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udy
Cloudy

需要这个没有审查的空间,记录我所有真实的瞬间。

激进女权:反馈、辩论与回答

我的文章发出后,虽然阅读量并不大,但是也收到了各种类型的反馈。

其中,有学生问我能不能引用我的内容;有企业问我能不能合作;甚至有节目问我能不能作为嘉宾参与,去探讨女权。

我认为激进女权在学术和商业化的领域都是需要发展的,它不是完全不能商业化,但是需要确保它以激进女权的方式发展,这就意味着,我希望引用我的论文的人,她们自己也能做到个人即政治,而不是说一套做一套;我希望以激进女权的名义思考商业化线路的人,也不是把这作为一个噱头,而是要以激进女权的理念为中心来开展,不违背激进女权的宗旨、和已经达成一致的理念,最终达到启蒙大众的目的。

很遗憾,目前跃跃欲试的商业化合作中,企业太担心大众的接受程度,都不敢实践这样的理念。

你说,一个激女去一个弥漫着自由气息的节目里,以“女性主义”为名头展开讨论,并和自由女权主义者一起大谈婚姻制度的改善,这不搞笑吗,她的立场首先就作出了退让,她就不是激女。

激女根本就不认可婚姻制度的存在,还要讨论怎么更好地和男人相处,这简直就是屎上雕花,毫无意义。

除此之外,我也同时收到很多来自激女的、喜闻乐见的反馈,比如对女性心理学知识的补充,以及对某篇文献来源的探讨。

我还受到了一些来自跨性别主义者(尤其是MTF)的攻击。他们以多元、自由、平等为名,举起正义的大旗。

有人对我列了一堆关于跨性别研究的文献,然后告诉我,这些比激女的理论更科学,激女的理论是“臆想”的。

难道科学的评判标准是什么东西现有的研究更深入、文献数量更多,什么就更科学吗?

学术是用来认识世界、发现新东西的手段,而不是站在现有基础上,用来吊书袋、用来鄙视别人的工具。列一大堆谁不会,我的文章里面引用数量就少么,你能说出来个所以然吗。

本质其实是:“我自己说不过你,借学界大爹的权威来打倒你。”

还有另一名跨女开始定义女性气质:说激女都是精神男人,女性气质应该是“共情的”,并说在女性的社会中会继续延续父权的战争。

他是这么说的:

“ 我是跨女,当然在你们眼里我肯定不是女性,但是有关激进女权主义我有一些话要说。

我个人认为,激进女权主义的一大问题是在于忽略了男权制的心理根源,而把它简化为一种男性的生物本能。简单来说,我个人从精神分析的视角来看,有毒的男性气质的核心在于攻击性与缺乏共情,这导致他们发动战争,奴役女性,使得人类社会出现了不平等,而女性气质是共情的,是原本就反对不平等的,激进女权主义如果缺乏这种精神分析视角,就会变成新的男权主义,让不平等和而现在很多激进女权主义者都像是精神男人,把我本位和女本位看作一个东西,我会觉得如果真的到了这样的人领导的纯女社会,不平等和压迫可能并不会比现在的社会好多少。性别分离主义的激进女权主义往往幻想男人被消灭以后女性之间就会自动共情,互帮互助,但在这种复仇文化下驱使,仇恨会不会延续到新的社会当中,不断寻找社会中的"精神男人”排除异己? 我不好说。”

对于这条评论,一位姐妹是这样回复的:

@kan👊gore:

不敢承认女性天生具有强大的攻击性,也不敢正视女性被社会规训阉割攻击本能,张口在这屌屌赖赖说“女性气质balabala”,这爹味说教,真是男得不能再男了!

以及,就算你不承认自己的生理性别是v,v也不会自动补全变成x,所以别再说自己是“女”了,你再跨也跨不到女人的群体里。

-

我发现我对于女性气质的阐释比较少,我们的观点是这样的:

女性可以拥有各种各样的特质,不仅仅是温柔、善解人意,这些并不是特别值得追逐的特质。女性应该以勇敢、强壮、果断为荣,她可以狠辣、无情,可以冷酷、立场分明,我们现在需要更多这样的女性,来告诉其她女性,女性还有更多可能,不是只有一种范本。

我们鼓励女性增肌、健身、做各种使自己更加强大的力量训练。鼓励女人穿简单舒适的服装,提高自身的身体素质,从身体和精神上提高攻击性。

为什么大家不管男女,对微博女权都有偏见?有些女人声称自己不爱参与辩论,逃避深入了解性别冲突的原因,逐渐保持沉默,表现得温柔,可是内心是痛苦和拧巴的。

而微博那些被丑化的激进女权,她们能言善辩、在男性面前从来不会沉默,她们咄咄逼人,就是要争辩到底。这难道不是一种值得学习和推广的品质么?

