱悶:https://chowsungming.com/ FB & IG: Chow Sung Ming 電郵:info@cchowsungming.com 出版自主|Likecoin |Writingnft

從《逆向誘拐》看Web2到Web3的過渡

(edited)
《逆向誘拐》中的Carlos,代表著操控網絡的極少數人,既得利益的力量得以大大鞏固;但電影卻提供了Zachary的另類版本,力圖指出科技同樣可以保障自由和民主,阻攔體制權力的進一步失衡。

在2022年香港本土電影回歸的大潮下,《緣路山旮旯》備受矚目,亦令更多人認識導演黃浩然。

《緣路山旮旯》已是黃浩然的第三部作品。不無可惜的是,並沒有太多人看過他的首作:《點對點》(2014)和第二部作品:《逆向誘拐》(2018)。兩部皆為視野更宏大、對本土議題更深耕的作品。

這裡主要想說的是《逆向誘拐》。它改編自文善的偵探推理小說,描述一宗懸疑燒腦的綁架案。但劇中有一名關鍵人物、由矽谷回流的Zachary(泰臣客串),發明了一個名為CHOK的網絡程式。對科網公司的高層Carlos(葛文輝客串)而言,它只是一個類似Uber的共享經濟平台,能掌握用戶日常生活的一切細節,通過大數據分析創造源源不絕的利潤;但Zachary卻另有想法,他認為CHOK應通過大數據來凝聚社會共識,鼓勵市民在真實世界中參與實質行動,監督和抗衡現存體制。

以色列學者Yuval Noah Harari在《人類大命運:從智人到神人》(Homo Deus: The Brief History of Tomorrow,2016)一書,曾預言少數掌握尖端科技的「神人」(Homo Deus),將開始取得如同上帝般的權威高度。這不僅僅存在於網絡經濟的世界,同時亦正向政治領域急速延伸。當人類愈來愈依賴網絡獲取資訊,並根據這些資訊來作出決定,便意味能操控網絡的極少數人,便有可能控制大多數人的思想和價值。屆時民主社會亦將壽終正寢,Harari稱之為「後自由主義」(post-liberalism)的降臨。

《逆向誘拐》中的Carlos,大概就是Harari所描述的、操控網絡的極少數人,既得利益的力量將得以大大鞏固;但電影卻提供了Zachary的另類版本,力圖指出科技同樣可以服務大眾市民,通過網絡保障自由和民主,阻攔體制權力的進一步失衡。整個世界無疑正朝著後自由主義的方向邁進,但Zachary和CHOK的出現,卻指向著某種網絡無政府主義、參與式民主的新出路。

簡而言之,Carlos所代表、或我們正在身處的,乃是Web2的世界;而Zachary和CHOK所預視的,則是屬於Web3的世界——儘管區塊鏈、密碼貨幣的發展仍然曲折漫長,但仍明白無誤地,提供一個科技烏托邦的嶄新想像。

正如我在近作《敵托邦:智能革命下的四種人類未來》(2022)中指出,人類未來並非由科技本身所決定,而是由利用、或濫用科技人類決定。未來將出現CHOK的網絡大同世界,抑或由「神人」操控的網絡極權國度?起碼在今天仍然未有定論,端視乎人們是否懂得主動掌握命運。歷史存在極大的可變性和多變性,端視乎人們的集體抉擇。

「一個新的世界,不是靠講出來的,而是要建立出來的」,《逆向誘拐》中的小儒(蘇麗珊)總結道。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