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皮膚的吉普賽人露思
黃皮膚的吉普賽人露思

我是Luz露思 我是光 一個非典型身心靈工作者與佛朗明哥歌手 讓我在你耳邊跟你分享我的體會

[心情] 我可以失敗,但必須問心無愧。

經歷過幾番努力與展現,最終,能夠擁有一種可以認輸的胸懷,似乎是更高階的境界。

幾天前跟才華哥通話,聊著聊著他突然開始小心翼翼地說話,我不明白他為什麼突然這樣,後來他說了一句

你有發現你唱得比在西班牙的時候更爛了嗎?

語氣很小心,但是用詞很尖銳,這是他一貫的作風,在一起多年也習慣了,他不是故意要攻擊,只是小腦袋瓜總是會直覺地選擇最傷人的那個句子,不偏不倚、精準無比。我問了他為什麼突然這麼說,他告訴我在前些日子某個聚會裡,有人特意提起了我,然後開始講了許多批評的話。


一場失敗的演出

那是一場在台中的演出,因為種種原因以及各種的不順,以至於當天幾乎是台上見,也許是疫情期間真的疏於跟真人練習,那場我整個大翻車,下台之後蠻沮喪的,不過因為要趕場下個活動,所以也沒能在這件事上思考太多。

其實那天我最難過的是,讓紅哥與志玲看了一場失敗的演出,覺得對他們很不好意思,當然也對舞者很不好意思。後來主辦方跟我說了一些話安慰了我,我也沒有在這件事上多著墨,沒想到時隔數月,卻被提起鞭屍。

圖片感謝紅哥(@Red)拍攝

梳理內心

聽見的當下我是很難過的,一方面我下一張卓爾金曆的YT企劃會與佛朗明哥有關,擔心持續的產出又被詬病,另一方面我覺得我已經如此遠離權力核心了,到底為什麼不能放過我,但更誠實的說,我最難過的是我無法反駁。

在疫情的這幾年,我的確疏於與真人練習,在練歌的時候也因為會不斷連結到之前的某些回憶而痛苦,如果我做這件事不再開心了,那我就會失去做它的動力,我知道這是我的心結,在這段時間我也透過更多的修煉試圖讓自己過去,但我知道我還沒有完全的放下。

在對話的當下我能感覺出才華哥慌了手腳,開始提出各式各樣稀奇古怪的建議,但大部分是火上加油的發言,他說如果我唱佛朗明哥感到痛苦,就去學別的樂風吧! 但我知道這對我來說並不是一個好方法,一方面我依舊愛佛朗明哥這門藝術,另一方面還有我的自尊問題。

我就是一個總是用"暴力解"的人,但我思考了一夜,我的努力是為了他們口中的話、為了證明給他們看、為了啪啪打臉誰嗎? 這樣子的努力我願意嗎? 其實我是不願意的,因為我不想把重點在放在別人身上,也不想長在別人的嘴巴裡,而我這次之所以會有很大的反應也不只是因為他們說了什麼,而是我覺得對自己無法交代。

我可以失敗,但必須問心無愧。


我的逆增上緣

其實當天就已經想好了我要如何做,但是一直到隔天還是缺了那個定心槌,我知道那與別人無關,只與我的想法有關,在洗澡的時候我突然想起我的馬雅新企畫,同時也想起我確診後說的"復健",然後我突然通了。

我不需要現在就很完美,但是我可以一步步地邁向卓越,我的卓越不需要長在誰的嘴巴裡,只要我不害怕,我就可以利用我要產出YT影片的壓力,成為我前進的動力,專心的把這一切也當作"復健"。

神奇的是,在我開始這麼想之後,我看見了這篇動態回顧

曾經,我是那麼純粹的喜愛著佛朗明哥,一點也不在意自己做得好不好,而是透過喜愛所產生的熱情持續的練習著、挑戰著,我知道這是我要找回的初心,那最原始的快樂,我知道我往前的動力來源從來不是為了達到某個目標,而是在那個當下感到愉悅以及結束後為自己喝采的滿足。

想到這裡突然又找到新的動力了,下一張卓爾金曆就是我的佛朗明哥吟唱復健,我會在每支影片介紹一種佛朗明哥曲式,也會錄一首這個曲式的歌做為復健,我不用很好才開始做,但我可以讓你們看見我變好的過程。

260天的循環,20個曲式的努力,雖然不知道最後能走到哪裡,但我終於找到化悲憤為力量的那條路,期待大家都能與我同行,一起見證我這個"生命鬥士"(我朋友都這麼說我🤣🤣)的進展,而如果我可以,我相信每個人也都可以。


經歷過幾番努力與展現,最終,能夠擁有一種可以認輸的胸懷,似乎是更高階的境界。

這段話是某次在上禪課分享時老師給我的回饋,此時再度想起,我想也許這是我今年要突破的事情,那些不實的批評我似乎已經不是非常在意了,但那些自認未盡全力的事情,慢慢地練習讓自己敢於"盡力",也勇於面對結果,就算最後仍不如預期,也許就能平靜的"認輸"吧! 如果連輸都不怕,還有什麼能擊敗自己的呢?


更多資訊請追蹤 https://linkby.tw/luzwu222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