什么时候对探索问题的放弃、什么时候,妥协倒成了一种好品质了。这只是男权社会想要你这样的女人罢了,你甚至忘记了在扮演沉默者这个过程中你自己感受到的痛苦。

在《激进女权、自由女权与男权的比较(下)》那篇文章发布后,我把它同步发表在小红书,那时,也同样有自称“马克思女权”的男权主义者给我留言,声称:

“女性气质是柔美的身体曲线,而激进女权完全否认女人的生理特征”。

我们从来没有鼓励女人去否认自己的生理特质,变得像男人一样,比如束胸。

短发、力量训练、谋略、冷静,这些并不是男性的特权,女人完全可以作出超越。

女性的气质是什么样,肯定不是由男性来解释说明的,而上面那位MTF大谈特谈女性气质是什么样子,这副态度,又和男性有什么两样?和男人一样自以为很了解女人。

所以说评论区姐妹的批评:“这爹味说教,真是男得不再男了!” 堪称精准。

此外,本来全女社会的构想,它就不关其他生理性别者的事,那么更不需要听到他们的评价,难道还指望他们贡献构建方法,和实施路线图吗?

从立场上,他们当然会基于男权社会现状,来告诉你这个想法有多消极、有多乌托邦。

-

我还收到一些对激进女权的提问,这些提问来自于非激进女权主义者,因此我回答的态度总归是有点儿烦躁。

我是一个人,一个不具有任何回答问题义务的女人,我不是写了一篇文章就高人一等、和其她激女区分开来,或者说和评论区任何人区分开来。

我没有义务必须友善、平和地回答我不想回答的问题。

出于本意,我也想像很多社交媒体上的姐妹一样,只喊口号,只发泄愤怒,不惧于被贴上“极端”、“无可理喻”的标签,而不去解释里面的来龙去脉。

我这篇文章除了内部分享以外,具有和其他女性之间架起一座桥梁的作用,帮助她们理解激进女权,但是,我的文章是免费的,请不要把我当妈,我没有责任,我写什么东西都是因为我高兴,除非如果你给我打钱,我也可以考虑一下认真回答你个人生活中遇到的问题。

并且,这些提问的本质,其实仍然是没有理解我已经写过的原则与理念,具体的case是千变万化的,我是不可能回答穷尽的。

在提问中,有一些比较典型,比如:

  • 新中国刚成立时,那时男女平等,一起为社会主义目标奋斗,那时候是不是激进女权发展的高峰?为什么后来又出现了自由女权的反扑?

  • 激进女权实现全女社会的斗争手段是什么?如果要消灭全部异性,这是不是一种新的恐怖主义?

  • 我已经对男人没有任何情绪价值的依赖了,但是我还是在dating,我和他们约会不买单的行为是正确的吗?

我先分享一下有关这三个问题的对话原文,把它们分享出来,或许对其她人有所帮助。

-

【留言A】

由于管控问题,部分语言作出了隐晦调整。

A:

中国激进女权的运动在新中国建设初期达到了顶峰,从目前的情况来看,那会的女性很多都是真正独立自主,不被压迫的。不服美役,不崇拜男性踢开色情文化和辱女词,当年队伍里有性骚扰的情况是直接枪毙的。全国上下所有色情场所一律关闭。换句话来说,是具有中国特色的6b4t。可是到如今的社会便是自由女权,精神男人和娇妻的泛滥。更多女性在面临权利的博弈时反而共情男性。这个时间点恰恰是78年以后开始有苗头的。我一直在想是不是 unhealthy 经济的高速发展导致的。博主能不能就这个问题谈谈自己的看法!期待!

