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
ale

游牧写作者,我用中文和世界连接。游记,人物,思考。 【个人专栏】 Patreon: patreon.com/alewrites 小报童:xiaobot.net/p/alewrites 【社交媒体及平台】 IG:@ale.ceschi 豆瓣:@ale 微信公众号:随笔ale

在学校食堂打菜的小哥

以下文字写于北京,2020年3月30日

我坐在长凳上,对着春天八点多的阳光,吃个韭菜饼。目光往下移,是已经关门超过两个月的学校超市。往右看,就是学校食堂。在远处,正在上楼梯的是个穿休闲衣服的男生。他往我一看就慢下来,继续对着我。他基本就停下来了。我还真不知道这是谁。怎么回事,无非在吃个韭菜饼,能有啥好看的呢。停下了五六秒钟之后他终于转身,继续走,上楼梯去。

过了一段时间,也没注意到他是怎么走到这里来的,这位男生出现在我的右边。我还在长凳上坐着呢,他在离我三四米的距离蹲下来。这下,我就知道他是谁了。他是在学校食堂打菜的小哥。一月底二月初,疫情爆发的时候,那时已经封校了,还去食堂吃饭的也就是七八个人,打菜小哥天天心情大好,就算你毫无力气地是指你要的那个菜而说出一句“这个”,“那个”,他会边给你打菜边报下菜名。精神好的是有感染力的,会让你吃下饭的。

确实,刚刚买的韭菜饼不是他给我装的,而是另外个陌生员工给的。我还想了,熟悉的打菜小哥到哪去了。实际上,一个多月以来,我很少去食堂吃饭。学校决定了不再允许堂内就餐,务必打包,我感觉这个形式让我失去在食堂吃饭的乐趣。因此就没有再去过,要么自己做饭,要么就点外卖。不过,今天早上,还真不想做饭呢,也不想点外卖。我就感觉,去食堂买早餐是可以考虑的。顺便,让自己有一个人的样子,穿点正经的衣服去散步。

我不清楚的就是,打菜小哥穿的这些休闲的衣服是什么意思。他现在的样子跟我关于他的印象有强烈的反差。就像当你在剧组习惯于看到某个演员演某个角色,等杀了青,这个人终于再变成ta自己,ta又跟你聊ta的真正的生活什么的,你就有点不适应了。但我没问过打菜小哥他今天为什么要穿这样的衣服。感觉不太相宜。

不久之后,他自己就解释了为什么。他要走了。今天就走。去山西,做“艾灸的生意”。我跟他说,我自己都爱做艾灸呢。当然,我是在疫情之前爱做的。现在,说到自己的各种习惯,每周一晚上在朝阳公园踢球,每周二晚上在亮马桥吃披萨,好像说的不是自己,而是曾经活着的某个人。疫情之前明明活着呢,也没过多久。

小哥向我报道美国和意大利最新的新冠肺炎确诊人数。他比我都清楚呢。在宿舍楼搞维修的大叔也很清楚,天天举着手机给我提供新数据。都不用自己去看,我通过他们就能知道最近的新闻在讲什么。

打菜小哥说他家是河北的,说村里管得严,比大城市严。他是年前来食堂打工的。时机真差,我心里想,一进校门就出不去了。我问他在这段时间都在吃什么,一直吃食堂吗。他说,想吃啥都可以,甚至下楼到穆斯林餐厅那里做烧烤都可以。喝点二锅头喝点啤酒吃烧烤。或者用烤箱,他说用烤箱做点什么我忘了。感觉还行。能做烧烤这个条件比我的强。

至于小哥为什么要去山西,我就不用问了。不去山西才要问的。在这个时候,以学校的铁栅栏为宇宙的边界,谁不想去山西呢。就像他说的,“去转一转”。那是一个足够充分的理由。

他走了之前,多跟他聊几句。

“食堂主要是速冻食物吗?”

“是,速冻的多。楼下有很大的个速冻库。前几天领导过来说,就算外面断货了,我们自己还可以吃大概三个月的饭。”

“那是要吃啥呢?”

“大米,馒头。再加点咸菜。”

“就是保证不死了吧。”

“哈哈,是。”

“每天浪费的东西多吗?”

“很多。已经做好的菜,过了两三天就要扔了。”

“买的菜是新鲜的吗?每多久才会买?”

“至少每个星期会买一次。”

他说他想加我的微信,到时候向我介绍艾灸的操作。我身上没带手机,我就给他报我的手机号。现在人,感觉加了微信,算是可以各自走各自的路了。因此我们就这么做。


ALL RIGHTS RESERVED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