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匿名者
女匿名者

高耀洁与“血包”们

(edited)
政治少数派顿悟系列No. 19:我不知道现在有多少人在缅怀高耀洁的时候,想过自己或家人将来需要用的血从哪个血包里来。反正不是从自愿献血的血包里来,就是从“抓壮丁”献血、血头买卖的血包里来,或是更糟糕的,从下一场血祸的血液交易里来,带着不见得比艾滋病毒更温和的灾难来。

高耀洁医生去世了,我们终究还是失去了地上的这颗星,只剩下了天上那一颗。

大概是不合时宜的吧,我从高耀洁想起了最近另一则与中国的医疗用血有关的新闻。伴随着视频up主“难道我们辛辛苦苦考上公务员就是为了做你们有钱人的移动血包吗”的动情控诉,“血槽姐”这个蔑称进入了日益壮大的中国炫耀特权者榜单,被蔑称大帽子罩住的那位车祸幸存者也很自然地成了最新一位被人们口诛笔伐的对象。

尽管关于那位女士及其家人在救助过程中是否动用了公权力的新闻调查,翔实合理程度宛如穿越回了若干年前,但也不是毫无漏洞可批;况且在这个年月,记者采访得到相关人员、发得出来如此翔实合理的报道,恐怕也是有一道“奉旨调查,平息舆情”的御赐金牌在手上的。

即便如此,我还是倾向于相信那位女士的获救并不纯然受益于现有医疗程序,但在事件中调动的“关系”,并没超出一个一线城市工薪至中产家庭能力的极限。换句话说,我可以很容易地想象,万一我认识的这类家庭中的独生女此时在西藏出了车祸,他们家也必定会第一时间付出上百万人民币乃至不可说的代价找血源、找包机,也许唯一的不同是,死里逃生之后发朋友圈时,会把个人信息打码打得严密一些吧。

当然,要是这件事发生在我们熟悉的发达国家,车祸受伤者的身份大概是她的获救条件中最不重要的。医院当然会给她输血,血库的血当然是充足的,医用直升机或包机也当然会把她送去最近的有能力救治的大医院——即便她没有钱,没有医保,甚至不是二十几岁的年轻人。自然,假如她此前签署过献血拒绝书之类的东西,又是另一个故事了。此不救非彼不救,就像医用吗啡和毒品吗啡不是一回事。

哪怕这件事发生在若干年前的中国,就是“中国人买空巴黎奢侈品店”的新闻还屡见不鲜的时候,恐怕也会有不少“人在美国,刚下飞机”的答主乐于洋洋洒洒成千上万字,为大家解读在西藏高原等极端环境受了重伤之后的详细抢救流程,引用各种实例、规章和价目表,诚恳地教给你这个“希望你永远用不上的保命知识”,最后随着成千上万人插科打诨的笑声,被收进干货收藏夹,再被全网转发。

因为在有些地方,在有些年月,我们在这个场景中不需要担心血。血库的血当然是够用的,是干净的,是平价的。

我们有过这种不担心,要感谢高耀洁,也要感谢“血包”们。无论所谓的血包是公务员、军人还是大学生、农民,他们的血,都是用来救人的。而高耀洁,从用来救人的血里面分辨出了不能用来救人的那些。

我不知道现在有多少人在缅怀高耀洁的时候,想过自己或家人将来需要用的血从哪个血包里来。反正不是从自愿献血的血包里来,就是从“抓壮丁”献血、血头买卖的血包里来,或是更糟糕的,从下一场血祸的血液交易里来,带着不见得比艾滋病毒更温和的灾难来。

不知有多少坚决不献血——至少不给陌生人献血——的人能够接受“血库空荡荡,要用自己买”这个新常态,或者做好了保留证据出院以后再投诉的准备。可是血这个东西是有点反常的,花钱买的还未必比不花钱的干净。而且,能让大家出一口恶气的“他们别想用上我们的血”是不会发生的——至少不会在“我们用不到一滴血”之前发生。因为有现成的先例:当年他们吃红烧肉有困难的时候,我们连树皮都啃不到了。

可是我不能责怪决心不献血的人,因为特权降级的年月来了。我们过去以为普通人和有钱人不那么远,比如买对了一线城市房子、身家翻十倍的普通人;有钱人和有权人不那么远,比如一度搞科研、指导金融工作的有钱人。那时说起特权,人们想到的是红十字会或罗斯柴尔德家族。而现在,人们想到的是能在阿里地区喊来公职人员献血的人。

这事本来不难解释。往年里会有不少在西藏生活过的人出来告诉大家,高原的血库难以应急是常态,遇到急需用血的情况都靠喊人来献血解决,不管急需用血的人是谁。和内地一样,体制内的底层人,比如基层公务员、基层士兵,更“喊得动”。这是一种不公吗?这当然是,但好像并不是大家愤怒的那一种。

然而现在没人出来解释了,出来解释也没人听了。在所有人的生活现状或生活预期都变得糟糕的时候,告诉大家原来的生活是什么样子,或者有人还能过着原来的生活,是在恶心人,要被轰出去的。只有告诉大家,辛辛苦苦考上公务员就不该给别人当血包了——潜台词是:享受专供血包待遇的人,应该是本人才对——这才说到了大家的心坎里。

那么,怎么办呢?我很想说没有答案,自求多福。可那是气话。答案是有的,在高耀洁身上,在Newsroom里面说的那些greater fool的身上。

我自己在中国献血的时候,还不需要考虑要是我献的血被习近平用上了怎么办这个问题。我那时想象的是,万一我献的血被一个未来会杀人、甚至无差别杀人的人用上了,怎么办?万一我献的血被一个没抢救成功、变成植物人一躺十年的人用上了,怎么办?万一我献的血被一个将来会车祸肇事撞死我自己的人用上了,怎么办?

我想了一小会儿,我觉得没关系:救活第一第二个人要算在医生头上,不算在我头上;第三个人和我都是宇宙随机性的受益者/受害者,跟我们俩本人关系也不大。

那么话说回来,现在可以想想了:要是我献的血被习近平用上了怎么办?我又想了一小会儿:那也行。因为这就意味着,本来要给他用的那袋血,现在会用在别人身上了。他不会差这一袋血,可是总有人差。

我知道有人会觉得账不是这么算的。谢谢好意,可是你教不会我的,因为我是一个greater fool。


P.S.更严肃的关于献血的讨论,见本文关联的我的文章《没有买卖,就没有许三观》。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