我:

这问题还用我写吗?那算是哪门子的激进女权? 你不能只看现象不看本质。首先她们跟着国家号召以光荣的方式结婚生孩子,这符合"不沾男"吗,其次,你觉得她们不服美役是什么原因? 是因为物质条件限制,以及审美的时代不同,以及精力放在 National and ethnic political struggle。跟"摆脱取悦男性、摆脱男凝"的目标0关系。

自由女权的泛滥,就是对禁欲思想的一种抗争,里面是有进步意义的,这和西方自由思想的泛滥是同根同源的,是必然发生的。

你的立场太偏民族主义视角和马克思女权了。

A:

可能我表达的不太好。我其实想说的是现在的Thought regression。那会儿的女性虽说受到物质条件限制,但是她们基本上是以强壮,独立为发展目标的。相对现在要进步很多。从根本讲确实是摆脱男性,妇女一样可以上战场一样可以做男性做的事。但是现在整个风气却不是这样的。

和传统意义的激进女权上来说,肯定是差了很多的。但是因为有历史局限性的原因,那会的女性确实是得到了解放,原本是一个好的苗头,可是为什么没有继续发展下去呢。

我:

我刚刚已经回答了,我相信你提问的初衷是真诚的,但是,不能只看主流叙述、politics 课本是怎么教育我们的,那并不是女性真实的生活。我说了,自由解放是必然的发展过程,因为你所说的时期是性压抑的,妇女在性问题上的见解是空白的,那时候由于 political struggle 目标是 ethnic related 的,所以妇女是政府需要团结的力量,但这本质并不是对妇女能力的承认,而是经济政治目标的需要。 

我的朋友@Evelyn就这个问题也发表了她的补充,她说:

那段时间好多女人在家门外,男女同工、一样干活,回到家继续做家务、做饭、当保姆、生孩子,以怀孕还上工地为荣。计划生育那会,拉出去跟牲口一样堕胎,因为要顾全大局。真没看出那会的妇女是怎么个独立自主和解放法… 那会可是里外吃女人,剩余价值都榨干净。

当时解放妇女的本意也不是要解放妇女,解放妇女是为了能更好地利用她们创造生产力,要是真的要解放女性,也不会谈目标谈进步谈义务,就是不谈妇女权利保障。

A:

我大概明白了。其实本质还是没有对妇女的能力得到一种真正的认可,只是为了另一个目标而做出的行为。

【留言B】

由于管控问题,部分语言作出了隐晦调整。

B:

在文中提到 “Entirely destroy 全世界二分之一以上的人群",这个"destroy" 是指Physically destroy 所有男性吗? 如果是这样,激进女权更像是当今社会所定义的"恐怖主义",毕竟即使是 Thano、Fascist或者ISIS,在自己的叙事下也是正义的。

我:

第一,这不是我的原话,你的yy能力很强。我没有对实现手段做深入探讨。第二,少来评价激进女权,少来定义激进女权,因为与你无关,激进女权不在乎你怎么看。第三,你的碎片发言也属于某种正义叙事,别把自己摘那么干净。

B:

第一,我没说这是你的原话,我是针对你提到的激进女权主义的主张在提问,并目发表观点,并不是我在YY你的想法,大可不必这么自信。

第二,一个公开发表的文章,为什么我不能去评价呢? 我只是提出我的疑问,这样的定义也只是基干我的假设,我的本意是希望你能解释,并不是说我就给激进女权的主张"定了调",你也不必给我下定义。至于是否与我有关,或者在不在乎我的想法,并不影响我发表观点。

我:第一,你确实可以评价,你可以写篇文章在你自己的号去评价,去全方位否定和拆解我的言论都行,但不是这儿,懂吗。第二,我之所以说让你少来,是因为你的言论体现出你没理解我写的内容,以及我们的立场存在根本分歧,所以说和你多说是浪费时间。

B:

我从未想把自己摘干净,我只是拿当今社会的常见观点来类比,因为如果真的是物理destroy,不管是什么主张,首先都是人,无差别 kill 这世界上一半人,无疑都是恐怖的。当然你也提到没有探讨实现手段,所以我期待你可以再这方面多讲讲,给所有受压迫的女性描绘一个更具象的未来。

我:

你所说的这一半人目前确实在压迫女性,这是对基本事实的承认,也是我们讨论开展的基础。那么女性对这些人提出反抗,这是跟人的数量无关的。kill one person or ten, share the same logic。至于是不是directly kill them,这不属于我本次的讨论范畴。但是,相关手段包括我在其他文章提到的双雌生育技术。

No revolution is bloodless,我认为达成目标需要各种手段的结合,是一种综合策略。

B:

但是你开评论区,不就是接受评论吗? 你觉得我没理解你说的内容,这应该是很正常的,你自己都说了这是极少数人。但是你不想继续解释的意思是,理解的就理解了,不理解的你也不想再解释? 那你写文章公开发表又是为什么呢? 难道不是为了让更多人了解和理解吗?

