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
ale

游牧写作者,我用中文和世界连接。游记,人物,思考。 【个人专栏】 Patreon: patreon.com/alewrites 小报童:xiaobot.net/p/alewrites 【社交媒体及平台】 IG:@ale.ceschi 豆瓣:@ale 微信公众号:随笔ale

早晨五点的烟雾报警器

敲门声,两位保安。

除了你可以跟别人谈恋爱,两人一间的室友关系跟夫妻差不了多少,双方都很清楚地了解彼此的习惯,包括几点出门,几点回来,去跟谁见面。我还记得有我出去比较多的一段时间,终于某一天我手里拿着包准备出门踢球,跟室友说一声,他就装撒娇的样子跟我说:“哼,我们俩最近不行了!”。

那天早晨天还黑着,我其实不知道他去哪里还是跟谁见面过,就是五点左右被他开门的声音吵醒了,是刚回来的。我假装自己还继续睡着,毕竟我感觉他应该是微醉的,再加上我思路还没有完全清晰的,要是现在闲聊好像会比较麻烦。因此我一动不动,躺着。我同时听到从洗手间传来的声音,室友在烧水。先听到的是水龙头的自来水,再是水壶的盖子被关上,接着它的电线被插上插头,最后水壶的按钮被按。如此日常的一系列动作,半睡半醒的我光靠听着画出它的画面,觉得还蛮有趣。

不过后来发现,我画出的画面跟实际情况貌似发生了差异。我大概是在听到玻璃破碎的声音才意识到这一点。想象力再丰富,我还真不知道这玻璃是怎么回事。特别是因为室友也不在洗手间里了,他已经到床上等着水开,因此玻璃也不可能是他弄的。我知道的只是玻璃的来源,那应该是个酒杯,我自己洗完了放在水龙头旁边。遗憾。又少了一个。下次俄罗斯的姑娘们来喝酒的时候,不知道酒杯还够不够用。

我还是选择不要动。虽然越来越不现实,我还装着自己在睡觉的样子。酒杯已经在地上被弄成了小碎片,也没可救的。我努力地不让自己想酒杯的事,确实让我挺烦,一烦就睡不觉。现在也才五点,大冬天,起码要再睡两小时。室友好像也不管了,他还在床上躺着呢。可能他就放弃了喝水的念头。

焦味。好像真是焦味。我想,这次还是去看吧。有点操心,突然从床上下来,大步流星到洗手间里调查情况。灯还开着呢,而像我画出的画面里,地上有酒杯的小碎片。再往上一看,水壶的电线并没有被插上插头。它的电线像是很自由的,在空中悬挂着呢。反而,小电炉的电线就被插上插头。而,最完美的剧情,在小电炉上面就是水壶。该安排取决于水壶电线太短的原因。平时,把水壶放在小电炉上面,水壶较短的电线就能轻易地插进去。不过,这次,它轻易地被烧了。

敲门声,两位保安。楼道的烟雾报警器一响,他们就过来了。我说我们这边出了点小事,现在已经基本控制。他们说“行”,就走。

室友在床上坐着,发呆出神。果然是醉的。我按照我的理解来跟他详细地解释事故的流程。他好像懂了,说我说得有道理。有道理就好。

我从楼道那里拿一把扫帚,准备把酒杯的小碎片扫去。注意开始忙起来的我,室友才反应过来,让我别弄了。他自己去弄,我回去睡。

我上午才醒来。我回想起洗手间的事,烧水壶的事,两位保安的事。迷迷糊糊的记忆,像是酒杯的小碎片。不过现在洗手间里的地板上也没小碎片了,是不是我做了场梦?室友跟我说,他在淘宝上买了新的水壶和小电炉。

那应该不是梦。

ALL RIGHTS RESERVED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