我:

我开评论区是为了和激女互动,我希望对于不是激女的人,看我的文章能够学习和成为激女,但我没办法一一对各种案例做出详细回应。我在后面的文章说过了我不想教学,因为我又不收费。你的理解是对的,我暂不对任何手段发表立场。

B:

感谢解答。我觉得可能可以多写一些文章回答一些常见的问题,如果已经有了可以放在相关文章的推荐里,这样方便解惑。

-

虽然我觉得这些问题是不需要我再三回答的,但我发现提问者也都确实很真诚,也没有因为我的不耐烦态度而生气、并放弃提问,这一点我很认同,表示respect。

上述的前两项原对话内容 was banned by the authority because they are related to politics and something sensitive。

-

【私信C】

C:

哈喽姐妹,关注你的公众号很久了,最开始是看到你在小红书写的dating日记,你怎么看待关于aa和独立女性的话题呢,我个人认为我并不把男性当做平等的人类看待,我也不需要男性提供任何情绪价值,对于两性关系我认为我有多少的资本(颜值或者情商)去获得多少金钱上的回报就是市值),我不知道这种想法在女权中占据什么样的位置呢,是媚男?雌竞?还是什么。

关于a的讨论,我也是在小红书看到,大意是说要让男性觉得你是独立女性,才会给你足够的尊严,事实上我也不认为男性都有这么高的道德水平和同理心,这样想的女生是不是还没有认识到男人的本质呢,是不是比我这种想法更加地媚男呢,我对女权有很多思考,但是没有系统化地学习过,这些思考也许是荒谬到可笑的,我依赖自己的本能来生活,我从没有想过和男性成为朋友或者真正的恋人,也没有因为男性的丑陋卑劣痛苦过,因为我觉得男人本来就是这样,但在他们身上我仍然能获得价值,例如体力的劳动,金钱上的付出。

所以回到a的问题里,除了嘴上的提,我不会真正的a,因为我认为我得不到男人除了钱以外任何我需要的东西,我还要为这门生意花钱,就更离谱了,如果是朋友的话我会a,所以这都是因为我从不奢求能跟男的成为朋友,这是不是说明我更女权呢?

我:

这个问题如你所说,本来就是可笑的。独立女性本来就是个男权词,我解释过,你找找。我最近的文章多读一下,你要是还想和男人dating,咱俩立场不一致,我也并不想多说什么。

a不a钱?我男人都不想见,这问题它根本就不存在,开始思考这个问题,你就是需要男人在你生活中的存在。讨论如何和男人dating,以及dating中a不a钱,都是建立在需要男人的基础上,就和讨论婚姻制度一样,都是一样的屎上雕花。还有你认为颜值是你资本?多看看上野千鹤子吧,这问题确实是不想解答了。

感谢你对我的关注,但是我的人生在发展,我过去的dating,已得不到今天的我的认同。

-

就第三个问题,由它引出了在昨天的文章:《一个人在世上的位置:关于我的写作与表达欲望》中,我对于自我过去情感生活的审视,以及在父权体系下表达欲的丧失、以及对两性关系的错误理解。

-

昨天,我收到一条非常典型的恶评:

【留言D】

由于管控问题,部分语言作出了隐晦调整。

母亲教师,父亲军人,作为一个民族主义叠加马克思主义,你这文章一看完,我就闻到一股浓浓的小布尔乔亚的臭味,幼稚可笑,海归留学生真把自己当救世主了?你所论述的观点在我看来与恐怖主义没啥区别,但实话实说你可能还不如他们,人家至少真敢脑袋别在腰上撞击美国世贸大厦,激女算什么?走个夜路都怕,啧啧一边花着父母的钱,一边到处跟男人滥交,啧啧,写写自怜自爱的着文章,行了,你也别在舞文弄墨了,真有种,扯旗revolt,先干掉你的生物爹,在去昭告自己要干掉所有的男人跟与男人结婚的"婚驴没这个胆子就别到处宣扬自己是激女了因为你还不够"激”。(你文笔可以,可惜脑袋装了太多了垃圾)

@器宇轩昂 9/16 13:04

关于激进女权对于以上观点的批评,可以参考我先前的文章中:

  • 男性对于女性能力、生理力量的鄙视。

  • 男性的民族主义,和对女性的“保护”性自我定位。

  • 男性对于女权主义的污名化:包括认为做实事的才是女权,传播思想的是不务正业的人。

  • 激进女权对马克思女权及马克思主义的批评。

  • 传统男权对于女人的分类,好女人和坏女人,荡妇羞辱。

  • 反孝理论。(他真以为生物爹能对激女造成伤害,好像生物爹和他是什么不同的物种)

  • “顾影自怜” 体现了女性最大的价值就是被男人疼爱的思想。

很显然,这个男人的教育程度并不足够理解我上面写的内容。

我不会对男人解释任何东西,因为我不需要说服他们,我的读者是女性。

作为一名男性,他的个性签名是:“肩膀上扛起这个时代。”

可以看到,他自称马克思主义,实则是极端男权、反女权主义者,由于中国的政治形态,他的观点其实非常主流,说出了很多人的心声。我在上篇文章《一个人在世上的位置:关于我的写作与表达欲望》中所写到的「极权主义者」,也曾给了我一模一样的评价:小布尔乔亚。所以我在看到他的留言时非常平静,我想,我曾经在意过的人其实也在以同样的方式看待我,这就是他的心里话,这进一步证明了他和我之间从来就没有一刻有某种相似的立场。

在他们的世界里,在那对自由的讨伐以及宏大叙事里,他们是保家卫国的英雄,而女人在其中是没有位置的,女人是一种胜利的附属品,只能得到名义上的“男女平等”。

希望相信马克思女权的女性,看到这里都醒一醒。

-

不管是他,还是我所提到的男人,似乎他们的爱国主义也没见到有什么实际行动,最大的行动就是辱骂“不爱国”的女人,但是理想却特别崇高。

我不知道这位名叫器宇轩昂的男人,是不是他的理想也是战死沙场,是不是他也一样以自己的屌尺寸为荣,我不知道他是不是如他所流露得一样“身正不怕影子斜”,比如不看AV和美女跳舞。

还是说一边刷着P站关注主播一边声称自己是一个坚定的马克思主义者。

我也睡过民族主义者和马克思主义者,这话说得好像马克思主义里面没有爱约炮的男人。

男人的屌指挥大脑,常常并不能很好地支持他们的政治理论,比如一边辱骂荡妇,一边和荡妇睡觉。男反贼想和女粉红睡觉,男粉红想和女反贼睡觉,都太正常了。

我不知道他是小学毕业还是读过高中,但我所提到的极权主义者,他却是的确受到了资本主义世界最顶级的教育,然而,最终他们仍然在分享同一套思想体系。

我越来越发现,学术成就和一个人的思想认知前沿性毫无关系。

很多反女权主义者(男性)也发了论文,给你说得 “头头是道”,说女权主义者都是疯子。这些人其实和网络上的极端男权都是同一波人,只是他上了学。

一个人满口胡言,精英主义,极权主义,民族主义,他仍然可以发很多论文拿各种勋章,在他的叙事里面营造一种光辉景象,他的道路可以铺满鲜花,尽管毫无意义。反观社交媒体上很多姐妹,虽然语言通俗,叙事零散,分享的内容也很具体、很个人化,但是内核比那些人强太多,我在互联网上写作的目的,就像被关闭的“性别观察之声”,就是为了找到这一小部分人。

-

和其他恶评的区别在于,这次他针对的是我的个人生活发出攻击,而不是我所介绍的激女理论。

我不止一次在分享人生经历时遭到人身攻击,无疑都是来自男性。我之前在小红书注册了一个账户,在上面分享一些恶心的dating经历,下面的男性说我自作自受。现在看起来其实他们说得还挺对的,尽管那不是他们的出发点,但不沾男了,什么事也没有。

这些评论被我放在更大的背景下看待,我可以立刻意识到他们针对的是一种思想,而不是我具体的身份。

我知道我在马克思主义者眼中是什么样子,我在中国生活了二十多年,那些价值观把我从小洗到大,我太熟悉了。他们的辱骂导致了女性表达欲的丧失,就像我表达欲丧失的过程一样,我被传统“烈女”的贞洁所束缚,不敢对父权作出反抗。

今天有多少女人拥有被称为“滥交”的性生活,她们根本不敢把这些经历公之于众,多少女人在为性爱视频外泄而痛苦。

去“性羞耻化”这件事是自由女权爱做的,我不会做。我现在完全反对和男人性交,但我鼓励女性的叙述。因为这些女性,她们连从传统男权走到自由男权的过程都没有完成,离激女还太远太远。

女权的发展中必然出现更加尖锐的反抗声音,没有男人会支持一个“没有男人的愿景”。对这些声音我们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虽然这令人厌烦,但也正因为我们的抗争,才能和真正想见到的人相遇。

更多内容:微信公众号 阴天相会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